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諸天榮光 第2節

點擊:


另一個像條怪蛇,腹生雙腳,口噴毒煙,鱗甲片片倒豎。

這兩個怪獸一通好殺,那拿大棒的掄起膀子對著怪蛇四處亂砸,也不管周圍的小弟。

怪蛇被大棒砸了幾下,一陣頭破血流,鱗片也崩斷幾根,不禁惱羞成怒,氣的口中毒氣狂吐,繃緊身子利箭般射向拿大棒的怪獸。

拿大棒的怪獸砸的正歡,一時不察,被怪蛇纏上,只感覺那怪蛇的鱗甲片片刺進自己的身體里,又被怪蛇一口咬上,痛的渾身陣陣顫抖。

“啊——”拿大棒的怪獸怒吼一聲,丟掉自己的棒子,伸手就抓住怪蛇的腦袋,狠狠一甩,怪蛇一陣騰云駕霧就被怪獸甩了出去,砸在地上不知道壓斷了多少棵樹。

這一下兩強相爭,落了個兩敗俱傷。

天賜躲在樹林里看的那叫一個津津有味,就他這幾兩肉,也沒哪個妖獸會感興趣。

拼斗雙方各逞其能,在這個小小平原上,殺得昏天暗地,血肉橫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怪蛇雖然厲害,奈何拿大棒的怪獸天生就是他克星,渾然不怕他最犀利的毒攻,加之拿大棒的怪獸皮糙肉厚,氣血悠長,不敵時“撲棱撲棱”兩下肉翅就飛開,一番爭斗下來是越戰越勇。

怪蛇打的憋屈,眼看就要落敗,狂吼一聲,招呼小弟落荒而逃。

拿大棒的怪獸興奮的亂喊亂叫,掄起一根大棒子就砸大地。

他身邊的小弟跟著一陣歡呼,天賜躲在暗處也是暗暗叫爽,忍不住就要跳出去大叫:“怪獸大哥,請收了小弟吧!

那些個怪獸鬧了一陣,漸漸散去,獨留拿棒子的大怪獸在場中,就那樣靜靜站著,一動不動。

天賜看的大打呵欠,無聊透頂,又不想就此離去,索性咬牙和那大怪獸僵著。

日頭越來越低,林中漸漸暗下來。

空地上怪獸的倒影被拉的又細又長,某一刻,天賜正在數著地上有多少個蟲子的時候,就看見大怪獸腰身一晃,急速縮小,化作了一個一米高的小怪獸,小怪獸打量了下四周,對著一個方向走去。

天賜看的目瞪口呆,那十丈高的大怪獸在自己面前一下就縮成了一米高的小怪獸,不禁淚水橫流。

“為什么要變小啊,怪大哥?要是我能夠變大該多么好啊,唉,怪大哥,你是身在福中不知小矮的痛苦!”天賜一邊意淫一邊悲憤莫名,撒起小腳丫向小怪獸追去。

穿過一片片樹林,山丘,直把天賜累的氣喘吁吁的時候,小怪獸終于停在了一處山谷前。

那山谷谷口很小,里面朦朦朧朧的看不清有些什么。

此時山谷前已經來了十多個各色怪獸,齊齊立著,一動不動,小怪獸加入進去亦是有樣學樣。

遠遠吊在后面的天賜大感好奇,不知道那些怪獸都在干什么。

這次沒等多久,就聽到山谷里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隨后走出了一位女子。

女子容貌不甚清晰,時聚時散,穿著一襲翠綠色的長裙,滿頭青絲著地,隨意松在腦后。

眾怪獸見女子出來,俯身在地,整整齊齊喊了一聲:“拜見王!”

天賜在后面看見,不禁咂咂嘴,想道:“真是難為這些怪大哥了,一看他們就不是安分的主,居然被訓練的這么整齊有素!

“起身吧!迸訐]揮手,眾怪獸又站了起來,等著女子訓話!斑@次比試你們雖然通過了,但我希望你們不要懈怠,要繼續努力!

眾怪獸:“我等定不負王的看重!”

女子不置可否,素手輕抬,從她手中就魚貫飛出十二枚綠色的果子,眾怪獸人手一顆。

“拿去吧,這是你們這次的獎勵!迸诱f完擺擺手,轉身走進了山谷。

云淡風輕,從容雅約,漸行漸遠。

“謝王賞賜!”眾怪獸大喜道謝,忙把綠果吞入腹,等女子身影消失。大眼瞪小眼,亦四處散了。

天賜伏在草叢中看了一天好戲,如今曲終人散,倍感茫然。

天色漸漸暗淡,涼風習習,四周安靜無聲,空闊,寂寥。

天賜抱緊自己赤裸裸的身子,開始回想,突然就發現自己什么也沒有,自己才出生一天,連個記憶也沒有。

一個不能夠回想的人,一個沒有方向的人,活著,是為了什么?

