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極品吹牛系統

點擊:
我要吹破這天,吹裂這地。
吹的日月顛倒,星辰移位。
吹的大?萁,山石腐爛。
直叫古帝低頭,諸神膜拜。
吹牛系統在手,天下我有!

第一章-吹神

“他不會真的被你給吹死了吧?”

白玉樓二層,一雅間當中,許家少爺許昆一臉緊張,與一群王城的權貴后人,齊齊的看著趴伏在桌子上的一位少年。

那少年名為王開,乃是神武王朝大元帥的親孫,九代單傳極受大元帥寵愛,縱然他文不成武不就,偏偏練得一身吹牛的本事,那也是當今王朝最不能招惹的人之一。

可今天,自封為吹神的王開,還是遇到了吹中對手,僅僅是一個回合下來,就已然被吹的啞口無言,一個沒控制住,直接噎死當場。

人想死,方法有很多種,但這因吹牛被活活吹死的,還真是生平僅見。

“恭喜你成為吹牛系統的首位宿主!”

“宿主,檢測到您不曾修煉過功法,系統為了保障您在異世界的生存安危,特贈送一部武道入門功法,太古神王功—上部。”

機械般的聲音響在耳旁,剛剛接收了這具身體記憶的王開,緩緩的睜開眼睛抬起了頭,看著將自己包圍起來的十多個少年,眨了眨眼睛,淡淡道:“我們繼續吧!”

“呃,沒死?”

許昆愣了愣,旋即神色大喜,本就唯恐這位元帥府的寶貝疙瘩生出事情來,到時必然會引起王城大亂的,現在既然王開沒死,那么一切危機都煙消云散了。

“哼,我剛剛就說了,他自封王城第一吹神,怎么可能會被吹死呢?”劉樂撇了撇嘴,提著二百多斤的大體格子,砰的一聲坐在了王開的對面。

“王少爺,現在輪到你了,請開始吧!”劉樂不屑道。

王開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不由得翹起了二郎腿,用小刀磨著指甲,淡然道:“剛剛入夢一番,與武神探討吹牛之道,所以耽擱了些許時間,請諸位不要介意。”

“恭喜宿主吹牛逼成功,獲得1000經驗,吹牛值1點!”

“恭喜宿主成功提升境界,達到了十品武徒境。”

唰!

再看對面的胖子劉樂,以及周圍的王城少爺們,此刻已然集體陷入了石化當中。

“哼,論起吹牛逼一道,我稱第二,世間無人敢稱第一!”王開傲然道。

“恭喜宿主吹牛逼成功,獲得1000經驗,吹牛值1點!”

“恭喜宿主成功提升境界,達到了一品武師境。”

宿主:王開

職業:武者

境界:一品武師

功法:太古神王功-上部

武技:無

裝備:無

吹牛值:2

經驗:0/1000

王開看著眼前出現的透明屏幕,極為淡然的催動意念將其關閉,心下已然接受了自己因為車禍死亡,并且成功穿越到異世界的事實。

“不過這吹牛逼的系統,倒是挺適合本吹神的。”王開輕聲喃喃,站起身來猛地一拍桌子,目光掃視著他們,咧嘴一笑問道:“那么今夜的白玉樓三層,就由本少去了,諸位是不是應該履行一下諾言?”

“混蛋!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和武神探討吹牛一道的吹點呢?該死的,便宜你這個家伙了!”劉樂抖了抖肥胖的身軀,從懷里摸出了一疊的銀票,啪的一聲拍在了桌子上。

“嘿嘿,不愧是王城第一吹神,我等服了,服了!這是我的那份。”許昆同是取出了一疊的銀票,滿面笑容的放在了桌子上。

隨后,十多位的王城少爺,皆是齊齊嘆息一聲,極為不情愿的取出了一疊疊的銀票,將桌子擺的滿滿當當的。

“呵呵,待本少今晚將那白玉樓的頭牌李靈仙拿下,明日必帶來和諸位一見,以表諸位出資之恩呀。”王開淡淡一笑,將滿桌子的銀票用衣服包了起來,得意的哼著小曲下樓了。

“恭喜宿主吹牛逼成功,獲得1000點經驗,吹牛值1點。”

“恭喜宿主成功提升境界,達到了二品武師境。”

聞聽提示,王開已然樂開花了,既能吹牛逼又能提升境界,這吹牛系統當真是絕呀!

“這混蛋,簡直是太能吹了!”劉樂聽的眼皮子直跳。

即使是文武雙全的太子殿下來此,都絕對沒那個本事能拿的下李靈仙,更何況是這個文不成武不就的二世祖王開呢?

“嘿嘿,他今晚去不了白玉樓三層的。”許昆低聲笑道。

眾人聞言皆是一愣,劉樂更是奇怪的看著他,不解道:“雖說登上白玉樓三層需要二百萬兩的銀票,但是我們剛剛給他的銀票加起來,不但夠了,而且還多了幾十萬兩呢!他怎么就去不了呢?”

