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諸天榮光 第4節

點擊:


從小天賜就看見姐姐每日里呼吸吐納,修煉妖法,如何能有不羨慕,不想要學習的?但天賜不是妖族便修不成妖法,每次天賜打坐明明吸進了靈氣卻又吐了出來,沒有一點效果,為此還生氣了好一段時間,一直是天賜的一個心病。

如今終于看到了人類修士,心思便又活泛起來。

天賜伏在草叢中一動不動,目不轉睛的盯著天上看。

卻見六欲神和六丁神在空中各組陣式一通好殺,中間六氣滾滾,陰氣森森,攪成一團。

下面上宮流火把手中的長刀一拋,化作了一尊六色魔王,魔王頭上長了五張嘴,前后左右頭頂各一張,就連肚臍處也張著一個大嘴,獠牙暴露,閉合間從六張嘴中吐出條條六色氣霧刷向老道,同時一揮手上魔刀,發出野獸般的吼聲,撲了過去。

老道怡然不懼,把手往空中一探,便像是伸進了一處空間中,整個手臂消失不見了。老道手再縮回來時,手上已多了一道如玉如石制作的符箓,散發著乳白色的光芒,上面布滿了云霞宮殿樣的文字,一個道士端坐的側影若隱若現,股股仙樂梵唱的聲音四處傳播,給人一種安靜、祥和,似要升入極樂世界的感覺。

這時老道把符箓一把拋上空中,符箓無火自燃,一陣“劈啪劈啪”作響,符箓一下向內壓縮到極限,突然又一下爆炸,便從一片火光中走出了一位道士,頭戴星冠,身穿星袍,眼神如電,氣沉如淵。

那老道馬上清下雙袖跪伏在空中,口中大喊道:“請祖師爺降下神威,降妖伏魔!”

道士出來后目光一掃,看清了形式,口中喃喃自語,一段段的經文便從道士口中飛了出來,滿空皆是跳動不休的金色文字,經文突然化作一座座大陣,向著六欲分神以及六欲魔王和上宮流火壓去。

“不過一個意念分身,居然如此囂張,哼,今天你也要和那老道一起上路!鄙蠈m流火冷哼一聲,整個身子化作一道六色光射進了六欲魔王體內,六欲魔王身軀一震,便傳出了上宮流火的聲音:“區區一個分身,看我來打碎你!”

六欲魔王六張嘴中魔光大盛,一起卷上一座座落下來的陣法,只聽“砰砰”爆響不斷,大陣一個接一個被六色魔光刷爆了。

道士見狀掐了一個蓮花樣的手印,向六欲魔王一指:“封!

經文一陣重組,空中出現了一個金色蓮花,徐徐轉動,向六欲魔王壓去。

上宮流火感覺到了壓力,六色魔光一接近蓮花便消失不見,被蓮花吸了進去。

蓮花每吸一點六色光,自身金光就壯大一份,轉眼金光就如太陽一般耀眼奪目。

“啊——”上宮流火仰天狂吼,上空的六欲分神和六丁陰神斗法本已大占上風,眼看就要將六丁神鎮壓,此時也被上宮流火一把招了回來。

六欲分神一歸體,上宮流火氣勢暴漲,伸出一只魔手撈上頭頂的蓮花。

道士得勢不饒人,立于空中又掐了一個奇異的手訣,同時口吐一聲:“雷!

“轟隆!轟隆!”雷音滾滾,如萬馬奔騰,來回不休。

霹靂!霹靂!霹靂!霹靂!霹靂!

突然一連五道白綠藍紅黃閃電從天而降擊中了六欲魔王。

“吼——”上宮流火痛苦的咆哮一聲,只感覺自己被比度天劫時還要厲害的天雷毫不防御的擊中了,渾身被電的外焦里嫩,一股腥臭彌漫全身。

眼看天上雷云繼續積聚,醞釀著新的五行天雷,上宮流火忍不住爆喝:“去死,去死,你們都給我去死吧!道德至寶,世界之種!”

一顆灰蒙蒙綠豆大的種子突然從空中浮現出來,充斥著無窮盡的吸力,空間一下便塌陷,向著種子內收縮,四周黑漆漆的,如同出現了一個空間黑洞,掛于上宮流火頭頂。

此世界之種一出,狂風大作,呼嘯天地,那朵壓下來的蓮花首先便被世界種子吸收了,然后是張牙舞爪“哇哇”撲過來的六丁陰神。

再其后,那個召喚出來的道士也慢慢的被吸向世界種子,緩慢而又堅定,即使道士打出一道道的神通左沖右突也無濟于事,四周空間完全被世界種子的氣場控制住了,霸道,狂暴,無可抵擋。

老道看見上宮流火放出世界之種,簡直不能置信。

“不可能,不可能,你不是受傷了嗎?怎么可能還控制得了世界之種?你得到它才多久啊,就能夠控制了?這不可能!”老道喃喃自語,瞪大了一雙眼睛。突然大叫一聲,轉身架起一陣清風就要飛遁。

“想跑?門都沒有!你還是下去和那個死鬼做伴吧,也不枉你追我一場!鄙蠈m流火意念一動,一股吸力便籠罩老道全身,慢慢的被吸了過來。

上宮流火一陣癲狂大笑,指著老道:“悄悄告訴你,我受傷都是假的,你以為我去殺青華帝君沒有準備好退路嗎?哈哈哈!”

老道氣的咬牙切齒,“上宮流火,你得意不了多久的,你殺了大帝,定會被道門打的形神俱滅,連輪回都沒有,我看我們到底是誰先死吧!”

