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超級小村民

點擊:
從河里摸出九色珠,開啟精彩人生。種田賺錢治病賺錢,甚至還能挖黃金!
清純村花、絕色總裁、時尚麗人,各路美女對他芳心涌動!他改造鄉村縱橫都市,開豪車住別墅,買私人飛機擁私人島嶼,人生無限精彩!
他養的靈獸軍團,干翻一國海陸空三軍,他種植的戮仙藤蔓,成為他私人島嶼入侵者的噩夢。

第1章 身體變化

迷迷糊糊中,王逸動睜開眼睛,一個容貌氣質絕佳的女人映入眼簾。

女人穿著OL套裝,身材玲瓏豐滿,胸前繃出傲人曲線,一雙筆直圓潤的長腿裹在黑色絲襪下,整個人散發著成熟優雅的OL氣質。

她約摸一米七高,二十五六歲的樣子,肌膚白皙細膩,眸如秋水,玉頰櫻唇,秀發盤成精美高雅的發髻。

這是一個充滿韻味的美女,電視上都看不到這樣的極品美女!

王逸動有些懵,這是在做夢嗎?

“你醒了!”

發現王逸動醒過來,OL美女明顯松了口氣。

王逸動這才注意到,這里是一間病房,他正躺在病床上。

隨之想起昏迷前的事,中午他騎車到鎮上買肥料,路上腦袋突然劇烈疼痛,然后就昏迷了過去。

“我沒事了,請問是你送我來醫院的嗎?”

OL美女輕點螓首:“這里是羚角鎮的衛生院,既然你沒大礙,我還有事要忙,先走了!甭曇羲扑绺,非常好聽。

說完,OL美女淺淺一笑,然后踩著紅色高跟鞋,邁著絲襪裹著的長腿往外走,留給王逸動一個曼妙的背影。

王逸動想要叫住OL美女,畢竟OL美女幫助了他,他至少要知道OL美女的名字,感謝OL美女。

但就在這時,他的腦袋忽然像發生了爆炸,洪荒巨流般的記憶涌入。

一時間,王逸動呆住了。

花了一些時間,他初步整理多出來的陌生記憶。

“原來昨天消失的九色珠子,跑到了我的身體里!”

“看”著身體里的那顆九色珠子,王逸動恍若做夢。

昨晚他在村外的小河里游泳,潛到水底摸魚的時候摸出一顆九色的珠子,當時準備把珠子拿回家研究看是不是價值連城的珠寶,不料珠子突然從他的手里消失,在河底摸了半天都沒找回來。

如今方知九色珠進入了他的身體,還帶給了他匪夷所思的傳承。

傳承之中包含的內容非常多,有諸多神奇的針灸、推拿、火罐之法,還有風水玄術、修真門道等各種失傳的玄奇妙術。

震驚之后,王逸動有些激動,準備進一步整理傳承記憶。

忽然察覺有人進來,他下意識往門口望去。

只見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人,膚白貌美,眉目如畫,戴著一副銀邊眼鏡,扎著清爽的馬尾,透著知性溫婉。

好一個美女醫生!

王逸動心里嘀咕,難道是在做夢嗎,先不說神奇的傳承記憶,單單是先后碰到兩個極品美女,就有些不太真實。

進來的美女醫生,身材雖然沒有之前的OL美女豐滿惹火,但也曲線曼妙,絕對極品的美女。

鎮里的衛生院,居然有這等絕色醫生?!

“你感覺怎樣?”

美女醫生走到病床前,觀察王逸動的氣色,她的聲音有著江南女子的婉約溫柔,酥軟人心。

如此近的距離,王逸動清晰地看到美女醫生的肌膚如同羊脂般白皙細膩,他還聞到一縷淡淡的幽香,難不成是美女醫生的體香?!

“醫生,我頭不痛了,沒事了!

王逸動目光從美女醫生飽滿的胸前掃過,那里別著一枚胸牌,醫生余芳秋。

“你的昏迷有些奇怪,不是中暑或低血糖,我建議你到縣城醫院做個腦部CT!泵琅t生說道。

“謝謝醫生,不過我真沒事!闭f話的時候,王逸動不由自主地用傳承里的“望診”來觀察美女醫生。

“有沒有事,檢查過才能確定,我希望你重視起來,突然的昏迷往往是某些大病的征兆。腦部CT不是很貴,兩百塊錢!痹阪傂l生院工作了一段時間,余芳秋深知許多農民百姓怕跟醫院打交道,只有病情嚴重了逼不得已才去醫院,她以為王逸動是怕花錢。

此時的王逸動,忘了回答,定定地看著美女醫生,他進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狀態,用傳承里的醫術,細致入微地觀察美女醫生的形、神、色、態。

但在余芳秋眼里,王逸動這種表現就跟色-狼差不多了。

“算了,不跟這種人浪費時間!

余芳秋微微蹙眉,原本她還打算說服王逸動去縣城醫院檢查,但見王逸動舉止無禮,也就轉身離開。

“余醫生!”

