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弒魔者的簡單生活

點擊:
本卷名稱:第一卷:在穿越世界里的簡單生活

(蚊子要說的話)
 老實說,這是我第一本書。寫的不好,請見諒,覺得還可以,請多多支持。嘛,畢竟是第一本書。希望各位能看書開心。
呃,前面的,老實說,寫的比較差,我自己看了會很覺得羞恥(大部分寫小說的人都會這樣吧)。
后面的會好一些。
①    救人、死亡、另一個世界

“啊~~~”幾聲慘叫聲在夕陽下顯得格外凄慘。幾個別所的高中生,鼻青臉腫的倒在我的面前,不斷在哀嚎。

“你們這些混蛋要是把我的菜給弄爛了,該怎么辦?”我揉了揉被打的稍微有些淤青的臉罵道。

剛從超市買菜回家,就遇到這幾個混蛋,自稱什么五月‘守護者’。說什么要我離五月遠一點。真是莫名其妙。

我扶起摔在路旁的自行車,騎了上去,又罵了他們兩句,才騎著自行車回家。

我叫林翔,中國人,在我小學六年級時轉學來到日本時,就一直被人欺負。他們打我,踢我,說我沒有爸媽之類的,當時我很傷心,沒有人幫我,也沒有人同情我,我被同學們孤立了。

在某一天,我還是被他們欺負時,一個同班的男生,高橋信彥,他看不過去,挺身而出,勸他們不要打我,那些男生不單沒有把他的聽在耳里,反而連同他,和我一起欺負。

因為那件事,我現在和高橋的感情很鐵,也因為那件事,我發誓要變強,要反抗,我不欺負人,但也不要被別人欺負,也就是因為后來他們又來欺負我,我反抗了,把他們打的一塌糊涂。但他們不服氣,老是來找我打架。為了應對他們,我常常鍛煉身體,所以他們每次來找我都是吃不了兜著走。

由于我打架的厲害傳到了一些所謂的老大的耳里,他們總是會帶一幫人來找我打架,剛開始面對那么多人,我處于下風,但是他們來多幾次后,我也便不怕了。而且那個時候,他們也開始使用武器,鐵棍,木棒之類的。

回到空無一人的家,我隨便的煮了餐飯,吃了起來,吃完后洗碗,然后洗澡睡覺,一天便這樣過了。

我曾經有過父母,只不過他們因為交通事故,雙雙死去,在我只有4歲的時候,把我養育成人的是我的叔叔,林豪,我非常感激他,他是個有才能的人,原本在國內一間有名氣的公司當副總裁。在我小學六年級時被調到日本當總經理,可見他的實力是多么深受董事長的信任。

他今年三十七了,不過他沒有結婚,我一直搞不明白,為什么像他這種帥氣又有才能的人會不結婚,明明有許多女性都仰慕著他的。

———————時間:6月4號,星期一      地點:學校

“林翔,你臉上怎么了?昨天又打架了?”我剛把書包放進抽屜,一個把雙手托在她那發育良好的胸前的女生就走到我桌前,用一種責怪的語氣對我說道。

我看了五月一眼:“打架又怎樣了?多管閑事!

“你......”她的臉氣得通紅,生氣的她挺可愛的。

這個叫五月里紗的女生,是我的同班同學兼學習委員,她在我初二年級時就和我同班,一直到現在,高一。

她貌似被男生評為北海高校的;ㄖ?確實,五月這家伙長的是很漂亮,潔白無暇的皮膚,閃爍著迷人的光芒的大眼睛,1米70腿長身短的黃金比例身材,在女生中簡直是鶴立雞群。再加上學習又好,當上;ㄒ矊嵲诋斨疅o愧。

昨天那幾個傻逼五月守護者,應該就是喜歡五月的,大概因為我是不良少年,又和五月走的近,他們才來‘警告’我的吧?

五月是個很煩人的女生,她不管別人的閑事,就愛管我的,我到現在還不明白自己是哪里惹到她了。難道這就是她對救命恩人的回報嗎?

-----在初二下學期的某一天,我因為選晚上要吃的食材,而耽誤了不少時間,于是我便走小巷,圖個快捷,沒想到在那我看見了她被幾個附近的小混混給圍住了,他們想對她動手動腳。

畢竟是自己班上的人,不,就算不是班上的人,我看見有人被人欺負,我都不會放任不管,也可能是這個原因,我看見有人被欺負,就挺身而出,所以才得罪了那么多人吧?

我把食材和書包放在地上,沖了過去,三兩下就把那幾個混混搞定了,事實上是嚇跑了,因為他們以前和我打過架,知道了我的厲害,所以現在看到我都會掉頭走。

“林翔同學?”當時五月可是淚花都出來了,可以看的出她害怕的很。從那以后,原本沒和我說過什么話的她便每天都找我的麻煩,叫我認真讀書什么的,總之就像老媽一樣煩,早知道就不救她了。不過,這是不可能的。

“翔喲,你又惹五月生氣了?”高橋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看了看五月,她鼓起嘟嘟的小嘴,確實好像是在生氣。只不過,熟悉她的我知道,她這樣并不是生氣。

我摸了摸她的頭,笑道:“哎呀,學習委員大人,小弟我正值青春期,所以有點叛逆,請您原諒!

五月她拍開我的手,說出了那句她經常說的話:“你惹我生氣了,我不理你~~~還有,你不要碰我!

