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符醫天下

點擊:
一個混跡都市的平凡小醫生,注定了一條平凡的人生道路。
但是一個病人,一個小小的玉佩,輕易地改變了這一切。
這個小玉佩使他獲得了一個古代術士的記憶和能力,從此,他便不再平凡……

第一卷 符醫初現

第001章 老太太你不要嚇我

葉南是東江城郊一家小醫院的內科醫生,自一年前大學畢業之后,便來該院上班,至今已有近一年了。

在這個醫院上班,葉南是十分的無奈,去年畢業之后開始找工作,但家里沒有什么關系,市內的大醫院根本進不去,好不容易才在這個新建的小醫院里找了份工作。

這個醫院新建起來不久,病人不是特別多,但是葉南還是比較喜歡這里的,雖然每月錢拿得不多,科室主任也有些欺壓他,但是小日子還算過得悠閑,每周輪幾個班,其他的時間一般都比較空閑,很是適合葉南的懶散性格。

這天又是一個平安無事的夜班,葉南正用心地整理著這一周來堆積的病歷,明天就要上交了,如果還沒有整理好,只怕主任又要扣自己的工資了。

忙了一陣,葉南看了看最后的一份,終于松了一口氣,看來最多還半個小時就可以交差了。

不過事情總是沒有想象中那么順利的,正在埋頭奮進的葉南被一個甜滋滋的聲音給打斷了。

“葉醫生……葉醫生!十二床的老太太在叫您了!”這是新來的護士張燕的聲音。這小護士張燕剛來醫院才兩個月,長得挺漂亮的。葉南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沒事調戲調戲她,每次弄得張燕每次見著葉南都會臉紅紅的。

“叫我么?好的我等下就過去!”葉南一邊飛快地把出院記錄的最后幾個字寫完,一邊收拾好散亂在辦公桌上的病歷紙,總算快要完成了。

葉南把白大褂的扣子扣好了一下,再摸起聽診器橫掛在脖子上邊,急匆匆地朝十二床走去。

十二床的老太太是東江城郊的一個孤寡老人,前些天因為冠心病,心力衰竭住到了葉南所在的城郊醫院,由于無人照料,只是由她所在的村委會支付了醫院的一筆治療費用,就沒有人再搭理她。

葉南看這老太太孤苦伶仃,挺可憐的,每天下班前都給食堂打好招呼,讓人給她每天三頓的送些吃食,這才沒讓老太太給餓著。

葉南走到十二床處,那老太太正一臉的安逸,微笑著看著葉南。

葉南可郁悶,眼看著最后一份病歷就要搞完了,被您老太太一弄,起碼也得慢上半個小時,不過想歸想,葉南還是滿臉微笑地望著老太太笑道:“吳奶奶,您哪里不舒服啊,這么急叫我過來?”

那吳老太仔細地看了看葉南,笑了笑道:“小葉醫生,最近煩您照顧了,老婆子我眼看也就要去了,沒什么好惦記的了,可就是承著您的情啊,老婆子我過意不去!”

葉南聽得老太太這番言語,趕緊笑著安慰道:“沒什么的事情,吳奶奶您就放心,看您現在這模樣啊,這次再過兩天就能出院了,起碼還能過上幾年好日子了,您可別這樣想!”

那老太太沒受葉南的一絲影響,看著葉南嘆了口氣,道:“小葉醫生,這些日子您對我的照顧,老婆子我都記在了心里了,昨個兒我自己感覺到了,我的日子也就在今天了,可是我欠著您一份情啊,這讓我老婆子去的不安心!”

說著從懷里顫巍巍地摸出了一個檀木小盒子,遞給葉南,望著葉南笑道:“這是我祖上傳下來的,是個好玩意,小葉醫生您別嫌棄,拿著,老婆子我也就可以安心去了!”

葉南看了看那小盒子,趕緊推辭著:“吳奶奶,放心,你沒事了,治了這幾天,您情況不是好很多了么?別想那么多,您會好的!”

葉南說是這樣說,可那吳老太太,堅決的要葉南收下,道:“小葉醫生,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明白,昨個兒我老伴來找了我啦,說今個兒就帶我走,讓我把這祖傳的玩意給交代一下!我想來想去啊,也只有您了,您別推辭了,收下吧,就當滿足我老婆子最后的一個心愿!”

說罷,把小盒子打開,從里邊摸出一白色小魚模樣的玉墜,提在手里,兩眼望著葉南,一片乞求的神色!

葉南看著吳老太太那可憐的模樣,心一軟,嘆了口氣道:“行,您說怎么著就怎么著,我先收著,等您出院的時候,我再還您!”

老太太聽得這話,扯開著滿臉的皺紋笑了:“小葉醫生,您把頭低下來,吳奶奶我給您給戴上,這一輩子,到這個時候還有你這么個好孩子關心著我,我就這樣去了,我也能合眼了!”

葉南順從地把頭地上,讓吳老太給把小玉墜給掛上,吳老太珍惜的看了眼葉南脖子上的那小玉墜,用手輕輕的試擦了下,然后珍重地把它塞到葉南的衣服里邊,看著葉南,如同看著自己最最親愛的小孫子般。

然后又莫名地笑道:“小葉醫生,我看著你都把你當自己的孩子一般,當年我的孩子也就你這么的漂亮,可就是半途病了夭折了,現在我看著你,就跟自己孩子一般,怎么著也會保著你的!”

“保住我?為什么要保住我?”葉南一臉的納悶!

吳老太著看葉南,認真地道:“小葉醫生,你這幾天有一個大的劫數,如果無人化解,你是很難逃過這個劫數的!”

