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新版大官場 第2節

點擊:


靠著岳父部級干部的地位,我不久就當上了山溝里那家軍工廠的廠長,接著又當上了長白軍工集團的總經理,接著,又被“組織”選拔進京,來到部機關工作,干了幾年,就成了部里的后備干部,被派到歐洲學習工商碩士管理課程,現在,我已經拿著文憑勝利回國了。聽說,最近中央要下派一批干部到下面任職,我不加思索就報名了。在我們國家,京官外放,歷來是做諸侯王的。

依我的水平、資歷和社會關系,到了下面起碼得給個市級干部當當,這種官運亨通的大運與夫妻生活相比,可算得了什么?在現今這個花花世界里,當了市長,什么樣的女人搞不到!

可是,我聽說,對于我的申請下派任職,岳父大人并不太同意。今天下午,他向我們的部長打了招呼,意思是說我還年輕,最好留在北京,在部里發展……我想,這只是個借口。他真正擔心的,是他女兒的婚姻,他怕我下去后我的家庭會出現羅亂……他也許知道我們的夫妻生活不和諧,擔心我到了下面任職會搞上別的女人,影響她女兒的婚姻,進而影響他這個高干家庭的聲譽吧……

想來想去,我覺得岳父的擔心很有道理。一個男人結婚十幾年,妻子不與他行男女之事,誰能忍受的了?如果是一般男人,早就會提出離婚了。我一直忍耐、忍耐,看似很大度,其實內心的動機并不高尚,這只說明我這個人很勢利、很有企圖。我一個平民百姓,靠了這樁婚姻才當上了高官,如果離婚,自己的前程就滿盤皆輸了。

不過,如果我下去任了高職,達到了升官發財的基本目標,這就不好說了。我還會這樣忍耐下去嗎?一個京官到了地方,猶如鶴立雞群,人人敬仰,人人羨慕,在那種環境里,很可能會有比才瑛更美麗、更風騷的女人主動投懷送抱,到那時,我這個欲焰正旺的壯年男子還會無動于衷嗎?

……

于是,我有些愁了。下派任職,盡管是中央號召,盡管我第一個報了名,也很可能是黃梁一夢,沒有結果,因為,我的一切是岳父給的。能不能說服岳父?我心里實在沒有把握。這一關啊,著實難過哩!

正在苦思冥想,手機一個短鈴提示,短信來了。

我打開一看,大吃了一驚。

這短信是我在醫院的一位大姐朋友發來的。這位婦科專家大姐最近按照我的授意,檢查了我妻子的身體,名義上是檢查神經官能癥,實際上是檢查她身體有關系統。

她的短信這樣說:“你的妻子已經不是處女了。而且有過多次男女行為!

什么?不是處女?多次男女行為?這怎么可能?

看到白屏黑字的信息,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的妻子,雖然是藝術學校畢業的學生,但是她當姑娘時并不風流,也不前衛;而且,她給人的印象始終是保守的、靦腆的,她的少女的純潔程度,不容任何人懷疑。我們新婚之義夜沒有造愛。結婚之后一直沒有夫妻生活;即使我們有時在床上打打鬧鬧,摟摟抱抱,我也沒有真正侵犯過她的性器官。她應該是一個處女身!

這檢查結果,怎么會是這樣?

不是處女也就罷了,怎么還“有過多次男女行為”?

然而,我實在不能懷疑這位大姐檢查結果的準確性。這位大姐不僅是婦科專家,洞悉女人的身體構造,還研究過女人的性心理,常常在電臺深夜的性教育節目里擔任主講,專門回答各種刁鉆的性疑難問題。而且,她為人正派,早有家室,不可能對我的婚姻有什么非分之想,沒有必要提供假信息哄騙我……

那么,問題只能出在她身上,出在我妻子的身上……

這么說,她有性功能,她可以做?墒,既然這樣,她為什么在新婚之夜拒絕與我做;而且一直堅持了這么多年始終不讓我接觸她的肉體?

我之所以堅持性煎熬,是因為有巨大的官場利益驅動著;而她呢,又是什么特殊的原因,讓她擁有如此堅強的抑制力?

夜深了,睡意困擾著我,面對這個難以破獲的難題,我沒有過多的精力去猜謎了。不過,這件事倒像是促使我做了一個決定。我像是下了一個決心:堅決下派。

盡管困難重重,我還是決心要爭取,爭取下去任職。機關的平衡日子我膩透了,機關干部的平庸生活我無法再過下去了。甚至,我覺得,就是岳父這座靠山,就是嬌艷的妻子,也因為這個短信的內容而失去了原來的意義,沒法留住我在北京繼續混下去了。

㊣第二章 - ~沖破岳父的阻攔~㊣

“你非去不可嗎?”

“爸,如果你不同意,就算了!”

一聲“爸”,叫得老人家有些了"激動。一向板得緊緊的臉,顯出了少見的緋紅。

當了十幾年岳父,他很少聽到我這個小婿這樣稱呼他。

“我聽說,中央馬上要調整部級領導班子了。你……再等上半年,副部長的位置就空出來了!彼f到這兒,從煙盒里取了一支煙,舉在手里,捏在拇指和食指間輕輕地轉動起來。

副部長的位置空出來,就是我的嗎━━我嘴上沒出聲,心里暗暗地回應著。

“前些天,我看見了你們的部長!彼蟾挪鲁鑫倚睦镌卩止臼裁,揚了揚臉,示意我應該注意聽他下面的話,“你們部長說啊, 你們這批國外培養回來的工商碩士生,都是人才。在提拔問題上,部里有考慮啊!

