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超級吸收

點擊:
吸收你的內勁、真元力、感悟力!吸收你的陣法、煉丹、煉器心得與知識!吸收你的天劫、仙靈之力……一切盡在超級吸收!

第001章 相當經典的撞擊

“抓賊!”

嘈雜的夏夜里,突然響起一聲尖叫,以及一聲哐的關門聲,咚咚的腳步聲,本來正守在電腦前搜尋招聘信息的杜光林直接身子一怔,這聲音,似乎來自樓上。

下一刻,杜光林幾乎是本能的就從座椅上彈起身子,向著門口急沖而去。

一把拉開鐵門,一道由前方樓道急速跨下的人影,就躍入了杜光林眼簾。

對于賊,杜光林現在是有種本能的厭惡和憤懣的,只因為今天他的手機剛剛被扒走,這直接就讓尚未找到工作、兜里只剩下幾百塊生活費,連下個月房租都還沒有著落的他,境況更加雪上加霜,更可氣的是,他都不知道手機究竟是被偷走的,是什么時候丟的,只知道剛才想打電話時,一摸手提紙袋,竟然發現其底部被割了一個洞,應聘時所需的簡歷之類都還在,獨獨沒了手機……

“站!”滿肚子悶火正無處發泄,眼前這個賊,明顯是正刺到了熱血小青年的逆鱗,杜光林直接大喝一聲,認準那影子就揮拳沖了上去。若不然換了平時,他是否會出面阻攔,還真的不一定……

“滾!”同樣一聲暴喝,一樣從對面直撲而下,不過那賊的身手卻更出乎杜光林的預料,本來就是急速狂奔的身子,竟然極為敏捷的在不算寬敞的樓梯上轉了一個彎,而后,斜斜跨過杜光林身邊時,更是一發力,右手猛的就順著杜光林的后背向前一推。

“啪!

自己的前沖趨勢,外加那賊的推力,杜光林直接一下子就重心失衡,直直向臺階上撲去。撲到過程中,杜光林自是本能的伸出手臂想要觸地,以避免頭部撞上臺階,但就在這時,他的眼角余光卻瞥見那賊左手心里抓著的一個白色手袋,心下頓時就又升起一股不可遏止的狂怒,想來他的手機,也是被人這樣輕松的帶著離開的吧?

郁悶、憤懣、不甘,杜光林本就要接觸到臺階的雙手,突然就猛的一轉,想去抓取對方手中的手袋,但不得不說,他實在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跌倒過程中的突然發力,翻身已經是勉強做到,更別說再做其他的了。

隨著嘭的一聲撞擊,杜光林的后腦一下子就嗑在了硬硬的臺階上,而他的雙手,卻只是在空中徒勞的劃拉了一下,就猛地又垂了下去。

“嗡……”

隨著一陣轟鳴,杜光林整個視線都模糊了起來。

“!殺人了~”

幾乎是同時,又一道尖銳的高亢叫聲,再次從上方樓道口泛起,卻只見一個穿著藍色連衣裙的女人,正捧著臉頰,死死的盯著磕倒在那里似乎沒了聲息一樣的杜光林,滿臉都是蒼白的驚恐。

“?不是抓賊么?怎么殺人了?”

“不會吧?!”

聽到叫聲出來的鄰里,不止杜光林一個,只是其他人不似他一樣住在樓道口對面而已,所以趕出來的稍微晚了一些,而等這些剛剛出門的人再次聽到突變的尖叫時,亦紛紛色變著驚叫出聲。

就連那原本已經奔到四至五樓拐角處的賊,在聽到這句尖叫后,也是猛的就剎住了下沖的步伐,更是臉色大變,瞬間就剔掉了所有血色,殺人?開玩笑,他只是一個竊賊而已啊,入室盜竊和殺人的罪名,可完全是兩回事。

“蹭蹭蹭……”

失去所有血色中,那賊竟又快步的奔跑了上來,等看到癱在那里一動不動的杜光林時,頓時就在眼中泛起了一陣陣水花,“大哥……你……你可別害我呀……我只是偷個東西……你也不能往死里坑我呀……”

幾乎是哽咽著一把扔掉手里的包包,那賊直接就探手去搖晃杜光林的手臂。

晃著晃著,杜光林突然就有些囈語似地發出了一聲低吟,跟著就緩慢的睜開了眼睛,隨后,后腦處劇烈的疼痛,就刺得他直接眥起了牙。

“啊,你醒了?太好了!哈哈,你沒死,醒了,他醒了!”那賊見狀,卻是頓時覺得由地獄升入天堂,竟是猛的發出了一陣由衷的大笑,更是猛拉起杜光林的身子,一手攙扶,另一手指向逐漸走過來的幾人,以證明自己剛才沒有殺人。

“沒死?”杜光林后腦依舊疼的厲害,暫時沒搞懂拉起自己的男子講的話究竟是什么意思,不過在看到這個男子因為自己的蘇醒而開懷大笑時,還是擠出了一個笑容道,“謝謝啊!

“不客氣,不客氣,呵呵……呃……”聽到杜光林的道謝,那賊卻是連連擺手道不客氣,也就在燦爛的笑容里,他才突然發現,那些漸漸圍過來的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很古怪。

“我靠!”賊終于反映了過來,自己不是來偷東西的么?怎么現在?這一驚,卻又把他驚了個魂飛魄散,直接就猛地松開杜光林的身子,想要奪路逃竄。

也就在他剛松手之際,幾聲驚呼卻同時從六樓走廊里側,以及六至七樓的拐角處響起。

“小心!”

“啊……”

“嘭!”

