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都市之主角克星 第2節

點擊:


老者看起來六十歲左右,但他行走間虎虎生風,氣息充足,顯然是身體十分的健朗,只見他伸出一只布滿老繭的手掌,朝著齊宇的肩膀拍了下去。

“年輕人,雖然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種說法,不過,我冷霸天的孫女可不是你能覬覦的!”唐裝老者自稱冷霸天,他那一巴掌拍下來的力道,足夠讓普通人的肩膀瞬間脫臼了,可是當他一巴掌拍下來之后,手掌落在那年輕人并不是十分寬厚的肩膀上的時候,卻發現這年輕人居然是紋絲不動的。

冷霸天頓時就不由得一愣。

而這時,齊宇也反應過來了,他疑惑的掃了眼老者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不由問道:“大爺,你有事嗎?”

至于這老者手掌中的力道,他根本就沒去在意,因為那實在是太弱了!

“你!”冷霸天頓時就怒了,他年輕時就是個脾氣暴躁的主,現在年歲高了,脾氣有所收斂,但終究不是能忍的人,聽到齊宇竟然若無其事的問話,手掌之間不由多加了一絲力道,甚至是運起了自身的雄厚真氣,用出了三成的力道!

這三成力道,別說是一個人的肩膀了,就算是一根鋼筋,都能給壓彎了!

可是這年輕人卻依然沒有任何事情!

這一刻,冷霸天頓時就面露駭然之色!

 第三章:邪王傳人!

“閣下是什么人?”冷霸天松開了手掌,面露一絲凝重之色看著齊宇道。

“我啊,叫齊宇,大爺,那邊那個女孩是你孫女嗎?”齊宇這才意識到這個老頭剛才可是說過那女孩是他孫女的,難怪他現在一副臉色不太好的樣子了。

“那是老朽的孫女,冷文兒,閣下究竟想干什么?”冷霸天繼續問道。

他剛才那三成真力的力道落在這年輕人身上,根本就沒有激起半分的漣漪,這足以說明眼前這年輕人的可怕實力,恐怕起碼是化勁中期以上的武者了!

化境中期!如此年輕的化境武者,別說是在湖城了,就算是在整個江南省,都未必有這樣的人,這年輕人到底是什么來頭呢?難道是某個大家族的子弟不成?

普通武者的修煉分為明勁期,暗勁期,化勁期。

一般大家眾所周知的那些武術大師,拳師等等都只不過是一些明勁期的人,真正的高手都是暗勁期武者,這些人大部分都不會出現在臺面上,去表演那些供世人吆喝的武術,因為他們有身為暗勁武者的驕傲,每一個暗勁武者,都是國之棟梁,在軍隊之中,可都算是特種教官級別的存在。

而在暗勁之上的化勁,那就是武者之中萬中無一的存在,化勁期又叫化氣境,是化暗勁為內氣的一種過程,不如化勁期,武者就不再是純粹靠肉體戰斗了,而是具備了傳說中的內家真氣,真正的擁有了飛檐走壁,摘葉飛花的本領!

每一個化勁武者,無一不是坐鎮一方的霸主級人物。

像是冷霸天,就是一名化勁初期的武者,在整個湖城,他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據算是放在江南省,也算是有名有號的存在。

至于化勁期之上的武者,那就是傳說中的丹境,那已經是武者的巔峰,超脫了人體極限,超人般的存在了,在整個華國,明面上的丹境武者,都不超過雙手之數。

而這些丹境的武者,大部分都是隱世不出的,他們在為武者的至高境界,神境發起沖鋒。

而神境,那是真正的神仙之境了,據說,有古籍記載,神境武者的手段已經和飛天遁地的神仙無益了,而且壽命也增加到了五百歲開外!

對世人來說,那就是神仙!

這些都是武者界的秘聞,只有冷霸天這種化勁期的一方大佬才略知一二,普通人根本就接觸不到。

至于齊宇,更是不清楚武者間的這些事情。

面對老者的問話,齊宇微微尷尬,自己盯著人家孫女半天,確實是有些不禮貌了。

就在他打算直接閃人離去的時候,突然間一陣狂風刮起,一道人影撲向了那邊正在看書的少女。

“。!”

下一刻,少女口中發出一聲嬌呼,冷霸天身形一閃,直接撲了過去。

砰!

一聲悶響,狂風停歇,冷文兒跌坐在地,身子微微顫抖,她手中的書本也掉在了一邊。

而此時,冷霸天攔在了她的面前,兩人的對面,則站著一名披頭散發,面帶邪光的青年男子。

冷霸天的嘴角,卻溢出了一絲鮮血。

就在剛才那一瞬間,冷霸天為了救下了孫女,身體直接硬抗了這個人的一掌,那一掌直接將他打成了內傷。

“是你!你是邪王傳人!”等看清了那人的身形,冷霸天不由面色一變,驚呼出聲。

“嘎嘎嘎,沒錯,就是我!”那青年男子嘎嘎怪笑著:“冷霸天,早在一年前我就說過,你那孫女被我看上了,你這老家伙倒好,居然親自守了她一年,這次看你還怎么護得了她!”