我默默的, 不說什么。

不說也就等于說了:我對這類話題不感興趣。

屋里出現了一種尷尬的氣氛。岳父有臉上顯出些難堪。他把煙舉在手里,玩味了半天,還是沒有點燃的跡象。

這次談話的棘手程度,大概是他始料不及的。

為了打破僵局,善于審時度勢的我趕緊拿起桌上的打火機,然后燃起微微的火焰,恭恭敬敬的送到老人家面前。

“爸,這次部里召開下派動員會,部長點了我的名字!被鹈缬行C手,打火機被我下意識地丟了出去,“我想,我還是去的好!

躊躇了半天,想說又不太敢說的話,借著這個動作,被我壯著膽子說了出來。

裊裊的煙霧升起來,岳父輕輕地咳了一下,會意地瞅了瞅我的眼,卻沒有說出“謝謝”二字。

在國外,干了這種孝敬老人的事會得到謝意的。

“你走了,才瑛怎么辦?”半日不語的岳母有些憤憤然了。此時,為了女兒,她已經無暇顧及對老頭兒進行“煙火管制”了。

我一向癡呆的妻子,這時偎依在母親懷里,兩只眼睛怔怔地看著我。也許是初次聽到我與岳父議論這么嚴肅的話題吧,這位弱智人平時顯得遲鈍的眼神里竟喜悅地閃閃發光了。

“才瑛是我的妻子,當然跟我去!蔽艺f這句話未加思索,想當然地從嘴溜了出來,“我雇一位好保姆照顧她!

“算啦,算啦,她去了,是你的累贅……”岳父適才那點栩栩生氣早消失得沒有了蹤影,聽了我的話,眉宇之間立刻積郁了無限的憂愁。

我知道,在這沉寂郁的神色里,他正悄無聲息地忍受著因為老年人的敏感而在精神上出現的極易被擴大了的痛苦。

不過,事情好歹算是有了結果。

在這次家庭論戰中,我已經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心中的緊張情緒也悄悄地舒緩了些。

窗子被推開了。

憋滿了室內的尼古丁夾著愁苦的沉悶氣氛,隨著迷迷的煙霧爭先恐后地向窗外散發出去。

外面,天兒藍藍的?罩袀鱽砹艘魂囮囉淇斓镍澤。

憑窗瞭望,北京的秋色美不勝收。遠近高高矮矮的樓群錯落有致,乳白色的瓷磚墻面在日照里閃著明亮亮的光芒。二壞路自遠處飛來。掩映在高大的建筑物中,好似一條盤旋的巨龍。臨近的左安門高架橋突兀聳立著,像是一支有力的臂膀膊,將乏力的路基高高撐起后,接著又欣慰地目送她向站遠方無限地伸展而去。附近的天壇公園里,紅墻綠瓦,古色古香。

平展展地綠地上,走動著來自不同回天國籍的穿得花花綠綠的游人,他們興致勃勃,嬉笑打鬧,竭力點綴著人世間及時行樂的情趣和氛圍。秋陽照耀下的京都,越發顯出一派泱泱大國的氣派和令人留戀的繁華。

唉唉,北京啊北京━━

你這東方千載闡明的古都,你這集聚了華夏億萬赤子精神的圣地,曾引發了海內外多少有識之士的夢想和追求!可是,我,我這個土生土長的凡夫俗子,實在是無緣與你相共,可做一名匆匆過客了。

㊣第三章 - ~部長的眼淚~㊣

“庾明啊,你過來!”在桌案上伏了大半天的老部長,喊起了我的名字。

我正在收拾書案,聽到喊聲,立刻跑過來。

他舉著一只放大鏡,費力地端詳著那張鋪開的大幅面《中國地圖》。

老部長視力不佳,尋覓地圖時常常求助于我。

“這薊原市,在哪兒呀?”他敲打著地圖的上方。

我心中會意了,老人家正尋找我下派的城市呢。我馬上露出一個感激的微笑。

“看,這兒!”我的手指輕輕一點。

不用找,閉著眼我也能找出薊原在哪兒。

“啊哈,這兒呀!”老人家的眼睛在鏡片后睜大了,“這兒……一大片地方,星羅棋布的……是個城市群!”

“部長,有時間你去那兒視察視察吧!蔽覍⒉块L茶杯里的水續滿,熱情地邀請著。

“嘿,你這個庾明,腳步還沒邁出去,就自當是主人了!

部長放下了放大鏡,回坐到寫字臺前,順手從下面的抽屜里拽出一條中華煙,撕開包裝的膜紙,“這是上海老姜來時帶的,來,給你兩包!

我接過部長扔過來的煙,停止了手中的忙碌。我知道,部長平時難得有時間在辦公室里。在我臨行時能夠坐下來,大概是要囑咐我什么事吧!

“庾明,來部里幾年了?”

幾年?問起這件事我都覺得好笑。我調部里工作后,不到半年就被送到國外學習。出國四年,回來后給部長當助理,“助理”不幾天,又要下派薊原。天曉得我在部里到底干了多久?

“庾明,你這次要求下派,是想干出點兒名堂?”

我虔誠地點點頭。

“好哇,我贊成你的想法,下派嘛,不是鍍金,就是干事啊。不過……”接下來的這個轉折,有些費力,也顯得意味深長;可能是老部長要對我說點兒心里話吧,他的心情顯得過于沉重了些。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