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超品獵魂師

點擊:
爆笑靈異,震撼來襲!一幫逗比歡樂搞笑的開掛日常,拯救世界什么的,順手為之吧~

楔子

《月門村出現山體滑坡泥石流》

《龍緣集團繼承人、馨月集團繼承人、長風集團繼承人等在月門村失蹤》

《龍緣集團股票暴跌,網絡帝國即將崩塌?》

《龍緣集團繼承人、執行董事洛澤已找到,但是其他遇難人員仍然杳無音信》

《月門村失蹤人員生存希望渺!

《龍緣集團繼承人洛澤出現嚴重的心里創傷,聲稱自己看到了鬼》

《龍緣集團官方回應:只是幸存者內疚出現的幻覺》

“龍緣集團繼承人堅持自己早就獲得了看見鬼魂的能力,并強調月門村山體滑坡和泥石流是一幫惡鬼引起的……”

“龍緣集團第二繼承人洛風已從國外趕回,但龍緣集團并未對此做出任何解釋……”

“龍緣集團進行人事更替,洛風或替代洛澤成為新的執行董事……”

“洛家大少堅持自己又擁有異能,并拒絕治療……”

“龍緣集團聲稱洛澤只是心理障礙,而非精神疾病……”

“洛家大少多次試圖逃離醫院,但是均為成功……”

“龍緣集團禁制媒體接近洛家大少,這可能是洛家大少的逐漸病情嚴重的原因……”

“龍緣集團代理董事洛風表現出色,龍緣集團股票大幅回升……”

“青山醫院出現大規模停電,警方配合封鎖現場……”

“洛家大少開始配合治療,但是拒絕回答任何媒體提問……”

“龍緣集團轉移了洛家大少到私人場所進行治療,杜絕媒體觀察……”

“龍緣集團宣布,洛家大少辭去執行董事一職,由洛風接替成為執行董事……”

“龍緣集團股票迎來第二次回升,打破以往最高紀錄……”

……

……

……

“我犯過的錯,真的有獲得原諒的資格嗎?”

“沒有人怪你,誰都犯錯的時候,不是嗎……”

“我真的可以這樣欺騙自己嗎,他們都是因我的過錯而死啊……”

“那么,你決定繼續自殺嗎?十次、百次?直到了結自己的罪惡感嗎?”

“不,到了這個地步,我不打算繼續自殺了,不過我也不準備原諒自己了,也許我會試著去原諒其他犯錯誤的人,給其他人機會,但是,我唯獨無法原諒我自己!”

“何必呢……”

“這樣挺好,漫無目的的飄蕩挺空虛的,起碼讓我活的有意義吧……”

“這也是我的能力吧,一半功德一半罪業……”

“有了背負的東西,也不會讓我輕易的放棄自己吧……”

“對不起,是我害了你們……”

“對不起……”

001 第一單“正經”生意

2011年4月1日,DH市外環的一座老房子。

四月的梅雨天氣總是帶著揮之不去的霉味,以及,老房子中如同跗骨之蛆的寒意。

凌晨兩點半,大部分人類熟睡的時候,卻是另一種“生物”活躍的時間。

有些年頭的木質樓梯發出“吱呀”凄厲叫聲,隨著運動鞋的抬起落下,如同詛咒的囈語。

黑暗房間里的燈具早已失去作用,只能聽到隱約的電流劈啪聲,手機的亮光也如同被周圍的深邃吸走一般,艱難的發揮著原本屬于手電筒的作用。

洛澤站在二樓的樓梯口,一臉淡定的看著從黑暗中淡出的虛幻影子。

破碎的臉龐,混雜著鮮血,奇怪的腐朽氣味,以及似乎能凍徹骨髓的寒冷,還有,這只鬼……浮夸的演技。

“嘶……哈……”猙獰的表情好像充滿的怨恨與痛苦,更像是在告訴洛澤他并不好惹。

洛澤的表情從淡定慢慢的變成了嫌棄。

“喂,你褲子掉了……”洛澤突然蹦出這么一句,讓場面瞬間靜止,空氣都似乎凝固了一般。

“哦哦,對不起……”這只鬼本能的低頭去看褲子,檢查褲子的狀態,卻忽然想起什么一樣重新抬起頭,但是已經晚了,洛澤表情更加的嫌棄了。

“嘶……哈……這是……我的……房……”重新變回了之前的動作,并且伴隨著古怪的腔調,這只鬼向前邁出了一步,似乎想加強自己的威勢,以及掩飾剛剛的尷尬,不過話沒說完,就再次被洛澤打斷了。

“又掉了!”洛澤表情更嫌棄了,既然是扮演兇惡的鬼,就不要說對不起。。。!

