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王者榮耀之鬼手李白

點擊:
一名在Z市打工的平凡少年,因為一次搶劫事件,引出了他原本隱藏的身份,他竟然是當代的刺客至尊——“鬼手李飛”。
同時又因為這次搶劫事件,李飛也結識了這一位來自燕京四大世家之首,歐陽世家的大小姐歐陽倩倩,最后還因為工作的原因,加入了由她創建的《王者榮耀》職業戰隊——“龍魂戰隊!
一代刺客至尊的電競之路,便是由此展開……
但是因為刺客身份的曝光,原先的麻煩也是接踵而至……
好在李飛克服了一路上的所有磨難,堅強地率隊殺入了KPG職業聯賽,并最終幫助戰隊奪得了《王者榮耀》第二屆KPG職業聯賽的總冠軍。
作品標簽: 勵志、殺手、感情、手游

第一章 初識

2016年的年底,隨著這家小公司老板的裁員決定,在這個離過年還有兩個月不到的時間節骨眼上,很不幸,李飛再一次的失業了。

這一年,華夏國內的經濟普遍不起色,各行各業呈現一片蕭條之態,各種大公司年底裁員的消息也是屢見不鮮。

“不就是我老李一不小心把你那女員工中最漂亮的小妞給泡上了嘛,切,公報私仇而已!”。李飛走在回家的路上不以為然的嘀咕道。

一米八二的李飛,身形整體偏瘦,但身體上強壯的肌腱又顯得他特別的精干,相貌普通而平常,細看才會發現李飛略微偏帥,一張國字臉上表現出一副很輕松的樣子,可他心里卻是十分的不舒服。

因為在這個年底的時候被老板給裁掉,他要再想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而這件事情也很明顯,是他那小氣的老板,故意而為之。

還有更要命的一件事,就是李飛租住的房租也即將要到期了。李飛他看著拿在手里的3000塊工資,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幾年拮據的生活,還真是要命啊。今年的這個年,看來又不好過了,一想到村里鄰居的閑言碎語,呵呵,李飛他很是無奈地苦笑了一下。

“讓開,快給老子讓開!”

正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聲爆喝,從李飛的背后響起。只見一前一后兩名中年模樣的男子,飛快地往著李飛的這個方向跑來,其中的一名男子,他手中拿著一只斷了一條背帶的女士小包,兇惡地朝著李飛吼道。

“搶劫了!搶劫了!有人搶我的包包~快來人幫幫忙,幫我攔下他們!”在這兩名中年男子的身后,還追著一個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年輕女孩子。

頭一次遇上搶劫的歐陽倩倩,她的小臉蛋上露出了一副慌張的神色,她那可愛憐人的模樣,如此看去倒是顯得別有一番韻味。

這種情況,明眼人也不用猜,這女孩子的包就是被這兩個中年男子給搶了。

看著向自己一路狂奔而來的兩個小劫匪,李飛又搖了搖頭,無奈地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

李飛在心里對著自己調侃了一句:“李飛呀,已經三年了吧,但就是有人不想讓你過上這樣平靜的生活。他們全都是在逼你回去啊,那好,鬼手不會再讓你失望!”

鬼手李飛的微笑,三年后再次出現,又能掀起怎樣的一場風雨?能認出這個微笑的人,哪個不是國家手握重權或身處一方領域的絕頂大人物?

因為就是這個微笑,曾經讓多少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們所畏懼?鬼手的微笑,讓多少世界巨擘倒過大霉、吃過大血虧,甚至這個微笑對于他們中某一些人來講,還代表著死神的來臨,是他們這些人晚間常常做的噩夢。

死神的微笑,這樣一個傳說,可不是空穴來風的事。

只是很可惜,鬼手李飛的傳說,他的那些傳說事跡,一直都被世界各國的政府所封禁,在第一時間內,便給重點的封禁掉了。

至于流傳出來的,也是被人知識甚少,除非你是屬于那些有資格知道他李飛名號的大人物,否則一般人是永遠也不會接觸到李飛的真實身份。

而李飛現在所在的這個城市,能夠擁有資格得知他原本名號的人物,加起來也不會超過一手之數,就更別提了,會有人能夠當街認出李飛,這個即使隱退了三年之后,依舊能在世界各國的刺客界,被尊為當今無冕之王的刺客至尊——“鬼手李飛”。

跑在前頭拿著包的那名中年男子,他看見他前面的這一個楞頭靑,竟然還不給他們讓路,而且站在他們逃跑道路的中間擋著道,還******傻乎乎地站在那原地發笑,整個一神經病兒。

“趕緊給爺滾開!”劉三怒了,對于普通人他一向不會客氣。更何況這個擋路的愣頭青還有可能真是一個傻子。

一個被嚇傻地孩子罷了,再不閃開,老子就不客氣了,一腳把你踹飛,到時候進了醫院可就別再來后悔。

劉三的這個念頭,還沒想到一半,他就驚奇地發現他自己的身子,已經在往后倒飛了出去,驚訝的他張開嘴巴還沒來得及說出一個字,他的身體就一下子重重地被摔倒在了地上。

疼,深入骨髓的疼,全身上下就只剩下這一個感覺。劉三一整個的人兒,仿佛全身的骨架都已經被摔散了一樣,摔趴在地上想要動一下卻又疼的動彈不得。

“嗷~”劉三忍不住這鉆心的疼痛,呻吟著痛苦地叫了出來。

劉三的同伙是這一帶出了名的狠人,他看見被撂倒在地的劉三,就像去了半條命一樣的趴在地上,心里吃了一驚,今天竟然被他們遇見了一個練家子。但是,光是這么單槍匹馬的一個李飛,倒還不至于會讓他害怕到退縮,只見這個劉三的同伴,他從口袋里慢慢地掏出了一把,他隨身攜帶著的匕首。

