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霸劍獨尊

點擊:
重生了,那就要活得比前世更加精彩!
韓靖是這樣想的!
于是他仗邪劍,擁紅顏,帶著一班愿意跟自己同生共死的狐朋狗友,開始了在新的一世里張牙舞爪!
直到……一柄霸劍,唯我獨尊!

第一卷 再戰風云

第一章 韓家獨苗

“這是我這一世所凝聚的第一縷元力!”

大夏學苑的一間宿舍里,一名少年凝神注視著自己的手指,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了一絲邪笑:“想不到我韓靖真的重生了!又擁有了新的一世!”

在這名少年的腦海里還記得自己前世的一切,包括前世自己最后的記憶。

被自己的兄弟背叛,身為三界最強武皇的他被其他強者圍困在了太古神界的圣墟當中,更是為了保住身邊至親族人以及兄弟姐妹們的性命,他不得不選擇了慘烈地自爆來留住自己的尊嚴,并且成全了那些他的敵人……

但是現在,他重生了!

看他現在的年紀大約十四五歲,倒也劍眉星目頗為俊朗,只是這副身軀有些消瘦,臉上也有著難以掩飾的蒼白之色。

“原來的韓靖也算勤勉之人,只可惜畢竟太嫩,竟是承受不住各方壓力和打擊,終于把自己給累死了……”

稍稍回憶著,少年的腦海里隨即有了另外一個淡淡的記憶,一個屬于這副身軀原來主人的記憶。

在這個記憶當中,這副身軀原來的主人也叫韓靖,正是大夏帝國韓家的獨苗。

這韓家在大夏帝國當中原本也算風光,身為開國功臣的韓老爺子韓無雙貴為帝國一字并肩王,曾經位極人臣。

可惜老爺子膝下獨子——韓靖的父親韓凌天在十年之前就為國捐軀了,余下還有一女,卻發誓在替兄報仇之前絕不嫁人,于是韓家到了現在剩下的嫡親血脈也就只有韓靖這么一個獨苗了。

身為韓家獨苗,韓靖一心想要幫助韓家重現輝煌,但現實總是一次次殘酷地打擊著他:在這個以武為尊的天地當中,他卻是一個武道上的絕對廢柴,甚至于早已經被判定為無法在武道一途上有所成就了。

也就是說,在所有人的眼睛里,韓靖最多只能成為最差的武者!

而按照以弱到強的劃分,武者分為丹凝境、陽實境、問虛境等等。

其中,丹凝境只是武道一途的入門門檻境界,而且由弱到強還分為九個層次,稱為丹凝九境!

也因為丹凝境僅僅是門檻而已,所以一些天賦異稟或者是背景強大的少年少女,往往都能夠在七八歲的年紀時達到丹凝第一境的水準,而后在十五歲左右的時候,一般都會達到丹凝五境甚至更高的水準。

至于十五歲的年紀還不能達到丹凝第二境的少年,則會被判定為資質平庸,屬于武者一道當中的廢物……

這樣的廢物若是什么王公貴族家的嗣子,按照大夏帝國的鐵律,會被立即剝奪了其嗣子的地位!

而原來的韓靖,在即將十五歲的時候才凝聚出了一絲屬于自己的元力,勉強算是達到了丹凝一境的水準而已。

此刻融合著兩份記憶,韓靖的面上有了淡淡的笑容:“原來的韓靖,你沒有完成和做到的一切,我替你完成!”

“韓少……”

正在這時,一聲意外的驚呼響起:“你你你……你沒事了?”

是一名胖子少年,大約也是十四五歲年紀的模樣,卻要比韓靖胖出兩圈!

聞言,韓靖抬起頭來,微微一笑:“肚子,我沒事!”

原來,這胖子的名字叫做杜宇,正是大夏帝國帝都臨滄城內一家丹藥鋪掌柜的獨子,當原來的韓靖跟他在學苑內結識之后,就一直喊他“肚子”。

“沒事?”急忙走上前來,杜宇抬起了韓靖的一只手臂,而后又仔細地打量了韓靖的身體,眨了眨眼:“奇怪!剛才我把你從小黑屋扛回來的時候……你……你……”

“你以為我死了?”不等他說完,韓靖搖了搖頭,露出了一絲邪意:“原來的韓靖死了而已!”

“額……原來的韓靖……”

得到這樣的答案,杜宇一頭霧水,上前一步摸了摸韓靖的腦門,疑惑道:“不燒啊……不對不對,我還是趕緊再去一趟學苑醫堂吧!剛才去的時候一個醫者都找不到,真他娘的操蛋!”

“找不到?或者是他們故意叫你找不到而已!”

收起了笑容,韓靖的雙瞳微微一縮:他知道很多人都想要看他的笑話,甚至于,是想要他的命!

“肚子,你身上還有丹藥嗎?”接著望向杜宇,韓靖說道:“什么丹藥都可以!”

“韓少啊,你又要跟我賒丹藥?”

露出一臉肉痛之色,杜宇攤開了雙手:“你可是知道的,我們家丹藥鋪子真的是小本經營,而你……已經欠我很多錢了!”

“再說了……”說完一句似乎還不夠,杜宇想到了什么,接著嘀咕道:“韓少,丹藥對你沒有用!”

是的,原來的韓靖確實已經跟杜宇賒了很多的丹藥了,但不管是什么樣的丹藥,韓靖服用之后均是一無所獲。

“肚子!”