“諸位過來一看便知!”許昆聳了聳肩,極為瀟灑的走到了窗前,手搖著折扇,指著下方的一幕,大笑道:“這小子怕是遇到麻煩了,哈哈!”

王開拎著裝滿銀票的衣服包裹,看著阻擋在前面的幾個青年,目光微微閃爍,神情淡然道:“不知諸位兄臺有何貴干?”

“哎,不瞞王大少爺,最近兄弟幾個手頭有些緊,特來……”打頭的青年笑著伸出了手,神情玩味的看著王開手里拎著的衣服包裹。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借錢?好說好說,我這里有二百三十萬兩銀票,你們可以全部拿去!”王開隨意的笑了笑,宛如丟垃圾一般的將衣服包裹給扔到了地上。

啪嗒!

衣服包裹敞開,里面的一疊疊銀票,看的幾個青年目瞪口呆。

“呃,王少爺,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這些……都給我們?”青年干干的咽了口吐沫,感覺不可置信。

“怎么能是給呢,是借!借懂嗎?趕緊撿起來拿去用吧,本少就不奉陪了。”王開淡淡一笑,背負著雙手繞過了他們,徑直的離開了。

“我草,他是不是瘋了?隨便出來幾個人找他借錢就借?而且還是二百多萬兩?”劉樂神情錯愕道。

一旁的許昆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直到王開的背影從人群當中消失,都是沒回過神來。

“堂哥,銀票都在這里了。”

不一會,幾個青年抱著王開的衣服包裹,來到了許昆的面前。

“我還以為那王家少爺有多么厲害呢,沒想到也是個軟腳蝦,堂哥,下次如果他還敢來賭,我一定再去找他借回來,哈哈!”為首青年張然大笑道。

許昆接過了包裹,看著里面那一疊疊的銀票,好半晌都是說不出話來,只感覺那里好像不對勁?怎么能如此輕松的拿過來了呢?以那王開的性格,不應該是愛財如命的嗎?

“嘿嘿,我看指不定是誰有麻煩了呢。”劉樂突然咧嘴一笑,指了指下方的一個巷子口,再看向許昆時,神情變得玩味至極。

唰!

許昆等人也是連忙望過去,正好對上了王開那一張似笑非笑的臉龐。

“許兄,晚上白玉樓三層開啟時,記得要還我銀票。”王開仰著頭大喊一聲,抬起手晃了晃,笑容極為燦爛,在許昆傻眼的情況下,慢悠悠的消失在了巷子口。

簡直是神出鬼沒!

“那個白癡二世祖,怎么變得這般狡猾了!”許昆臉色漲紅,氣的咬牙切齒,低頭看著滿是銀票的包裹,只感覺如山岳一般沉重。

求收藏,求推薦票,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第二章-文戰還是武戰

元帥府。

王開剛剛走進府門,就被老管家福伯請到了府堂當中,看著坐在首位之上滿面威嚴的爺爺,王開一時之間也有些忐忑。

在記憶里,雖說極受老爺子寵愛,但相對的,管教也是相當嚴厲,可以說王開接收的記憶當中,從來都沒有見過老爺子笑過。

“今天在白玉樓又輸掉了多少銀兩?”老爺子淡淡問道。

王開聞言神情一怔,也沒敢吹牛逼,低著頭道:“十五萬兩。”

“哦?我聽下人說,你今天可是贏了二百多萬兩呢,銀票呢?”老爺子端起了茶杯,吹著氣的輕聲問道。

我草!這是被監視了嗎?不過想想也對,整個元帥府就這么一個寶貝疙瘩,不時刻看管起來才怪呢,只是在王開看來,這看管好像對原主人沒什么用,一個吹牛逼都能被吹死的人,讓再多的人看著,也是白費功夫。

“已經借出去了,今晚就可以連本帶利的拿回來。”王開笑道。

“連本帶利?”

老爺子的眼中精芒一閃而過,仔細的打量著他,好半晌才是點點頭道:“恩,那好,此事暫且不提,我們來說一說國師府的事情。”

“國師府?”王開愣了愣,當即想起了什么,臉色輕微的一變。

在記憶當中,可是與那國師府的千金小姐有過婚約的,只是因為自己不曾修武,所以一直擱置了,現在談起來所為何意?

“福伯,你和他說下吧。”老爺子皺了皺眉,仿佛很不愿提及此事一般。

福伯是元帥府的老管家,也是曾經跟隨在老爺子身邊的副將,不論是在軍中,還是在元帥府,都有著絕對的地位,縱然是王開,都不敢和他吹牛逼。

“少爺,鎮天王世子剛剛帶著聘禮去了國師府,并且放出話來,若是元帥府不滿意,可以讓少爺出面與他一戰。”福伯沉聲說道,壓抑的語氣當中顯然也有著怒意。

聘禮?

“國師府有幾位小姐?”王開疑惑的問道。

唰!

老爺子和福伯聞言皆是臉色一黑,幾乎是齊聲回道:“就一位!”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