“嘭”老道身體驀然爆炸,血氣滾滾,一顆金丹沖天而起,投入遠方消失不見了。

上宮流火暗道可惜,又無可奈何,意念一動收了世界之種,突然就“撲哧”一聲,噴出了口精血,從天上直直掉下來。

一陣光華流轉,上宮流火從六欲魔王體內射出,神色萎靡,跌倒在地,六欲魔王復又化作了一把黑漆漆的長刀。

第五章 天生一顆修道種,命定潛龍不甘伏(下)

天賜在遠方看見這場驚天動地的惡斗,心神巨震,完全沒法回過神來。

他雖然看不出其中奧妙,但本能覺得他們的神通定是驚天地,泣鬼神,現在看見那個上宮流火跌在山上,想要上前去,又一陣躊躇。

猶豫半響,天賜兀自下不了決心,突然看見山上站起了個人影,身軀就是一震。

“我在怕什么?我為什么要怕?我又沒有惡意,想他一定不會害了我!碧熨n在心中暗暗嘲笑自己一聲,向著山上跑去。

“喂,那個先不要走!”天賜邊跑邊喊,揮舞著一雙手。

遠方黑衣人望向天賜,雙目銳利如劍,眼神中六團彩光流轉不休,立在那里,偉岸而挺拔,雖然丑陋不堪,但自有一股威嚴氣勢。

天賜氣喘吁吁的跑到近前,臉龐紅彤彤的,看著上宮流火。

上宮流火微皺眉頭,盯著天賜:“你有什么事?”

天賜被上宮流火一望,就覺得自己赤裸裸的站在他面前一樣,什么也瞞不住,什么都被對方知道了。

這會兒天賜卻又不再難為情:“你能不能教我法術?就像你先前那樣的?”

“哦?”上宮流火很是有些吃驚意外!澳阋医棠惴ㄐg?”

上宮流火還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人,以前那個人不是看到自己都要嚇三跳,難道自己魅力降低了?

“是啊,是啊,有什么問題嗎?”天賜一臉希翼,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被人打上了另類的標簽。

上宮流火上下打量天賜,越看越是驚訝,繼而心下大喜,但面上仍舊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你怎么會想要我教你法術?還有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從小就生活在這里啊,又沒人教我法術,現在好不容易碰到你,當然要向你學了!碧熨n一副理所當然模樣。

上宮流火聽了虛弱的身體差點跌倒,這樣理直氣壯,簡直無恥之尤啊,沒想到比我還要無恥,不過正好繼承我的衣缽。

“小兄弟啊,我是問你的父母在那里呢?你要知道想學我的道法就要拜我為父,加入我的部落!

“?我是從石頭里生出來的啦,那有什么父母,只是學法術怎么還要做你兒子?”天賜猶豫了,想自己天不管地不管干嘛要找個老子不痛快?

上宮流火大吃一驚,瞪圓了一雙眼睛看著天賜:“你,你是天生道種,元嬰圣胎?怪不得一點先天元陽未失,真是好一顆修道的種子,天意!”

上宮流火驚嘆一聲,一瞬間想到了許多,又看向身前的天賜,天真無邪,純樸懵懂,一雙眸子沒有絲毫雜質,真是一塊良才璞玉。

如果將來事情真的沒有轉機了,上宮流火暗道,那么如此也不錯!

“小子,要學我道法就得拜我為父,你快點決定,我沒時間和你磨蹭了!”上宮流火微微閉眼。

天賜心中一動:“天生道種是什么?”

難道我這樣的人很特別嗎?以前姐姐怎么沒和我說呢?

“天生道種就是說明你很有修道的天賦,你快點,我很忙的!”上宮流火欲擒故縱,畢竟幾千年的老狐貍了,天賜豈是對手?

“啊,那個,那個我答應了!碧熨n扭扭捏捏,懵懵懂懂的樣子,好不情愿。

卻不知道這一喊就改變了一生,從此業障糾纏,顛簸流離,傾負生世。

等到以后追悔莫及的時候,黯然銷魂的時候,只能對花對酒,喟然嘆息。

“哈哈,好,好,好啊,還不快跪下磕三個響頭?”上宮流火哈哈大笑,趕緊趁熱打鐵。

“哦!碧焯旃怨怨蛳陆Y結實實磕了三個響頭,“父親大人在上,請受小兒三拜!

禮畢,起身。

“好,不知道你有沒有名字?”上宮流火老懷大慰。

“回父親大人,小兒名叫天賜!碧熨n還真有天賦,這么快就上道了。

“嗯,你以后就叫上宮天賜,賜兒啊,我們先離開這里再說!鄙蠈m流火不待天賜分說,提起他就沖天而去。

天賜象征性的掙扎兩下,就安靜了,繼而又激動好奇起來。

坐在一朵六色云彩上,俯著身子朝下望,天賜便看見下面景色蒼茫雄偉浩大,而自己就這樣俯瞰著,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奇妙難言的感覺。

“原來在天上看下面就是這樣一種感覺!

天賜想,突然看見姐姐所住的山谷一閃而逝,不見了。

好像看見,又好像沒看見。

這光景,使得天賜不禁就想起姐姐來,現在姐姐一定正在山谷里等我回去吧?我就這樣走了,姐姐一定會擔心的。

!天賜一下跳起來,“快停下,快停下,你快停下來,我要下去!”天賜抓住上宮流火一通亂搖。

“哎呀,賜兒啊,你干什么?我們已經走了數萬里遠了,你還下去干什么?你要有事情,等你修煉有成了可以自己回來看嘛!”上宮流火笑瞇瞇的看著天賜。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