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新版大官場 第5節

點擊:


第一步,結交朋友。初來乍到,要到社會各界拜望名流和各“山頭老大”,以博取他們的好感,將來遇事有個照應。第二步,相互捧場。你要接受各式各樣的請帖,參加他們的各種會議的活動。

這種事做起來并不難。你拿著他們寫好的稿子念上一遍,然后過小姐遞上的剪彩刀“喀嚓”一剪,嘩嘩的掌聲就響起來了。還有,如果下屬部門來了上級領導或者企業來了重要客戶,你能去陪陪酒,壯壯場面,他們就認為你給了面子,令他們十分感動了。迎來送往,酬酢歡歌,兩件一晃,就到唱第三步曲的時候了。這時候,人們紛紛舉宴,為你送行,請你進京后對本地工作多多關照。此后,你就可以勝利回歸了。

從今晚宴會上楊健和呂強流出的話語來看,他們是不想讓我介入薊原實際工作的!按笫滦∈挛覀兡靖鐑簜z貨倉你頂著那!到緊要場合,你出面握握手,舉舉酒杯就行了!甭犨@話的意思,我在這兒不用操心,不用費力,只要名義上頂著一個市長的帽子,就可以輕松地完成下派任務。當然,他們的話里還隱含著一層未盡之意:我們哥兒倆不能白白為你盡力。作為交換條件,你必須把實際權力交給我們。

在當今盛行“活命哲學”“利益雙贏”的時代,人是怕難不怕閑的。面臨薊原這樣的局面,我完全可以順水推舟,高度超脫,輕松地渡過幾個年頭,然后班師回京,勝利凱旋。這既是部長的心愿,更是岳父所盼望的。如果才瑛的病好了,幾年之后,我可以在京城過上一種安定的、人人羨慕的夫貴妻榮天堂一般的好日子。

只是,我這天生的直率性格,我這留學多年,總想將知識與實踐相結合作出重大政績的欲望;還有,我這祖宗傳下來的路見不平、拔刀而助的天性,能否保證我面臨活生生的人間現實而保持沉默和無動于衷呢?

這一點,別說是部長和老岳父,就連我自己,恐怕也難以保證。

㊣第六章 - ~午夜舞女~㊣

大鐘敲了十二下,午夜來臨了!盎ɑㄊ澜纭钡拇髲d門口又熱鬧起來。出租車一輛一輛駛來,向那些吃完喝完玩完還想回家的人攬著生意。司機們望著大門前廳里即將涌出的蠕動的人群,想像著官員和大款們銷魂的享受,心里禁不住涌起一股憤恨且又羨慕的復雜情緒。

大門開啟了。一樓舞廳里跳舞的人開始擁擁擠擠地出來。

羽推著自行車,把身子閃在鐵護欄后面,看著那些衣巾臃腫的人影子逐漸散開,說著笑著奔出租車而去。漸漸地,人影子疏稀了。在自動門一開一合而散出的一線線搖曳的燈光里,照出了一張張肥嘟嘟通紅的男人的臉和女人們賣笑之后流露出的無奈神情。突然,鐵羽看到了一張他經?吹降哪槨,F在,這張臉厚顏無恥地笑著,討好地看著一同走出來的散著披肩發的一個少婦模樣的女人。

這女人正是他的妻子花美玉。他看到妻子和那男的兩個人并沒有隨著人流往外走,而是簇擁著行向暗處。在蒼茫的夜光里,二人彼此靠近了,兩個影子漸漸混成一個模糊的輪廓。

哦,這……鐵羽的心一下子緊縮了。然后感到了一陣酸酸的痛。

在出租車射出的燈光里,他看到那男人引誘地從衣兜里往外掏出點兒什么向妻子顯示著。妻子猶豫不決,只是拿手指頭摩擦著披巾的一角。等到男人伸出胳膊肘兒,欲要摟抱妻子的腰肢時,妻子突然向他的肩頭一拍,隨后靈巧地閃開了。

鐵羽的心一下子落下來。就像是從黑暗的深淵上頭搖蕩了半天,終于回到了心靈的安全地帶。

他看到那男人叫了一輛出租車。車子駛到他面前,轟鳴了一聲,響一響喇叭,然后朝著闃無行人的站前大街方向駛去了。

“傻子,看什么呢?”

妻子帶著一絲得意,來到了自己的身邊。

“哦?沒看啥,那、那個男的……”

“哼,他呀,癩哈蟆想吃天鵝肉!”

妻子說著,一屁股坐在自行車前部的橫梁上。

“扶好!辫F羽提醒著自己的妻子,順勢往前一推,右腿跨上了車。

“冷啊!逼拮觾龅眠羞泄卮曛终,隨后拉緊了脖子上的圍巾。

“美玉啊,不是我說你。以后,跳舞完事就趕緊往外走。別和那些男人往黑影里鉆,省得他們纏你!

“什么,我讓他們纏?你放屁!”妻子在前面委屈地嚷嚷開了,“你知道我去干什么?我是向他要打車費。跳舞時他答應給我的!

哦!鐵羽自知理虧,不再吱聲。然而,心中那隱匿的酸痛,此刻卻又涌起來了。

“唉,今天晚上失去了一個掙大錢的機會!

“什么機會,你又要熊哪位大款?”

“什么大款?是新來了一位市長,開歡迎宴會。說是宴會上要跳舞,我們陪舞的每人可掙一百元。誰知,這位市長不跳!

“假裝正經!

“不過,這個人,讓人一瞅啊,倒是一臉正氣!