人生真是杯具如桌!天賜想。

站起身又伸個懶腰,天賜望向山谷,臉上露出莫名的笑,一溜小跑就進了山谷。

“啊,好大!”這是天賜對山谷的第一印象。

“怎么這么多青蘿?”這是天賜對山谷的第二印象。

“那個姐姐呢?”這是無恥的小天賜最主要疑問。

天賜仔細打量這個山谷,山谷一覽無余,方圓近一里,地上爬滿了密密麻麻的青蘿,放眼看去,整個山谷不論是石壁還是樹木都被青蘿占據了。

那青色的藤蔓散發著如玉一般的光芒,葉子上印滿了各種各樣的云霞花紋,顯示出一種神秘、晦暗、陰柔的意味來。

天本來微微的黑了,但山谷因著青蘿發出的光卻亮如白晝。

山谷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影,先前那個女子不見了。

天賜感覺背上涼颼颼的,山谷的一切讓他感到了壓抑。

慢慢向谷內走去,一路安安靜靜,什么也沒發生,天賜一顆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哈哈哈,什么也沒有嘛,我干嘛要怕呢?”天賜沒心沒肺的大笑三聲,不由暗暗在心底鄙視自己的膽小。

在谷內走了一圈,還是沒有發現自認的“姐姐”,天賜又開始失落起來。

倒是在一處特大號的青蘿下,發現了幾枚小小的青果,讓天賜一陣欣喜,一出生還沒吃過東西的肚子咕咕亂叫,二話不說,吃了。

美美吃了一頓,抱著雙膝坐到青蘿上,天賜開始發呆。

只是短短的一天,天賜就感到了寂寞,沒有目標,沒有同類,自己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

不知道該怎么生存,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在這里,也不知道自己該到那里去,所以才會在看到綠衣女子時追了過來,然而現在自己唯一看到的一個同類也不見了。

天賜模模糊糊的想來想去,上眼皮打下眼皮,慢慢睡著了。

這夜天賜做夢了,做了人生第一個夢。

天賜感覺自己在一片虛無中不停飄飄,周圍什么也沒有,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聽不到,天賜大喊大叫,然而就連自己的聲音也聽不到了。

在虛無中漫無目的的飄,不知道飄了多久,仍舊什么也沒發現,天賜甚至懷疑自己從來就沒有動過了。

寂寞、空虛、彷徨、無助,這就是天賜的感覺。

一片虛無中什么事也做不了,他可憐的記憶短暫的就像不存在一般。

麻木,死寂,天賜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石頭中,那千年等待,無思無想的困境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秒鐘,或者,一個世紀?在天賜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存在時,一個一個虛影慢慢在天賜的周圍浮現出來,圍著天賜轉動。

天賜突然就大聲吼叫,抱著自己的頭痛苦的翻滾。

痛!痛!痛!無處不在的痛,一下將天賜淹沒了。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天賜雙目血紅,大聲吼問,然而沒有人回答他,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天賜痛的麻木了,漸漸安靜下來。

那些虛影在某一刻突然消散,然后一個女子的身影浮現出來,清晰明亮,天賜看的清清楚楚。

那女子雙目充滿憂傷,抱著身子瑟瑟發抖。

天賜目不轉睛盯著那女子看,那女子同樣盯著天賜,一雙眸子好像在告訴天賜,“過來吧,過來吧,過來吧!

天賜忍不住伸出手去,下一刻,女子如玻璃片片破碎了。

“啊——”天賜感覺自己已經失去了人生最重要的東西,眼睜睜的看著,卻無能為力,有一些東西就這樣失去了。

猛地一下,天賜睜開眼,陽光明媚,空氣清新,一顆一顆的露珠在青蘿上折射出七彩光芒,新的一天開始了。

第三章 山中歲月無人問,多情只因不解情(下)

“在我這睡不習慣么?我看你昨晚鬧了一夜呢!碧熨n魂還沒回轉就聽到身后傳來幽幽的聲音,嚇得一下蹦起三尺高。

“你搞什么嘛,知不知道這樣會嚇死人呢!”天賜很不高興,轉過身去便看到了昨天的那位女子,云壓鬟鬢,月淡修眉,一襲青裙拖地,正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女子的容貌變的和昨天不同了,但天賜可以發誓雙方就是同一個人,對這個問題他也并不感興趣。

“是姐姐啊,啊哈,我昨天怎么沒看到你?”天賜打了個哈哈,一骨碌爬起來,眼珠子亂轉,一副好奇寶寶模樣。

“誰是你姐姐了?你這個石頭里蹦出來的野孩子,不好好待著,還到處亂跑,小心被妖怪抓去吃了哦!迸痈┥韽椓藦椞熨n的小腦袋,開始扮狼太婆。

天賜一臉郁悶:“都知道我是沒人要的野孩子了,我不跑還能待那?”

“是哦,是哦,乖寶寶別怕,以后就在姐姐這里住,姐姐會照顧你的哦!迸硬[著眼睛,笑成了月牙狀,伸手就來抱天賜。

天賜不樂意了,怎么能這樣呢?怎么能這么隨便呢?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天賜轉身撒開腳丫子狂奔。

“哎,乖寶寶不要跑啊,你昨天都在姐姐身上睡了一晚,還亂踢亂打的,現在讓姐姐抱抱都不行么?”女子跟在天賜身后追了起來。

天賜險些摔幾個跟頭:“不會吧?冤枉也不帶這樣的!”

“哼!還不承認呢,這么小就學壞了,不是個好寶寶哦!”天賜小腿怎么跑得過大腿,沒兩下就被女子提了起來,抱在懷里一通亂捏。

天賜淚眼汪汪:“姐姐,小天賜錯了,請饒了小天賜吧,小天賜以后一定做個誠實的乖寶寶!

這個悲憤啊,簡直無以言表。

“對了,就是要這樣嘛?茨闩K兮兮的,姐姐來給你打扮下,不要動哦!迸右皇痔嶂熨n一手屈指掐了個訣,就見一道綠水從女子手指尖飛出,把天賜噴個正著。

然后又變魔法似的拿出一套翠綠色的小衣裳,帽子,衣服,短褲,靴子俱全,二話不說給天賜穿戴起來。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