余芳秋走到房門口,背后傳來王逸動的聲音。

“什么事?”余芳秋回過頭,聲音帶上了一絲冷淡。

王逸動卻是支支吾吾,不知該不該說,他剛剛用傳承里的醫術觀察余芳秋,發現這個美女醫生竟有婦科病癥。

由于還不確定傳承的真假,所以王逸動不好開口,否則估計會被美女醫生當成耍流氓,直到余芳秋消失,王逸動最終也沒說出來。

……

去繳費處交醫藥費,被告知送他來衛生院的OL美女墊付了兩百塊錢,扣除醫藥費還剩二十。

向衛生院的人打聽OL美女,他們只知道OL美女開一輛寶馬車送他來。

開寶馬的OL美女,或許只是經省道路過羚角鎮,可能不是羚角鎮的人。

“也不知以后還能不能遇到她!

兩百塊對寶馬OL美女來講無足輕重,但王逸動還是希望能把錢還給那個好心腸的美女,同時表達感謝。

離開衛生院,王逸動步行前往之前昏迷的路段,遠遠地看到破舊的二十九寸老式自行車還倒在路邊。

寶車沒被人順走,王逸動暗呼僥幸。

去買了兩袋肥料,出發返回青山村,路上整理傳承的海量內容。

青山村距離鎮中心十公里,大部分路段是土質山路,期間要經過大大小小的二十幾次上坡下坡。

平時王逸動就算空車騎完這段路,也要耗費很大的體力,載有重物的話遇到陡坡還要下來推。

但是這一次,載著近一百二十斤的肥料,一直騎回到村頭,他都沒怎么感覺費力,期間也沒有休息或下來推車。

“看來我的身體被九色珠改造過,體質變強了!”

想到這,王逸動暗喜,基本可以確定傳承是真的!

忽然,王逸動看到村頭路邊的空地上圍了一些人,還傳出爭吵的聲音。

第2章 一不小心

“李瘸子,這塊地你已經答應五千塊賣給我,現在想反悔?”

村民圍觀的中間,一個長得五大三粗的青年,盛氣凌人地指著一個有些消瘦的中年。

青山村是一個多姓村子,五大三粗的青年名叫葉虎,乃是村中一霸,消瘦中年名為李大山,和王逸動父親的關系極好。

“葉虎,我從未說過要賣地給你!”李大山氣憤地說道。

“哼,李瘸子,你去年車禍,被撞壞了腦袋,所以不記得我們的約定了!”葉虎語態強勢,手指都快戳到李大山的鼻子。

“葉虎,你別欺人太甚!”

“我欺負你?是你自己忘記了約定!”葉虎猛然推了李大山一下。

李大山腿腳不便,被葉虎這么一推,踉蹌幾下摔到地上。

圍觀的村民看得不忍,有人上去勸葉虎,但都被葉虎喝退了。

事實上,村民們基本能看出來,李大山極有可能壓根就沒說過要把地賣給葉虎,因為這塊宅基地位置很好,面積超過兩百平,李大山除非傻了才會只賣五千塊。

葉虎硬說李大山忘記了約定,最有可能是想強買強賣!

但沒人敢站出來替李大山說話,葉家三兄弟兇名遠播,早就成了無人敢惹的村霸。

村民們只能在心里為李大山鳴不平,這時候一個臉上還帶著些許稚嫩的年輕人撥開人群沖進來。

“李叔!”

李大山和王逸動的父親可以說是拜把子兄弟,過命的交情,兩家關系非常好,王逸動小時候經常跟李大山上山抓野味。

看到李大山被推倒,王逸動十分憤怒,他扶起李大山,怒視葉虎。

“逸動,別沖動,叔沒事!崩畲笊嚼⊥跻輨,擔心王逸動上去跟葉虎干架,葉家三兄弟個個虎背熊腰,能一個打三,不是十幾歲的少年能打得過的。

“葉虎,你以后若敢再動李叔一下,我保證打到你吃土!”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親眼見到自己的親人被欺負,王逸動又如何能控制住憤怒,他一雙眼睛陰沉得可怕,射出絲絲寒光。

“你個崽子滾回家喝奶去,大人說話沒你插嘴的份!”

葉虎冷笑一聲,大手豁然探出,想抓住王逸動的肩膀。

“嘭!”

王逸動猛力拍開葉虎的手。

“小崽子,居然敢跟我動手,看來你是欠修理!”

葉虎目光森然,偌大的拳頭轟向王逸動的面門。

“葉虎住手!”

李大山大驚,想阻止也已經來不及了。

“誒,年輕人沖動了!

圍觀的村民暗中搖頭,王逸動委實不該那樣刺激葉虎。

大家以為王逸動會被葉虎一拳打得頭破血流,但在電光火石間,王逸動卻是側身一步,避過了葉虎的兇狠一拳。

一拳落空,葉虎兇暴的本性被激發:“小崽子,反應倒是挺快!”他欺身而上,狠辣的一腳踢向王逸動的膝蓋。

若是以前,王逸動估計躲不開葉虎的攻擊,但現在他不僅沒躲,反而伸手一撈,抓住葉虎的小腿,猛然發力一掀。

“轟!”

五大三粗的葉虎,被沛然的力量掀倒,砸在地上揚起一片塵土。

什么?!

村民們愕然瞪大眼睛,不是吧,葉虎被王逸動打倒了?

李大山也是吃驚不小。

“小崽子,我要殺了你!”

在這么多人面前被一個少年掀倒,葉虎惱羞成怒,從地上一躍而起,再度攻擊王逸動。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