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都市之主角克星 第5節

點擊:


說完,李若雪又向著兩人撲了過去。

別墅大廳中,齊宇被吳管家和李振華看著,倒是沒有出去觀戰,他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皺眉拿起一杯酒來,緩緩品嘗,心里則在擔憂,目前看來這個李若雪是不正常的,那自己的這份伴讀工作,恐怕就要泡湯了,這讓他很是發愁。

如果這份工作泡湯了,那接下來又該去找什么工作呢?

哎,真是麻煩,好不容易想找個工作安定一下的,卻偏偏要碰上一個精神不正常的女人。

“哦呵呵呵,妾身是無敵的!”

砰!砰!

就在這時,伴隨著一聲得意的大笑,李若雪那妖異的身影重新出現在大廳里,一老一少兩道身影則被她一把扔在了地上。

老道士此刻臉色蒼白,銀須染血,猥瑣胖子更是昏迷在一旁。

“齊宇,怎么樣?妾身是不是很厲害呀!”李若雪此刻發絲微微有些凌亂,但身上的氣勢不變,那看著齊宇的眼神更是極具侵略性。

在她眼里,齊宇已經是她的囊中之物了,一想到能夠得到九陽之體的力量,她整個人都開始興奮了。

 第八章:好弱啊,撓癢癢嗎?

“一般般吧!饼R宇撇了撇嘴道。

李若雪微微一愣,被齊宇這淡定的回答弄得有些疑惑。

不過馬上她就又咯咯咯的嬌笑起來,滿懷惡意的朝著齊宇笑道:“真是個榆木腦袋呢,既然如此,妾身也就不再和你浪費時間了,長得這么清秀,又是九陽之體,倒也不枉妾身將采陽補陰大法用在你身上,咯咯咯,妾身可是第一次哦”

說完,李若雪整個嬌軀都撲向了齊宇。

齊宇嚇了一跳,被這女人的主動給嚇到了,這女人果然不正常!什么九陽之體,什么采陽補陰,這是想把自己吃了嗎?

于是,齊宇趕緊一伸手擋住了李若雪的身子,腳步連連后退,臉色微微發紅。

“妖女!休要傷害這位年輕人!”這時,那吐血的老道厲聲喝道,老邁的身軀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似乎是要和李若雪拼命了。

“去死吧,臭道士!”李若雪頓時美眸之中閃過一道寒光,一掌拍向了老道士的天靈蓋。

這一擊,飽含了她一身強大的力量,老道士修為原本就不如她,要是再被她擊中腦袋,那絕對會一命嗚呼。

老道士的臉上露出了視死如歸的表情。

“等等!本驮谶@時,齊宇突然一伸手,準確無誤的抓住了李若雪那瑩白如玉的皓腕。

剎那間,李若雪掌心中吞吐不定的強大氣息消散一空,轉頭愕然看向齊宇。

“你?”

“住手吧,你吸取這么多人的陽氣,已經是十分不妥的了,要是再殺人的話,我可不會再置之不管了哦!饼R宇一只手抓著李若雪的手腕,頗有些無奈的道。

“齊宇,你竟敢阻礙我?”李若雪頓時大怒,俏臉冰寒,只見她抬起另一只手,掌心之中凝聚出一團漆黑如墨般的真氣,朝著齊宇的胸前猛地一掌拍來!

在她眼里,齊宇雖然有些特殊,但終究只不過是她的獵物而已,現在,這獵物居然敢反抗?

既然如此,那就嘗嘗摧心魔手的厲害吧!

啪!

只見下一刻,李若雪那白玉般的手掌就已經打在了齊宇的胸口,發出一聲輕響。

“妖女!住手!”老道士發出一聲悲慟的低吼。

“哦呵呵呵,這就是反抗妾身的下場!你們這群凡夫俗子,竟敢妨礙妾身的意志,都統統去。。。。額,你,你怎么沒事?!”

李若雪口中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只不過,笑聲才到一半,她就突然發現眼前這個被自己視為練功的鼎爐,獵物的家伙,居然絲毫也不受自己那摧心魔掌的影響?!

這怎么可能?!

摧心魔掌,那是自己在修真界賴以成名的絕技!一掌下去,無論多么強大的身體,都會受到撕心裂肺般的痛苦,而且還會身中劇毒!

即使是自己剛才并未真正下死手,但也不可能一點兒效果都沒有吧?

“額,好弱啊!饼R宇那清澈的雙眸看了李若雪一眼,打擊道:“給我撓癢癢都不夠呢!

李若雪一下子瞪大了那雙妖異的美眸,緊接著,整張臉上的表情又轉為了無限驚恐。

跑!

趕緊跑!

這個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九陽之體,他絕對是個修為十分恐怖的老怪物!

恐怕就連在那個修真世界中的元嬰期老祖們,也最多就這種程度吧?

難道說,這家伙,是元嬰老祖?這個地球上,為什么會有元嬰老祖存在。?這怎么可能!

李若雪的世界觀仿佛一下子崩塌了似的,下一刻,她的身影化作一道妖風,朝著別墅外飛了出去。

“別走啊,回來!饼R宇身形一閃,下一瞬就已經攔在了李若雪的身前,伸手一抓,就像是拎小雞一樣將她拎了回來。

啪的一聲,齊宇一巴掌打在了李若雪的翹臀上,將她按在了大廳的額沙發上,而他自己則坐在了她旁邊,將目光看向大廳中那幾個早已目瞪口呆的身影。

老道士激動的胡子都翹起來了,嘴里不住的喃喃自語:“返璞歸真,返璞歸真!這就是返璞歸真的境界!”

