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枕邊淪陷:高官的嬌俏妻

點擊:
本是好心,卻惹來無端之災,險些慘遭他的凌辱。
原以為瘟神就此遠離,誰知竟將成為她的丈夫。
為了報恩,她只得接受這看似華麗的婚姻。
而他竟荒唐地提出試婚,將她一次次殘忍地蹂躪。
當倔強的女孩遭遇冷傲的高官,婚姻的博弈才拉開大幕!

引子 難消的熱情

為何到了秋日,這天氣還像是盛夏一般?沒有絲毫的涼意,卻是酷熱難當。不僅炎熱似夏,而且天氣變化速度極快。本是艷陽高照,烏云卻不知從哪里來,以極快地速度聚集起來。分秒之間,電閃雷鳴,大雨如注,將炎熱清掃出塵世。

夾雜著泥土香的清涼風兒,掀起輕薄的紗簾,吹進了屋里。就連盆中的花兒都被這一陣涼風驚醒,精神抖擻起來。

而對于那大床上的兩個人來說,這點涼風根本無法降低身體的溫度,汗珠隨著激烈的運動不停地從兩人的發孔滲出,打濕了原本潔白干凈的床單。

和過去一樣,她依舊趴在床上,讓他得以選擇自己最喜歡的姿勢進入。

房間里回蕩著身體撞擊的聲音,以及兩人的喘息聲。

就在這樣的韻律之中,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她的。她有些緊張,擔心是上司打來的,想去接聽,而身后的男人,似乎根本沒有讓她離開的意思。她沒有說話,只是努力分開自己和他的距離,剛剛分開一點,纖腰就被他握住,讓兩人再次貼的密不可分。

音樂聲足足響了一分鐘才停下,可是,不過五秒,手機再次唱起歌來。

一定是有重要的事!她滿腦子這么想著,而他顯然不想結束,她只有祈禱是有人打錯了電話,無聲地跪在床上等著他盡興。

“shit!趕緊接,煩死了!”他生氣了。

正好手機就在床頭柜上,她趕緊伸手拿到,來不及看是誰的,立刻接通,而他的動作依舊沒有停。

“我從北京回來了,你在哪兒?我想見見你!”是孟曜的聲音。

身后的男人推到她,她便順勢趴在床上。

“我,我現在,”她努力想要說出一句完整的話,而身后的人根本不給她機會。非但如此,他還像是報復似的大力沖撞起來,她本能性的發出一聲嚶嚀。

“沈冰?”孟曜再一次叫了她的名字。

“哦,師兄,對不起,我,我現在不方便。過一會給你打過去好嗎?”說完,她趕緊按掉了通話,隨著身后之人的進攻一次次發出違背原則的歡聲。

好不容易等他結束了,氣喘吁吁地趴在她的背上,她這才覺得自己再一次解脫。從第一次開始,每一次的歡愛,完全是為了滿足他的需求。只要他想要她,不管是何時何地,她都必須滿足。

“既然要跟我結婚,就不許和別的男人糾纏不清,聽懂了沒有?”他的呼吸未平,手卻伸到她的胸前,大力搓著被壓住的蓓蕾,說道。

他的語氣和動作都是在警告她,讓她痛心痛身。

淚水朦朧了雙眼,她只有閉著眼點頭。

“要不是你能在床上滿足我,你以為我會答應這件婚事嗎?”他的聲音冷冷地扎進她的心頭。

這是事實,至少,他不滿意她是事實。

“好好保持優點,可別讓我改變心意!”他懲罰性的咬了下她的耳垂,她再次痛得咬緊了牙。

等他去沖涼,她才緩緩翻過身,平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

“下雨了!”她嘆了一聲。

卷一 001 好奇心害死貓

每年的夏天,學校里的氣氛都是一樣的。這是畢業的季節,交織著憂愁和歡樂、憧憬和留戀。走出這個夏季,那些一起歡笑和流淚的日子,將是永遠的記憶。

校園里人來人往,畢業生的答辯已經接近尾聲,隨處可見穿著各式學位服留影的學生。大家都是那么的開心,也許只有在這時,畢業生們才可以找機會忘記其他的煩惱。

沈冰走在林蔭道上,看著來來往往的同學,心中不由得嘆息。

包包里裝的是求職信,答辯結束后,她就到處投遞簡歷尋找工作,可是,不管去的哪里,人家要么就說“我們已經招完人了”,要么就說“你回去等消息吧”。不管哪種說法,含義都是一個:NO!

唉,怎么辦呢?要是找不到工作的話,難道要回家靠媽媽養活嗎?媽媽省吃儉用,為的就是還清爸爸生病時的借款。這種狀況下,還能依賴媽媽嗎?

好不容易熬到了碩士畢業,還沒走出校門,就已經注定了失業。這個世道,怎么會這么艱難?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羅叔叔好!”她問候道。

“小冰,現在忙完了吧?周末有沒有空到我家來一趟?”對方問道。

“可以,羅叔叔!彼饝。

對方便把地址告訴了她,并說了時間是周六早上十點左右。

那是沈冰第一次去羅叔叔家里。

學校離羅叔叔所在的省委大院只有十幾分鐘的路程,即便如此,她還是很早就出了宿舍,買了水果和鮮花作為禮物。盡管她知道,對于那家人來說,她的禮物太過廉價,可是,對于羅叔叔多年以來的關照,她不能不沒有表示。要是沒有羅叔叔這些年的資助,她可能連本科都很難讀完。既然是來做客,那就忘記一切不愉快的經歷吧!