“小子,識相地就磕頭認錯,張爺我可不是那么好惹的!睆堊訌姵铒w的面前,揮了揮他手中的匕首,老練地嚇唬起來。

在華夏,從來不缺愛看熱鬧的華夏人。眼看此地即將會有一場好戲要上演,呼啦一下子就圍了一大群,湊著想要看熱鬧的過人路圍觀。

“這不是那強哥嗎?他對面的這個小伙子,看來今天是要遭殃了!币粋圍觀的本地群眾,認出了這個在這附近小有名氣的惡霸,張子強。

“小伙子認慫吧,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啊。遇上這位張爺,也算那小姑娘倒了大霉了,哎呀算了算了。你可千萬別再因為這事就讓自個兒進了醫院,不劃算的。這位張爺呀,就算是你叫來了派出民警,也一樣管不了他的!币幻砸詾楹眯牡睦洗鬆,善意地提醒著李飛。

“!”剛追上來的歐陽倩倩,看見眼前的歹徒掏出了匕首,嚇得驚叫了出來,這一天接連發生的事,可是沒少讓她受到驚嚇。

歐陽倩倩來不及多喘幾口氣歇會兒,她就急忙對著李飛說道:“小弟弟,包包我不要了,你可別受傷了,讓他們先走吧!

嗯!小弟弟?頭一次被個小姑娘這么稱呼的李飛立馬轉過眼球,看著他眼前這個和他差不多大小的漂亮女孩子。

雖然,李飛很是不喜歡這一個小姑娘叫起他小弟弟,但是他一想到這個小姑娘,她在第一時間關心的是他的人身安全,而不是她的財物,這倒是讓李飛心里頭一暖。

這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子,如今社會上已經很少見了,比起以往他李飛救助過的某一些人,那些人讓人心涼的冷漠和自私,才是真的讓他不喜歡。

“小子,你敢不把我放在眼里?你他媽是不是還幻想著英雄救美呢?操,竟敢拿我當踏腳石,我看你是活膩了!睆堊訌娝查g怒了,火氣沖天地舉起他手中的匕首,對著李飛熟練的耍了一套他苦練了十多年的刀法。

花俏的刀光劍影來回舞動,張子強匕首玩的倒是有一番模樣,嚇得圍觀群眾一陣陣驚呼,他以為這樣就可以徹底的嚇破李飛的膽子。

平常像李飛這樣的老百姓,真的已經很久沒有人,在知道了他張子強的身份之后,還敢這樣跳出來阻攔著他辦事的。

要知道,以前那些想要在他張子強身上出頭的人,那可最少都是被他給打進了醫院躺了三個月,更別說還有好幾個斷胳膊斷腿的呢。

現在他張子強的威嚴,算是受到了李飛嚴重的挑釁,他不怒才怪!

呵,李飛心里一聲冷笑,嘴角不自覺地上揚起來。這年頭,倒真是有趣,一個小毛賊拿著一把匕首,站在他李飛的面前恐嚇他。他也真的是,已經很久沒有再遇見過這么可愛的事情,在他眼皮底下發生了。

黑起小隊,在李飛沒有化身為刺客至尊“鬼手李飛”之前,作為那個小隊曾經的隊長,鬼手李飛的名號就已經聞名中外了。而他鬼手李飛之所以被人冠以鬼手的稱號,正是因為他李飛手上經常把玩和使用的武器就是那一把已經在他手上成名許久的匕首“鬼影刺”。僅僅是使用這一把匕首,李飛就殺出了他鬼手的赫赫威名,之后更是在他刺客的領域,使用“鬼影刺”締造出了一個永恒的刺客傳奇。

被尊為當今的刺客至尊,他李飛一點也不為過。

鬼手李飛,不,現在的李飛很是輕松自如地,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向了拿著匕首的張子強。

也就在三年前,李飛才完成了他心中的那道執念。他也因此毫無留念的放下了他手中的那把匕首,同時他也放下了他曾經的過去,和那一切屬于他的痛苦和榮耀,回到了他這人生輝煌的最初,做回了這一個平庸的老百姓。

歐陽倩倩,雖然非常不想弄丟她包包里的身份證等等一些她自己的重要證件,以及她隨手帶出門的十萬塊零花錢,但是她更不想面前的這個小弟弟,因為她的這些財物和證件而受到歹徒的傷害。這是她善良的天性使然,歐陽倩倩眼看著李飛不僅不聽她的勸說,反而是一步一步地走近了張子強,她的心也是隨之提到嗓子眼上。

張子強看著面前的這個青年一臉輕松帶笑,穩健自如的一步一步走向他的面前。越來越近的距離,不知道為什么,會讓他的內心隨著李飛這一步一步地走進,而越來越明顯地感覺到了一重又一重的壓迫感,而且是隨著李飛腳步的靠近而越來越重。

李飛在這無形之中形成的氣勢,已經壓的張子強快要窒息,他內心的恐懼感也是油然而生。開什么玩笑,他張子強可是在這一帶混出名好多年了,道上誰見了不得叫她一聲“強哥”?今兒個怎么可能會被這一個不知名的小青年給嚇倒?

張子強拿匕首的右手早已不自覺地顫抖了起來,只是他完全沒有感覺到而已,因為他心里的恐懼感已經占據了他現在一切的感知。

等到他略微的回過神來,才發現他的冷汗早已經把他的內衣給浸濕了。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