“我……我……我是鬼,不存在掉不掉褲子的,再、再說,我剛剛看完,并沒掉,你說又,根本就是邏輯上有問題!”兩次被打斷發言,這只鬼有些急了,不裝恐怖了,直接開始理論起來。

洛澤的表情恢復淡定,這確實是一只鬼,貨真價實的,一個人類死去的靈魂。

不過洛澤能看到這個鬼的身軀外面有一層朦朦朧朧的淡金色光輝。

這不是他第一次看見這種金色光輝,在查了眾多資料以及看了N多的小說之后,洛澤確認這種金色的光輝應該是類似功德一類的東西。

不過,洛澤卻是第一次在鬼魂身上看到這么多的功德。

這也就是說。

這只鬼,不但是一個好鬼,還是一個有功德在身的好鬼。

“為什么裝惡鬼嚇唬人?”沒有理會這只鬼蒼白的自辯,洛澤走向前,從電腦桌旁扯出了一把椅子,一屁股坐在了上面,按著太陽穴無奈的看著這只呆鬼。

這是他第一次在生意中看到真正的靈魂,畢竟大部分死去的靈魂和人類的生活都是互不影響的。

不過眼前這家伙并不是一個惡鬼,這讓洛澤很苦惱,本來洛澤還以為是一個惡鬼,如果是個惡鬼,直接拍成飛灰就好了。

但是目前……

呆鬼被洛澤走上前的動作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兩步,正在警惕的看著洛澤,隨即反應過來,洛澤在問話。

“沒,沒,對不,不是,我,我沒裝!我就是惡鬼!嘶……哈……”呆鬼做出了和之前沒有什么區別的表情,張大了嘴巴,瞪圓了眼睛,假裝自己很兇惡,慢慢的靠近洛澤,展示著臉上可怕的妝容。

啪!

洛澤伸手一巴掌拍在了呆鬼腦袋上,呆鬼瞬間縮到了墻角,臉上恨不得掛一個大寫“慫”字。

一陣涼風吹過,讓洛澤打了一個冷戰。

“你把空調開到最低,當做陰風?”洛澤抬頭看了一眼無聲工作的空調,又看了一眼慫的不行的呆鬼,實在沒忍住吐槽了一句。

在他獲得能力的快要一年的時間里,眼前這個鬼,是混的最不像鬼的鬼。

和一般意義上的膽小鬼不同,這個鬼保持了完整意識和曾身為人類的性格,這在死去的靈魂中十分罕見。

到目前的為止,能做到和正常人的思維差不多的,除了家里那幾位大爺,就只剩下眼前這貨了。

甚至說,家里的那幾位祖宗,也沒有這位靈魂來的強大。

“對,對不起!”這貨的第一反應竟然是道歉!

洛澤見過的鬼也不少了,這個呆鬼可能是因為那種類似功德之光的東西,是他見過的鬼中,最強大、最完整、最靈動的一個。

唯一的缺點就是太慫了,如果呆也算是缺點話,那就是兩個。

“你先把臉洗了,我們好好談談……”洛澤有氣無力的對著呆鬼說道,搞不好家里又要添一口了。

“哦哦……”呆鬼愣愣看了一眼洛澤,乖乖的去洗臉了。

在過去的一年里,洛澤梳理了自己能力之后,就在網上開了個專門負責靈異事件的小店,但是結果不必多說。

任誰都會覺得這是一個騙子吧!

于是洛澤的底線一降再降,比如免費上門,不解決問題不收錢,再比如差旅費自掏,等等優惠條件下,才接受不少單子。

但是就如同普通人一輩子也見不到什么鬼怪一樣,大部分所謂的靈異事件都是各種各樣的誤會,比如閣樓破了一個洞風吹過會有凄厲的響聲,下水道進了什么黃鱔,又或者電路老化。

好多房子的鬼比住著的人都糟心這些問題,洛澤已過去就紛紛吐槽告訴原因了,甚至都不用查。

總之,目前這筆生意是洛澤在所有的單子中,唯一一筆是真的靈異事件的“生意”,這也意味著不用客串房屋設計師了或者土木工程師了。

聯系他的老板是一個中年的大叔,性格很是和藹,還叮嚀洛澤如果事不可為,早早退出,還有如果真有鬼就不要搭理之類的,還報銷了路費順便提供了一頓晚飯。

開始洛澤還以為是惡鬼作惡,以他能力來說,這份工作簡直不要太簡單,但是看到了這個呆鬼……

“我叫做洛澤,王老板找來專門處理靈異事件的專家,那么,你叫什么名字?”洛澤掏出一個小本子,認真的記了起來,說起來第一筆靈異生意,意義重大!

“李鋒”呆鬼李鋒如同一個乖寶寶挺直的坐在另一把椅子上,臉上沒了亂七八糟的東西,露出了原本清秀臉龐,給人充滿陽光的感覺,讓洛澤感覺十分的怪異。

“這個名字,還真是對不起啊……”想起剛剛這貨慫的不成樣子,洛澤不由得有些無語。

“沒什么啊,我覺得這個名字挺好的,我挺喜歡的!”呆鬼聳了聳肩,一臉無所謂,可能是看出洛澤并不是什么壞人,這家伙也沒有一開始那么緊張了,不過洛澤更愿意相信這家伙是因為心大。

“我是說你對不起這個名字!”洛澤咬著牙對著李鋒說道。

“對,對不起!”李鋒瞬間慫回原形。

“性別,算了,這個不用說了,我知道你是男的,說說生卒年月吧!”洛澤飛快的小本子上記錄著,心中也略微有些興奮,這算是正式開工了。

“生于1983年7月28日,死于2002年!崩钿h老老實實的回答問題,一邊偷瞄洛澤表情,似乎怕他沖上來打人。

“2002年?現在是2011年,你才死了九年?”洛澤有些震驚了。

家里居住著一個祖宗級別的大鬼,死了差不多100年了,才能有了李鋒如今的靈魂強度,不僅記憶清晰完整,人格、邏輯思維、以及學習能力都是遠超普通人類。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