好不容易找到了羅叔叔家的那幢小樓,她看了下手機,剛十點鐘。她深呼吸一下,抬起手按了門鈴。

可是,應門的是在羅家工作的阿姨,她說羅叔叔夫妻二人臨時有事出門了,讓沈冰在家里等一會。

客廳好大,光線特別好,沈冰便規規矩矩地坐在沙發上,那位阿姨給她端來水果和茶水,就繼續忙去了。

沈冰不敢亂動,先是環視了整個客廳,就繼續坐在那里喝水。

沒過一會兒,那位阿姨便說要出去買點東西,讓沈冰等會。

屋里剩下了她一個人,羅叔叔還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沈冰走上了樓梯,準備去二樓看看外面。

推開二樓陽臺的門,一陣陣花香撲鼻而來。她這才發現一樓花園里種了好多的花,好漂亮的樣子。

畢竟是在別人家里,她還是不敢造次,趕緊準備回到客廳?墒,剛走到樓梯口,就聽見有人在喊“有沒有人?快來人!”

咦?怎么回事?

好奇心這次卻讓她犯了錯,而她絲毫不知,輕手輕腳地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而去——

卷一 002 禽 獸行為

“快來人!”那個聲音雖然模糊,還是很準確地將她引導了過去。

門開了一道縫,窗簾也沒有徹底拉上,一道陽光照了進來。

她站在門口,猶豫再三,不知道要不要進去,可是那個痛苦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

門開了,她輕輕走進去,往聲音的來源而去。

原來是床上趴著的那個人,依舊在重復著那句話。

看起來他好像很難受的樣子,沈冰心想。這么重的酒氣,不知道喝了多少。

“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她關切地問道。

雖然不認識他,估計他可能是羅叔叔的什么親屬吧。

“給我一杯水,快點!彼琅f是閉著眼。

她便立刻沖出去,跑到樓下給他倒了杯水端上來。

他微微睜開眼,將水喝掉后,才看了她一眼,眼神迷離。

沒有一個字,只是把杯子伸給她,她趕緊接住。要不是她動作快,杯子就險些掉到地上了。

“還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嗎?”她又問了一句。

“你什么時候來的?”他閉著眼問。

“哦,剛來一會兒!

他招招手,讓她走近些,她以為他還有什么事,便毫無戒心地走了過去。

誰知,剛到床邊,就被他一把拽到了床上。

“啊——你干什么?”她大喊道,而對方此時已經壓到了她的身上。

他沒有說話,眼睛微微睜著,一只手扣住她亂舞的雙手,另一只開始瞄準了她的衣衫。

感受到他的手碰觸到自己的身體,她驚恐地大叫起來。

“叫什么?他們讓你來,不就是做這種事嗎?還裝什么清純?”他呵斥道。

“你放手,放手!禽 獸!”她罵道,可是身體絲毫動彈不得。

他沒有停手,將她的短裙撕開,接下來便是她的*。

“穿的什么地攤貨?倒胃口!”他不悅道。

“你這個禽 獸,放開我!來人啊,救命!”她大聲喊叫,可是沒有人前來。

他倒是沒有用太多的暴力,而她在掙扎了幾分鐘后便沒了力氣。即便如此,為了保護自己,她依舊在抗爭,直到她明確地感覺到自己寶貴之地接觸到了一個灼熱的硬物。

雖然從來沒有和男性有過親密接觸,可是畢竟活到了二十五歲,那是個什么東西,她很清楚。

她挺起身,沖著他的胳膊咬去,他突然一愣,望著身下被淚水淹沒的女孩子。

“快來人啊,誰來救救我?”她大喊道。

門突然大開,兩人都往門口望去——

——————————————

作者題外話:影兒新文,走過路過捧個場噻!

卷一 003 慘不忍睹

羅家的阿姨一進客廳,看見沈冰不在,正在想她會去哪里,接著就聽見樓上似乎有什么聲響,她便快步跑上去,眼前的一幕讓她徹底驚呆了!

“逸辰,你,你在干什么?”

羅逸辰依舊呆呆的,沈冰便趁著這個功夫用力一推,從他的身下逃脫。

此時的沈冰,不光是披頭散發、淚流不止,上身的T恤被推到了腋窩處,下半身更是慘不忍睹,幾乎沒有任何衣物遮蓋她的隱秘部位。

阿姨一看沈冰這樣子,簡直說不出一個字,她看看羅逸辰,對沈冰說:“孩子,你先等一下,我把我女兒的衣服拿件給你換上!闭f完,便走出了羅逸辰的房間。

“你,你到底是誰?”坐在床上的人問道。

沈冰憤恨地掃了他一眼,不說話。

“不是廖飛讓你來的嗎?”他問。

她沒有回答。

此時此刻,他的酒醉徹底醒了,立刻穿好睡衣,跳下床,走到她身邊,卻不知該說什么。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