皮膚
字號

劍斬蒼穹

點擊:
一代劍術天才因偷學至高禁術劍陣大典而被處死,轉世重生來到天魄大陸,成為云家三公子云天恒。天魄大陸,以武為尊,少年少時因廢了天云王國第一家族公子哥的修為,而被迫逃離家族逃離天云王國,從此踏上一條充滿挑戰和危險的修煉之路。戰技,劍器,魔核,丹藥,這里有,神秘莫測的天地奇火和霸天下的帝王劍器這里也有?瓷倌耆绾务{馭強大的劍器施展劍陣力斬兇頑,御劍飛行直沖九霄,踏虛空,斗乾坤,斬蒼穹!

第一章 云天恒
云風城,云家。
云家三少爺云天恒剛滿七歲,到了大陸上每個滿七歲孩子都要進行的魄之力測試的日子。
這一天一大早云天恒就起來了,和往日一樣先在房間里打坐修煉了一會兒便是出去吃飯。
之后便是跟著他母親柳欣去往家族議事大殿,進行魄之力測試。
此時的柳欣一襲白色衣袍緊貼身子,前凸后翹的曲線身材無比動人,那一雙清澈的眸子中不含一絲雜質。
一頭黑色秀發隨意的搭在肩上,白皙如雪的肌膚吹彈可破,是這云風城里數一數二的大美人。
云家是云風城第一大家族,不僅實力雄厚,財力也是驚人。
府邸占地極廣,跟著母親柳欣從食堂往大殿走去足足花了半個小時。
云家議事大殿金碧輝煌,寬大無比,好似一座皇宮。
當云天恒進去的時候,里邊已經坐著不少人了。
柳欣帶著云天恒走到主座邊上坐了下來,那個位置不是一般人能坐的,也只有云家三少爺和他母親有資格坐那。
測試還沒開始,云天恒靜靜的坐在母親柳欣身邊,耐心的等著。
雖然從書中了解過魄之力測試這回事,但畢竟是第一次進行測試。
云天恒還是有點好奇,他并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沒一會兒,大殿里又陸續進來了不少人,衣著各異,有老有少。
很快大殿里的座位上就坐滿了人,這些人都是在云家有著相當地位的人物。
若是家族中的尋常弟子,進行魄之力測試的時候壓根不會如此興師動眾。
但云天恒身份就不一般了,云家的三少爺,從小就天賦異稟,備受家族所有人的關注和期待。
此時的云天恒乃是在場所有人關注的焦點,今天要進行測試的只有他一人。
甚至可以可以說這是專門為他準備的測試,家主無比關心,其他人自然不敢輕視,一個個的也都帶著不一樣的眼光看著云天恒。
一個一兩歲就能和成年人一樣說話讀書的天才,在修煉這條路上又會有怎樣驚人的天賦呢,眾人都無比期待。
家主最后到場,原本還有些喧鬧的大殿很快就安靜了下來,云天恒的測試也馬上開始了。
說了一些場面話后,家主云易逍對著下面一名灰袍老者說道。
“牙老,接下來犬子的魄之力測試就麻煩你了!
這老者不是別人,正是云家的老管家,云牙。
雖然只是個管家,但其地位在云家格外的高,即便是家族中的一些高層都不敢得罪這個身材瘦削的老者。
老者個子不高,有點駝背,看上去六十多歲,一頭白發,干枯的滿是皺紋的臉龐上布滿了歲月侵蝕的印記。
老者外表上有些瘦弱,有種弱不禁風的樣子。
但只要你看著他那雙犀利有神的眼睛,就一定會打消這個念頭,這個老者絕非看上去的那么簡單。
“家主客氣了!
牙老拱了拱手,微微笑道。
接著走到大殿中央,目光移到云天恒身上,和藹的笑了笑。
“三少爺,請!”
“去吧,恒兒,讓牙老給你測試一下!
柳欣面目柔和的看著云天恒,淺淺一笑,俏臉上滿是期待之色。
“嗯!
云天恒微微點頭,然后朝著牙老走去。
牙老也是手腳利索,云天恒一走過去,他便立即開始進行測試。
只見他袖袍一揮,一塊青色大石頭砰的一下落在地上,地面都震動了一下。
青石出現的時候,云天恒也是顯得有些好奇。
目光在青石之上打量了一番,那青石似乎不是普通的石頭。
“三少爺,這是魄之力測驗石,請將手掌放在上面!毖览蠈χ铺旌阏f道。
“嗯!
云天恒聽話的走到青石前,伸出手掌,輕輕的貼在青石上。
此時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青石之上。
他們一個個都無比的好奇,這個天才少年在修煉上究竟有怎樣過人的天賦。
然而過了好一會兒,青石上并未出現任何反應。
這倒是讓眾人有些疑惑了,心中皆是以為那青石出了問題。
“奇怪了,怎么回事?”
“測驗石怎么半天沒反應,牙老,你這測驗石不會是出問題了吧?”
家主皺了皺眉,疑惑的看著牙老,詢問了起來。
大殿里的人也都是一臉的茫然不解,他們都知道只要將手放在測驗石上,測驗石便會立即作出反應。
測驗石會探測出測驗者體內的魄之力水平高低,通過光芒的強烈程度來反映出測驗者的天賦資質。
光芒越亮則說明天賦越高,越暗則說明資質一般。
“……”
“這……我看看!
牙老也是被這一幕弄得愣住了,測驗魄之力的青石不發光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說起來不應該啊,他記得這測驗石一直都好得很。
“牙老,到底怎么回事?”
“你趕緊檢查一下測驗石是不是出問題了?”家主云易逍眉頭微皺,顯得有些不悅。
“是,家主,我這就檢查!
牙老對著家主點了點頭,接著連忙走到青石邊上。
仔細的打量檢查了一番,最后眉頭緊鎖,似乎有些不解。
遲疑了片刻,牙老便是對著云天恒說道。