等到杜宇說完,韓靖上前一步站在了他跟前,雙眼微微一凌,沉聲道:“最后一次!”

這目光,凌厲如劍!仿佛還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嚴之氣,令人不敢直視!

才看到這樣的目光,杜宇面色微變,心里有了某種莫名其妙的詫異:這眼光怎么這么可怕?

“算了算了!”所以低下頭來,杜宇直接一翻自己的儲物戒指,說道:“我也余糧不多了,而且剛剛還賣出去了一些,所以只有這么幾枚丹藥了!”

接過他遞來的丹藥,韓靖這才柔和一笑,拍了拍杜宇的肩膀:“今日的丹藥,他日我還你時會叫你瘋狂!”

“別別別……我不需要瘋狂,只需要你趕緊還債!”聞言,杜宇搖了搖頭,一臉苦笑:“每次回去都對不上賬單,我老爹都胖揍我好幾回了,難怪我那么胖,就是胖揍揍出來的!”

這句話,倒也可笑。

但不等韓靖笑出來,房門外已經有了一聲陰惻惻的笑聲:“哈哈哈……韓靖啊韓靖,你可真是命大!”

有人來了,兩名十六七歲年紀的少年!

看到這兩個人,杜宇面色驟變,本能地向后退了退:“你……你們來這里干什么?”

原來,這兩人正是經常性欺凌韓靖和杜宇的家伙,一個叫做楊涵,一個叫做楊偉。而且這兩人的身份也算特殊,正是帝國大將軍楊林的旁系族人。

此刻走到了房間里,年紀稍長一些的楊涵冷眼望著韓靖,搖了搖頭:“嘖嘖嘖,活得還不錯嘛,看來我給你買的這些香燭紙錢是暫時用不上了!”

在他身后,楊偉也是嘿嘿一笑,說道:“大哥你著急什么?整個帝都都知道他們韓家風水不好,男的大多都活不長……嘿嘿嘿,你給他買的香燭紙錢估計不久之后就用得上了!”

聞言,楊涵輕輕一扔便將拎來的一個袋子隨意地扔到了韓靖跟前:“哈哈哈……也對也對,那么就放這里吧!”

見狀,杜宇怒啊,卻又是敢怒而不敢言的。

畢竟,以這二人的背景和勢力,怎么也不是他一個小小丹藥鋪掌柜之子可以隨意招惹的。

但韓靖不同。

此刻上前一步,韓靖一腳將袋子踢到了楊偉跟前,露出了幾分憨厚的笑容:“楊少破費了……不過既然這里暫時用不上,那楊少不如就都帶回去吧!指不定你們家明天后天大后天的就用上了呢?是不是?”

“什么?”

“狗曰的小廢物,你找死?”

只等韓靖說完,楊偉和楊涵均是暴怒上前,其中楊涵更是叫囂道:“好你個韓靖,老子今天他娘的弄死你!”

話語落,只見他猛地抽身向前,一柄匕首也已經被他握緊。

見狀,杜宇驚呼道:“韓少小……”

只是這聲驚呼,竟是戛然而止。

而且下一瞬不僅僅是杜宇和楊偉,就是楊涵也都是震驚地睜圓了雙眼:韓靖,不見了!

第二章 殺

這一去,韓靖不是不見了,他的消失其實只是一種視覺效果而已——快,匪夷所思的快!

這樣的速度下,他就如同是天際之上的蒼鷹,又像是草原當中的獵豹,已然向著楊涵展開了致命的搏殺。

身軀向前的同時,只見他猛然一矮,接著右肘便如同重錘似的沉沉轟擊在了楊涵的腹部!

砰!

一聲悶響中,楊涵如遭重厄,雙眼猛然凸出,嘴里更是口水帶著血水一起噴了出來。

在他手上,那柄匕首隨著手臂和手掌顫抖著,幾乎拿捏不穩。

“怎……怎么可能?”

聽到了悶響也看到了現在的場景,杜宇震驚著,張大了嘴。

就算是楊偉也是上前一步,驚呼道:“這不是真的!”

是的,剛剛的電光火石間所發生的一切,他們都不會相信那是真的。

畢竟楊涵雖然是大將軍府的旁系弟子,但他其實也因為這個身份而得到了諸方的很多照顧和幫助了,所以早在他十五歲的時候就已經達到了丹凝三境的水準,現在更是隱隱約約已經有了即將突破到丹凝四境的實力了。

而韓靖……僅僅是丹凝一境!

以堪比丹凝四境的實力率先發難,結果卻還是瞬息間便被丹凝一境的弱者給后發先至地重創了?

這是真的嗎?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噗……”

接連倒退了五六步才貼著墻壁站穩了腳跟,下一瞬,楊涵的雙眼幾乎噴出了火花:“韓靖,老子今天不廢了你就不姓楊!”

怒了,他真的怒了!

仿佛是一頭被羔羊戲耍了的雄獅,終于要展露自己的獠牙和瘋狂了。

但僅僅又是一息而已,這間宿舍里又響起了杜宇和楊偉的驚呼。

“天哪……”

“大哥小心!”

是韓靖再次踏步沖出了。

這一去,只見他一只腳的腳尖輕輕在地上一個蹬踏,身軀竟是如同離鉉之箭似的向著楊涵急速沖來。

“你找死……”

見狀,楊涵雙眼內的狂怒瞬間化作了殺意,直接握緊了匕首便向著韓靖一擊刺來。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