“一臉正氣?狗屁!這些當官的要是有能耐。先把咱們廠子救活。讓我這男子漢上班干活,養活自己的老婆孩子呀!這一天到晚人不人鬼不鬼的,過提什么日子?

唉!妻子不言語了。一聲重重地嘆息里,透出了深深的傷痛。

車子駛出市中心,拐彎抹角地,進入了一條兩邊長滿松樹棵子的小路。夜靜靜的。他們默默向前行駛,聽著車輪下的凍雪被軋得吱吱咯咯地響。前面,是他們停產幾年的礦山機械廠。廠房破爛爛的, 在星光下顯得灰白而凄涼。掠過這片廠區,便進入了一棟棟緊密毗連的平民小舍。這就是當代城市里的貧民窟━━棚戶區。兩個人相依為命的家便住處這兒。這原本不是他們想長住的地方。多少年來,他們就幻想著有朝一日從這兒搬出去,住上市中心的高樓大廈?墒,沒想到,就連這樣的日子,也眼瞅著過不下去了。

車子進了小胡同。破鈴兒一振響,小屋里的燈一下子亮了。

“媽!”孩子聽見動靜,歡快地喊叫了一聲。

“哎!”媽媽心疼地答應了一聲,不等到車子停穩,便哽哽咽咽飛快地沖進院子開門了。

“媽媽,你,你別再上夜班了。爸爸天天去接你,我自己在家里……怕!”不知情地孩子苦苦哀求著。

鐵羽聽到這兒,將車子狠狠地往墻角一摔,隨即仰天長嘆,悲憤的淚水汨汨流淌出來。

㊣第七章 - ~接了一個亂攤子~㊣

簡樸的寫字臺上,堆積了形形色色的卷宗;紅頭文件、內參、請示報告、簡報,期刊……薊原市所有行政事務的公文都到了最后的階段,呈報坐在這兒的市長大人簽署定奪。

看到這些個文案,我想起了老部長的寫字臺,那上面也是堆滿了卷宗和要批閱的公文。外界那些不知情的人,看到領導們拿著筆寫寫畫畫,以為這便是“坐官”的主要內容了。他們幻想這些文件一經批閱,便雷厲風行地執行下去,對社會命運的激流施加著多么巨大的影響了。

實際上,社會命運的潮流并不完全服從于官方文件。在大多數人情況下,它是按照自己的意志,流向它應當流向的另一些河谷的。

“啊,坐,坐……”在正式交接工作之前 ,老市長秦柏主人的身份招呼著我。

他一屁股坐在自己坐了多年的旋轉椅子上,拉開抽屜,簡單地清理了一下不多的物件。然后,盯著那些陳積如山的文件皺起了眉頭。

“喂,小霞!”他拿起電話喊了一聲。

話音一落,一位身穿拖曳及地的是褶長裙的女職員婀娜多姿地走了進來。她看見我,禮貌地點點頭,接著又嬌柔地喊了一聲“秦市長……”

“把這些東西全清走!彼噶酥秆矍暗奈募,“告訴這些單位,庾市長上任了,有問題按新的程序請示匯報!

“是!毙∠嫉土祟^,朝桌子上看了看,兩支胳膊伸向了文件堆,開始分類清理。

“喂,我介紹一下,這是庾市長!崩鲜虚L站起來,沖我指了指。

“你好,庾市長!毙∠继ь^,大大方方地沖我伸出手來,“歡迎會上,我們見面了的!

“她是政府機要秘書季小霞!鼻厥虚L說完,低冰重新翻騰起東西來。

“季小霞同志,我初來乍到,請多關照!蔽铱蜌獾卣f。

“庾市長客氣,”季小霞笑了笑,“請求關照的應該是我!

季小霞抱起一大堆文件走開了,桌面兒上干干凈凈的,偌大的辦公室里空蕩蕩的,像是沒有了內容。

“庾市長,來,坐這兒!崩鲜虚L站起來,指了指自己的位置,話語里一副臨近退位時慷慨讓賢的神態。

“老市長不必客氣,”我欠了欠屁股,“直呼我的名字吧!”

“啊,庾明,嗯,怎么說呢……”

他朝那空空的桌面兒上望了一眼,似是有很多很多的感慨。

“哦,庾市長,我想起一句古人的話……說是‘惟王受命,無彊惟休,亦無彊惟恤!@是哪本史書上寫的……”

“好象 是《周書》,是召公勸誡成王的誥詞吧?”我脫口而出。同時,感到,不讀點兒古文,與這些老者對話是很難的。

“我呀,這班交的不怎么光榮啊!彼行﹤,傷感中透出隱隱的痛苦,“我交給你一個亂攤子!”

“老市長,別這么說,你打了很好的基礎!

“基礎,哈哈……”老市長擺擺手,“咱們搞行政工作,可不興打官腔……說句到家的話吧,現在,咱們市財政的家底啊,就像這張桌面,光溜溜嘍……”

我點點頭,既然所話說到家,客客套套也就沒有意思了。

“實際上,薊原市可以搞得更好一些!崩鲜虚L打開話匣子,倒是有些收不住了,“致函這一步,我承認自己有責任;不過,我并不服氣!”

“!”這句話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薊原市領導班子不團結,我早就耳有所聞。不過,這個時候,我不想聽到這方面的內容。

“我呀,年紀是老了些?墒,說真的,我覺得我自己的思想觀念,能力水平并不比那些所謂的年輕干部低!崩鲜虚L的腔調里有了些慷慨激昂的情緒。

“秦市長,”我低低地喊了一聲,并悄悄地將這個“老”字免去。這年代,誰都忌諱“老”字,“這些事……”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