“三少爺,你再試試看!
“好的!
云天恒點點頭,聽話的將手掌放了上去。
然而十幾秒鐘過去了,結果還是一樣,測驗石沒有絲毫的反應。
“怎么會這樣,怎么可能?”
牙老一臉不敢置信,這種情況他完全沒有預料到。
“到底是什么情況?”
“是不是那塊測驗石板壞了?”
“家族里不是還有另外一塊測驗石嗎,拿出來試試不就好了?”
族內不少人開始竊竊私語,對眼下這種情況表示有些不滿。
聽到周圍族內之人的議論,牙老搖搖頭,他肯定這青石沒有問題。
那么就只有一個可能了,雖然他也不想往這方面去想。
抱著疑惑,牙老伸出老手,抓住云天恒的手臂。
一股強大的力量順著牙老的手臂進入到云天恒體內,這股力量在牙老的控制下,在云天恒體內游走了一圈。
像是在云天恒體內巡視一般,探明了情況之后,便又回到了牙老手上。
“怎么會這樣?”
牙老先是一驚,接著表情變得凝重了起來,一臉不敢相信的模樣。
經過剛才的探查,牙老算是徹底弄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了。
只是這個結果,他實在是不愿意相信。
“牙老,快說,怎么回事?”家主云易逍焦急的問道。
“家主……”
牙老無奈的嘆了口氣,接下來自己說的話怕是要讓所有人都震驚和失望了。
“測驗石并沒有出問題,我剛才也親自給少爺檢查了!
“問題怕是出在了三少爺身上!
“你說什么?”家主云易逍皺著眉頭,不相信的說道。
大殿里其他家族高層人員也都是一臉的詫異,有些人顯然不明白牙老話中的意思。
但也有不少聰明人,立馬就反應了過來,當下便是露出一絲譏笑。
“三少爺體內沒有魄之力,測驗石感應不到魄之力,所以才沒有光亮出現!
牙老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道。
他一直以為的天才云天恒竟是一個沒有修煉資質的廢人,這讓他一時間有些不敢相信。
“什么?”
“這怎么可能?”
家主云易逍面色大變,猛地站起身,一臉不敢相信的盯著牙老。
一直以來,云易逍都是將云天恒視為家族第一天才。
這個時候,牙老卻告訴他自己的兒子居然是個廢物,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
“家主,老夫說的都是真的……”
“三少爺的體內的的確確沒有一絲的魄之力,若是家主不信,可以親自檢驗!
牙老連忙彎著腰解釋道,其實他心里也是無比的遺憾。
一直期待的三少爺竟是一個無法修煉的廢物,這讓他一時間也是有些難以接受。
“怎么會這樣,我的恒兒體內怎么可能會沒有魄之力?”
云易逍臉色難看無比,他完全信任牙老,只是他不敢相信這個結果。
自己的天才兒子怎么可能會是一個無法修煉的廢物,這個結果讓他一下子根本接受不了。
眾人聞言,臉色也是微變,互相對視一眼,皆是有些詫異。
他們完全沒想到今天的測試會是這樣的結果,期待了這么多年的天才少年,原來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為什么會是這樣的結果……”
云家家主云易逍嘆了口氣,有些失望。
“怎么可能?”
云天恒的母親此時俏臉上也是一臉的不敢相信,她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何等的聰明。
可是為何會修煉不出魄之力呢,這讓她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云易逍此時整個人都是突然間老了許多,期待這么多年的孩子,沒想到竟是一個無法修煉的廢物,老天還真是和他開了一個大玩笑啊。
“唉……”
“今天的測驗到此為止,都散了吧……”
家主無力的沖著眾人擺了擺手,接著便是先離開了大殿。
“……”
“別看了,都散了吧,一個不能修煉的廢物有什么好看的,還以為是什么天才呢,居然連魄之力都沒有,真是笑話!”
“就是,弄的我還期待了這么久,誰想連魄之力都沒有,簡直是云家的恥辱!”
“呵呵,害我期待了這么久,沒想到居然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真是讓人失望!”
“走吧,一個廢物還有什么好看的!”
“這還真是個天大的笑話,廢物我見過不少,但這么廢物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呵呵,真是丟人!”
大殿里不少人都是冷嘲熱諷了起來,看向云天恒的目光早已無先前的那般期待,取而代之的則是徹底的輕蔑和不屑。
身份地位的突然改變,令得云天恒也是清楚看到了家族中一些人的真實嘴臉。
“沒有魄之力?”
“原來如此,這個測試是檢驗魄之力強弱的,早知道我就留一點下來,全用去淬體,一絲不剩,難怪測不出來……”
云天恒反應了過來,測驗石沒反應正是因為自己體內所有的魄之力都拿去淬煉體魄。
壓根沒有一點剩余,這才導致現在這個局面。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