剛剛蘇醒的杜光林,頭腦還疼的厲害,神智也不是很清醒,身體依靠的重心突然轉移開,頓時再次狠狠的撞向身后。

“?……”那賊,這才奪步拐了一個彎,等眼角撇到腦袋再度嗑在臺階上的杜光林時,頓時臉色再次大變,直接就哭了出來,“大哥……你別啊,我不是故意的……你真不能這么坑我啊……”

……

再次蘇醒,杜光林第一個感覺,就是后腦處的疼痛,不過那痛苦卻不是很大,微微朦松的眼簾內,更擠進來了一絲絲亮光。

微微發出一聲低吟,杜光林還來不及睜開眼睛,就聞到一股誘人的香氣撲鼻而來,更似乎有什么人影附在了眼簾上方。

“啊,你醒了?太好了,醫生,他醒了!”

一道好聽的聲音,從頭頂上空泛起,杜光林微微睜開眼,就只見到半張柔美動人的白皙臉龐,更有一束筆直的秀發,通過那臉龐一側直直垂下,垂到了他的鼻頭。

隨著那秀發的晃動,絲絲麻癢感直接刺激的杜光林猛的打了一個噴嚏,也就在這時,那柔美的臉蛋才猛地轉移開,跟著就替換上了一個面目普通的中年男子。

“杜先生,你現在感覺怎么樣?有沒有哪里不太舒服?”

“啊……”

杜光林本是要認真辨認清楚眼前的人,但在一看之下,卻直接長大了嘴巴,怔怔的看著那中年發起了呆,后腦的疼痛,也在巨大的吃驚之下,頃刻間煙消云散。

中年,還是中年,一身白大褂,普普通通,可在對方的胸前,竟然懸浮著兩道交叉漂浮旋轉的字體。

精神,0、氣神,0。

那是兩道水藍色的文字,猛一看去,更好像把室內的亮光折射出了七彩的顏色,看上去漂亮非常。

但問題是,凌空圍繞人體漂浮旋轉的文字?這可能出現么?

杜光林直接猛的一縮身子,從床上坐起,也顧不得那中年眼中的驚訝,直接就又向著房間內其他人看去,這是一個不算寬敞,卻很整潔的病房,白白的日光下,正站立著三個人,除了那中年醫生和一個女護士之外,還有就是一個穿著藍色連衣裙的美麗女子。

而這一看之下,杜光林眼中的震驚和惶恐也是越來越嚴重,只因為那兩個女人胸前體外也一樣漂浮旋轉著那兩道文字,而且全都是精神,0、氣神,0。

這三人,不止文字相同,就似乎連它們旋轉的速度、頻率也是一致的,若要使唯一的區別,那就是依據三人胸前的豐挺程度不同,其旋轉的弧線略有差別而已。

“見鬼了!這是怎么回事?”

過于不可思議的事情,直接就讓杜光林在隨后猛的發出一聲驚叫,更是向后直縮身子。

而他的反應,卻嚇到了房間內的三人,那中年在一滯后,立刻微微直起身子,和杜光林保持了一定的距離,這才和顏悅色的道,“怎么了?你覺得哪里有什么不舒服么?”

“文字,你們胸前……文字……”

杜光林依舊驚恐無比,說話也有些雜亂無章起來,不過還是一邊驚懼,一邊講出了自己看到的東西。

隨后,病房內就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那中年和兩個女人都是面面相覷,更同時低頭看向自己胸前,文字?凌空漂浮旋轉的藍色文字?這?

“咳!闭诉@么一會后,那中年醫生才終于輕咳一聲,回頭對著那穿著藍色連衣裙的女子道,“何女士,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怎么了?醫生,他到底怎么了?”那女子也是一臉狐疑和驚疑不定,看著仍在驚懼的看著他們的杜光林,漸漸的也露出了一絲害怕之色,不過還是很快就隨著那醫生的指示走到了病房角落。

“咳,何女士,杜先生的情況,怕是有些不太樂觀!敝心昴凶游⑽⒊烈髁艘幌,才有些古怪的道,“腦部受到撞擊,所產生的后遺癥里,腦震蕩是比較常見的,但杜先生竟然被撞出了精神分裂癥,這就有些棘手了!

“?精神分裂癥?”那女子直接一呆,滿眼都是驚駭。

“是啊,按照現有的科學和醫學體系來講,若是許多人同時看到不可思議的奇特或者鬼怪現象,那我們就可以稱其為海市蜃樓,但若是只有一個人看得到,其他人全都看不到,那就可以稱其為幻視。而幻視,就常來自于精神分裂癥!敝心昴凶影榈目戳丝炊殴饬,這才沉重的道,“他說我們體外都有懸浮旋轉的藍色文字,那不是幻視又是什么?他這一撞,也算是經典了,雖然精神分裂癥的病因,至今還沒有明確的定義,可只是腦部受到撞擊就發病……”

第002章 數值意義

“杜先生,你還看得到那些文字么?”病房內,中年醫生從心里到生理,幾乎做了一遍系統的檢查和淺度治療后,終于再次發出了疑問。

“看……不到了,真看不到了!倍殴饬衷俅伪犙劭戳丝磳Ψ叫厍,發現那兩道藍色字體依舊詭異的在圍繞著對方旋轉時,本向開口說看得到,但剛一想起不久前的檢查和治療,頓時就又猛地搖起了頭。

打死他也不再說看得到了,不然指不定又要忍受什么折磨。

而事實上,那些藍色字體也的確很古怪,只有杜光林凝神注視一個人時,它們才會清晰的浮現,若是他普通的掃視,平視,則它們就又會隱藏下去,就和沒有一樣。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