冷霸天臉色鐵青:“真沒想到一年前你還是暗勁巔峰,現在居然已經踏入了化勁,但你若是覺得這樣既能穩贏我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哈哈哈,冷霸天,一年前你是化勁初期,我是暗勁巔峰根本奈何不了你,但是現在,我已經趕上你了,你根本就沒辦法再護得住你那孫女,更何況,我是邪王傳人!同為化勁初期,你不是我的對手!更何況現在你受傷了!”青年男子哈哈大笑:“放棄抵抗吧,乖乖交出你那孫女,成為我邪王傳人的女人,那是她的榮幸!”

“爺爺,你,你快跑!”冷文兒早就知道這件事情,身為此事件的關鍵人物,她突然冷靜下來,上前扶住爺爺:“我沒事的,我先跟他走,爺爺你回去養好傷再召集人馬來救我!

“不行!你落入這人手里,他會怎么對你?!”冷霸天很心疼孫女,大手一揮,將冷文兒推開道:“文兒你先走,我在這里拖住他!你是冷家的未來,你是絕不能出任何事的明白嗎!別忘了你的使命!再過半年,誰都不能阻止你!誰都不能阻止冷家!”

冷文兒這才想起,自己自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注定了今后的命運,自己的未來,關系到冷家未來的發展,更關系到那個傳說的勢力,自己絕不能有失,否則的話,整個冷家都承受不起那個人的遷怒!

咬咬牙,她終于邁起腳步準備逃離。

“想跑?沒那么容易!”邪王傳人見到手的小美人要離開,雙手猛地一揮,一股龐博的氣勢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攜帶著一股狂風,轟然吹向冷文兒的身體。

冷文兒正在跑路,由于那個原因,她并未修煉古武,根本就是一個普通人,被那陣迅猛的狂風一刮,整個人都差點飛了起來,身子卻是再也無法穩住,嬌呼一聲朝前摔了出去。

“休想傷我孫女!”冷霸天驚怒交加,急忙閃身上前,和邪王傳人打了起來。

兩人一下就對撞了數十招。

而這時,冷文兒卻發現自己并沒有摔倒在冰冷的地上,反而是被一個溫暖的懷抱給抱住了。

抬頭一看,卻是一個清秀的年輕人,她立刻想起來了,這個年輕人,好像從剛才開始到現在一直都站在這里呢!

“你沒事吧?冷文兒!蹦贻p人當然是齊宇,他此刻抱著冷文兒的嬌軀,雙手緊緊貼著她的后背,心里默默道,很軟,很香,有點想和她發生關系的沖動,不錯不錯,看來自己還有救!

在得出這一結論之后,齊宇內心不由激動的淚流滿面了。

 第四章:一下捏死了

“小子!拿開你的臟手!”這時,一個聲音淡淡的傳來。

齊宇抬頭,他一手懷抱著冷文兒,另一只手抬了抬,疑惑道:“我記得之前上廁所的時候就洗過手的,好像不臟啊,冷文兒,你看看,我手臟不?”

此時冷霸天已經倒在地上,狂吐血不止的樣子,顯然已經無法再戰。

但是在聽到齊宇的話后,懷里的冷文兒卻不由愣了愣:“你,你。。!

齊宇的反應讓她有些傻眼,甚至是連重傷的爺爺都顧不上了。

你這個時候不逃跑,還在這說什么手臟不臟呢!

而那個邪王傳人聽到齊宇的回答,似乎也愣住了,旋即卻又爆發出一陣更為猛烈的笑聲,道:“哈哈哈,很好!你是第一個敢如此對我說話的普通人!我會讓你知道,敢動我邪王傳人的女人,會生不如死!”

“八字還沒一撇呢,就在這里大放厥詞,你以為你是主角?冷文兒可不是你的女人!饼R宇撇了撇嘴,看了冷文兒一眼問道:“你說,你是不是他女人?”

冷文兒不由道:“誰要當他女人啊!

“那就對了!饼R宇這才看著那邪王傳人,說道:“那個誰,邪王傳人是吧?聽你說要讓我生不如死是吧,那就來試試吧!”

邪王傳人聞言瞳孔不由得一縮,下一秒他的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無比暴戾的氣息,這股氣息之強大,與剛才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你死定了!不!你不會死,因為我會讓你生不如死!”齊宇的話對他這個化境期的強者來說,無疑是他聽過的最嚴重的挑釁!此時此刻,他怒了!

“該死,這家伙剛才還沒盡全力!”躺在一旁的冷霸天感受到邪王傳人身上越來越強大的氣勢,臉色不由狂變:“年輕人,小心!邪王傳人擁有著越級挑戰的實力!現在的他,就算是化勁中期都不是對手了!”

“化勁中期?那是什么東東?”而這時,看著邪王傳人伸過來的手掌,齊宇疑惑的問了句,然后一拳朝著對方打了過去。

“找死!”邪王傳人見狀不由冷笑一聲,手上的力道再加了一些,雙手成爪狀,狠狠的抓向了齊宇的拳頭。

他要活生生的把這小子的手臂給撕碎!

這一刻,冷霸天面露絕望,冷文兒更是嚇得閉上了眼睛,不敢去看。

砰!

下一刻,一聲悶響傳來,緊接著又是轟的一下,冷霸天死死的瞪大了那雙老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見到的那一幕!

只見那個渾身氣勢勃發的邪王傳人,剛剛沖到齊宇的面前,原以為齊宇會被他狠狠的擊退,可是他卻見到,齊宇只出一拳,那個邪王傳人的身體就自上而下直接被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此時,他的身體就像是死狗一樣的倒在齊宇的腳下,身下的地面,更是被轟出了一個一米多的大坑!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