嘛~~~雖然我每次摸她頭時,她總是說不要我碰她,但是臉上也沒有什么厭惡感,所以我又把手搭回她頭上,像摸小孩一樣摸了摸:“不要生氣了好嗎?”

“不原諒,絕對不原諒?蓯旱牧窒,我真的不和你說話了!闭f著她紅著臉晃晃悠悠的回到我隔壁--她自己的座位上,對我吐了吐她那小巧的舌頭,樣子很是可愛。

“真單純!蔽覍χ邩蛐Φ。

“誰單純?”高橋問了一句。

“她啊!边@不擺明是五月嗎?像個小孩子一樣。

“......”高橋看了我一眼,搖了搖頭。然后嘆了口氣:“嘛~~~人都不是完美的,在一些方面突出,一定會有某些方面落下!

“什么?”我從以前開始就覺得高橋很喜歡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

“沒什么!备邩驌u了搖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這時上課鈴便響起了。

———————午休

我把便當放到自己的桌上,這時五月把她桌移了過來,和我的桌合并在一起。

五月這家伙,說什么不和我說話了,但在下課后,不又是和我說話?不過,這家伙就是這樣,我也習慣了。

“信彥,今天還是去飯堂吃嗎?”高橋走過我身旁。

他看了看我和五月一眼,笑道:“我不想被人討厭哦!比缓笞叱隽私淌。

“喂~~~”怎么搞的?誰會討厭他?

自從高中開學以來兩個月,一直都沒有和我吃過便當,明明初中時經常和我還有五月一起吃便當的。是他媽媽太懶了,不給他做便當嗎?

“哇~~~是炸肉丸,林翔,你是不是喜歡上我了哦?最近老是弄炸肉丸的?”五月像以往一樣擅自打開了我的便當,看到我做的炸肉圓兩眼放光的說道。

“喜歡你?別開玩笑了,你不是知道我也喜歡吃炸肉丸的嗎?”

“少吹牛了,哪次你不是全都給我吃的?喜歡上我就直說嘛,說不定我會接受你哦!蔽逶滦ξ恼f道,她笑起來的兩個小酒窩特別好看。

說喜歡上了五月,我覺得這是不太可能的,我之所以最近一個星期都做炸肉丸,那是因為五月最喜歡的爺爺在上個禮拜去世了,我這樣做,只不過是以我的方式安慰她而已。

我拍了拍她的頭:“那可真是多謝咯,親愛的‘里紗醬’”(日本有姓氏和名字之分,一般比較親近的人才叫名字的,‘醬’字有‘小’的意思。)

只見她的臉像熟透的蘋果一樣紅,有些生氣的說道:“笨蛋,干嘛突然叫的那么親熱?笨蛋!闭f著,她把炸肉丸全都夾到她的便當盒里,埋頭吃了起來。

“吃那么急,別咽到咯!蔽易隽耸裁慈撬鷼饬藛?

“哼~~~吃飯,不理你”她白了我一眼,繼續吃著便當。

總感覺,上了高中后五月就變的難懂了,果然是因為和我在一起,沒有男生向她表白嗎?

這時山田行人撞了一下我的桌子。我看了他一眼,他馬上又縮了回去連忙說抱歉。

這個叫山田行人的,是個混混,剛上高中時就喜歡上了五月,他經常纏著她,開學的第三天,可能是他看見我和五月關系很好,他就找了一幫人來打我。

那個傻子,我一個人,單挑十多個會格斗的混混都沒問題。他竟然找了七個什么都不會,只會拿木棍嚇人的二貨。結果當然是我把他們揍了一頓。畢竟日本全國青少年拳擊大賽和劍道大賽冠軍的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負的。

從那之后,他就不敢纏著五月了,但是他偶爾,還是會惹我,但是惹了之后,看了我的臉色一變,就會縮回去的欺軟怕硬的家伙。

這種家伙,我沒有把他放在眼里。

———————放學

“吶,今天的夕陽很美呢!弊咴谘睾9飞,五月對我說道。

“嗯~~~如果你能自己拿書包,那么就更美了!蔽逶旅看位丶叶紩屛宜退厝,并且要我幫她拿書包,不過也沒什么所謂,反正,她家也離超市近,送她回去也只是順路,再加上這家伙和我走的近,我也怕她會被那些傻子襲擊。

“切~~~有很多人想拿我都不讓他拿呢,你別那么不知足了!蔽逶履樕嫌兄环N驕傲的表情。

“是是,萬人迷的超級自戀里紗醬!边@家伙太自戀了吧?

“啪~”五月重重的打了我的肩膀一下:“去死吧!”夕陽的折射下,五月的臉染上了紅紅的顏色,非常漂亮。

“你這家伙真毒啊,平時老是依賴我,竟然要我死?”我笑道。

“哼~~~你這家伙死了最好!蔽逶孪蛭彝铝送滦》凵。

“要是我死了的話!闭l會像我那么傻,老是聽你聽你這個大小姐的話?

我這句話沒說完,就看到了一個讓我不能再鎮定的畫面...

-----在前面的一個十字路口有個小孩正騎著小三輪車,沖了出去,而且十字路口的另一旁竟有輛高速行駛的貨車?

“喂!你干嘛?喂?”五月看見我丟下書包,拔腿就跑,以為我生氣了。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