葉南聽了這話,忖道:“劫數?劫數是什么東西?”

葉南半天的摸不著自己的頭腦,疑惑地看了看吳老太,吳老太看了他那皺著眉頭的疑惑臉孔,便輕笑道:“小葉醫生啊,我祖上都是道士來著,傳到我這一輩啊,已經是第二十五代了,不過到我們這一代已經沒落得差不多了,我現在也就會些拿不出手的小玩意!

說到這里,吳老太頓了頓,又接道:“不過我今天到了最后這時候,已經是萬無牽掛了,所以今天的靈覺特別靈敏,剛看你啊,最近幾天可能有一場大的災禍,所以我把這祖傳的玩意給您了,應該能平安無事的讓你度過這一劫,過了這一劫,你就萬事順意了,別嫌老婆子啰嗦,你好好戴著這墜子,也能讓我安心!”

葉南雖然不怎么相信這些東西,不過看老太太那一副生離死別的樣子,也有些莫名的感傷,陪著老太太也快十來天了,總還是有些感情的,看她對自己那副關心模樣,趕緊點著頭應道:“吳奶奶,您說的話我都聽著了,我一定時時刻刻戴著,不會讓您擔心的!”

看葉南滿臉誠懇地答應著,吳老太滿意地點點頭,伸出手來摸了摸葉南的頭,一臉的慈愛,不過還沒摸得兩下,突的眼睛一閉,手一落,人就這倒了下去。

葉南心頭一緊,趕緊看著那旁邊的心電監護儀,上邊顯示的心跳血壓的數值都開始漸漸地往下跌。

“怎么說沒了就沒了?”葉南一愣,不過很快反應過來,趕緊朝外邊大喊道:“張燕……十二床搶救!”

等張燕把搶救車推過來的時候,吳老太的心率已經降到了三十來次,血壓也就在60/40mmhg,上下波動著。

葉南拿著小電筒,扳開吳老太的眼睛,照了照的瞳孔,對光反射已經差不多消失了,又摸了下頸動脈,也摸不到,心頭一慌,趕緊對一旁的張燕交代道:“持續高濃度吸氧,阿托品一毫克靜推,快……”

很快,張燕手腳利落地把氧氣上了上去,然后也很快把藥從靜脈給推了進去。

等藥進去后,葉南緊張地盯著床頭的心電監護儀上顯示的波動,心頭拽著一把汗,暗道:“快起來……起來!要再不起來就真沒啦……”

過了一分鐘不到,心電監護儀上顯示吳老太的心率上升到了五十來次,葉南不禁心頭一喜,但是好景不常,維持了不到半分鐘,又跌了下去,這時已不到三十次了,而血壓也已經降到了40/20mmhg以下。

葉南深吸了口氣,收斂了下稍有些緊張和傷感的心情,沉著地道:“腎上腺素一毫克靜推,洛貝林三毫克靜推!”

藥推了下去后,吳老太的血壓升高了一下,達到了70/50mmhg,但是也沒有維持住,很快跌了下去,漸漸的已經顯示為零了,而心率也降到了不到二十次。

葉南嘆了口氣,走上前去,解開吳老太的上衣,用手比劃了一下,胸骨柄旁開兩厘米處,選定了心臟的位置,“砰……砰……”地當胸三拳錘了下去,又看了看心電監護,心率仍然是十來次的樣子,依然沒有復律。

無奈,只好最近最后一步,站好位置開始進行胸外按壓,但按不得兩下,就聽得吳老太的肋骨一陣陣的“啪啪”直響,應該是肋骨開始出現裂縫了,但葉南已經顧不得這么多,如果不盡快地把吳老太的心率恢過來,哪么搶救就沒有意義了。

葉南按照穩定的頻率,按了兩分鐘,吳老太的心律依然沒有絲毫復律的征象,而且只剩下了隨著葉南雙手的下壓,呈現出的兩個不規則的心跳波動。葉南心里一冷,忖道:“這兩分鐘沒有救過來,希望就已經不大了!”

不過他還是沒有放棄,繼續交代護士道:“地塞米松十毫克靜推,立即!”

十毫克的地塞米松也進去了,吳老太沒有絲毫的反應,葉南雖然知道希望已經很渺茫了,但是他還得堅持下去,不論是為了吳老太,還是為了搶救的規定,他都得堅持到最后。

葉南持續地進行著標準的胸外按壓模式,不時地觀察了下心電監護儀的變化,但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再持續地推了幾次藥物之后,張燕看了看手表,對葉南提醒道:“葉醫生,搶救已經持續了三十分鐘,是否仍然繼續搶救!”

葉南呆了呆,就已經有半個小時了么?吳老太已經停止呼吸半個小時了,那么再搶救也沒有絲毫的意義。

葉南嘆了口氣,對護士交代道:“搶救結束,宣布患者搶救無效死亡,記錄好時間,把相關的搶救措施記錄到病歷上!”

張燕點點頭,把搶救用品收好帶了出去,只留著安靜地躺在那的吳老太和葉南在病房里,葉南看了看平靜祥和如同睡著了一般的吳老太,摸了摸脖子上的小玉墜,又搖頭嘆了口氣,把被子拉上,替吳老太蓋住,走了出去!

這時,病房的走廊里一片靜悄悄的,估計所有的病人和家屬都知道又去了一個人,紛紛地躲在了房間里,沒人愿意出來。

葉南在護士站,找著了吳老太的病歷,翻出了她們村委會留下的電話,撥了過去,告知了當地村主任這個消息,村主任答應了馬上派人過來處理這件事情!

聽對方說馬上過來,葉南這才松了口氣。要是把老太太留在這里過夜,可還真還是個麻煩事!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