齊宇則是看著大廳里的吳管家和李振華,對李若雪道:“他們兩個是怎么回事?”

李若雪此時哪里還有之前那副囂張的樣子,那張畫著妖艷眼影的俏臉上,滿是楚楚可憐之色,聽到齊宇問話,她急忙回答:“他們兩個,都被妾身給控制了,一切都會聽從妾身的安排。大仙,請饒奴婢一命吧。。!

自知已經無法逃跑,李若雪急忙求饒。

“那不是你老爸嗎?”齊宇又問。

“是的,但又不完全是!笨吹烬R宇沒有馬上殺她,李若雪心下稍稍安定了一點,聽到這個問題卻微微猶豫了下,在齊宇的目光中,終于咬牙將事實抖了出來。

原來,在幾天前,真正的李若雪生了一場大病死亡了,但巧合的是,某個修真界的絕世女妖王,正好重生到了她的身上,替她將生命延續了下去,只不過,原來那個普通的靈魂已經消散,換成了一個妖王的靈魂。

也就是說,現在的李若雪,只是一個占據著她的軀體的妖王而已。

而這位女妖王,在另一個修真世界中的修為達到了金丹期巔峰,差一步就要成就元嬰,在那個世界中,她也是稱霸一方的強者,有著成千上萬的手下。

而她現在的目的,就是要恢復修為,重回巔峰。

對于她這樣的絕世妖王來說,自己這具身體原來的父親,根本就不足為道,直接就把他給控制了,并利用他來為自己收集各種修煉資源。

而這一次的招聘,也是她因為修煉到了瓶頸,想要借助活人陽氣突破而為,目的根本不是招聘,而是前來應聘人的陽氣。

聽了這些,齊宇不由得感慨,世界之大還真是無奇不有啊,以前在里的情節,居然活生生的出現在了現實之中,真是夠奇妙的。

他卻絲毫沒有自知之明,要知道,他自身的存在就已經是這個世界最大的BUG了。

 第九章:校園巧遇

緊隨之后,在齊宇的要求下,李若雪放開了對她父親李振華以及吳管家的控制,并讓她在今后的日子里瞞著兩人,做一個乖乖女。

然后,那個老道士則是拿出一些療傷補元的丹藥,分給那些因為失去了大部分精氣而變得萎靡不振的年輕人們,將這些人安頓好。

做完這一切后,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李若雪有齊宇的壓制,老道士很是放心,給他留下了一張名片后,就帶著自己的弟子也離開了別墅。

“好了,李若雪,你以后要改頭換面,好好做人,不然的話,我可是會不客氣的!饼R宇拍拍手,也準備離去。

“那個,齊宇大人,這么晚了,要不奴婢伺候您就寢吧!本驮谶@時,李若雪突然拉住了齊宇的衣角,小心翼翼的對他說道。

“啥?你要伺候我就寢?”齊宇一愣,而且也被她那個‘奴婢’的自稱給驚到了。

“奴婢該死,奴婢該死!”齊宇驚訝的反應立刻就把李若雪嚇慘了,她還以為齊宇生氣了,噗通一聲跪了下來,連連磕頭:“奴婢不該有這非分之想,奴婢錯了,求您饒了奴婢吧!”

李若雪惶恐的磕頭,臉上滿是楚楚可憐之色。

齊宇無語:“起來吧,我沒怪你,好了,我要走了,下次再見吧,希望你能洗心革面,改掉壞毛病!

說罷,齊宇就直接離開了別墅。

工作的事情泡湯了,他的心情有一點點郁悶,今天而且還浪費了這么多時間,碰到的又是這么弱的人。

一夜無話,齊宇又在大街上浪跡了一晚上,對于他這種不用吃喝不用睡覺的怪胎來說,這是這段日子以來的常態。

清晨,他不知不覺中,步行到了湖城高中的校門口。

剛想走進學校去看看,體驗一下校園的氣氛,門口的保安大叔卻是一把攔住了他。

“這里是湖城高中!你是什么人?”

“路人!饼R宇回答。

“要想進學校,必須得有學生證或者是職工證,如果是來找人的,先打電話讓人出來接你!北0泊笫逡荒樉璧目粗。

齊宇身上就穿著一套簡單的休閑服,在外面瞎晃了一夜,頭發還很亂的樣子,看起來就讓人覺得他不是正經人。

齊宇無奈。

“是你!”就在這時,一個略帶驚喜的聲音從背后響起。

齊宇轉頭一看,只見一位看起來清新脫俗的小美女正朝這邊快速跑來,小美女一路小跑著到齊宇面前,那雙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視著他,笑著道:“齊宇大哥,這么巧啊,沒想到在我們學校門口也能遇到你呢!

“原來是你啊,冷文兒!饼R宇也有些意外,沒想到昨天碰見的小美女,今天又碰到了,而且她還在這里讀書。

“嗯嗯,昨天的事情,謝謝你了,齊宇大哥!崩湮膬狐c點頭,然后又笑著道,只是說到昨天的事情的時候,不知想到了什么,她那嫩白如玉的臉頰上悄悄爬起了一抹暈紅。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