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三國之無限亂入 第5節

點擊:


“梁山好漢108將出場率還真高啊,這不,又來一個!

徐珪松了口氣,還好召喚的不是文官,但馬上叫屈:“我的小李廣居然武力只有84點,我為他不服啊!

“回主公,數據就是如此,沒有任何作假,水滸中你見過幾次花榮沖陣斗將?都是暗箭射人的!

徐珪一時無言以對,想想也是:“武力具體屬性給我看看!

“回主公,力量:84,技巧:92,敏捷:70,武力:84!

“敏捷好低,只比我多了10點!毙飓曂虏哿艘幌,“你說花榮是我的隨從,那不和楊志一樣嗎,楊志看到他不會起疑?”

“不會的主公,系統也給楊志植入了相關記憶!

“那我就放心了!闭f完便入睡了。

天剛蒙蒙亮,徐珪便起床了,而楊志也已起床,在營帳外練武,徐珪和楊志寒暄了一番,在一旁打起了軍體拳。楊志看到了疑惑道:“少主所練拳法我從未見過,不知是什么拳法?”

徐珪靈機一動道:“去年家人離散之際,得一老者相救并且傳給我拳法,喚作‘軍體拳’!

“軍體拳?”楊志一臉茫然。

1800年后的拳法他能認識才怪,徐珪心中好笑,但強忍住笑意,問道:“楊兄可愿學此拳法?”

古人大多尚武,能學一種功夫便學一門,更何況是楊志這樣的武將?只見楊志當即高興地拜謝:“多謝少主相授!

然后徐珪便將軍體拳一招一式的教給楊志,楊志果然不是常人,天賦異稟,很快便將軍體拳融會貫通。這時徐珪腦海中響起了小三國的聲音:“恭喜主公完成‘傳授功夫’成就,獲得100能力點,另外楊志融會貫通,技巧增加2點,當前技巧:95,武力達到93!

徐珪大喜,一不小心又獲得了能力點,而且楊志能力進一步增強,便對楊志說道:“楊兄,我還會幾種武術,俱是奇招怪式,日后閑暇之余便傳授與你!

楊志喜形于色,拱手稱謝:“多謝主公!”

忽然,一名小校向徐珪奔來:“報告軍候,營外有一年輕男子,生得很是俊朗,自稱是你家仆人,聽聞你在此為官,特地來投!

徐珪心中連道:“我的小李廣來了!

正要動身,旁邊的楊志激動起來:“莫不是花榮兄弟!”

忙向徐珪招呼:“少主,速去看看,若是花榮兄弟來投,咱們主仆三人同在軍中豈不快哉!”說完就拉著徐珪往營外跑去,全不顧上下級關系。

徐珪也無所謂,畢竟自己是現代人,不是生在封建社會的等級觀念嚴重的封建者。

很快,便來到營門口,果然看見一個年輕男子站在營外,生得一雙俊目,齒白唇紅,眉飛入鬢,細腰乍臂,背著一個硬弓,銀盔銀甲銀槍,牽著一匹白色駿馬,很是威風。

楊志大喜:“果然是花榮兄弟!

這人見了徐珪,忙跪下磕頭:“自從去年動亂,小人便和主公一家走散,四處流浪,行至并州,被山賊打劫,幸虧一老者出手相救,見小人之后甚是喜愛,便收小人為徒,小人拜他為師,傳授小人槍法,無奈小人天資愚鈍,只學得一招半式,他見我資質到此,便轉教我弓法,所幸有失有得,小人弓法進步神速,便是師傅也贊不絕口,說在下弓法若再經磨煉可為徒弟中第一,遠勝張繡和張任,幾乎可與趙云媲美。如今藝成,師傅便贈我銀槍銀甲白馬,讓我投軍報效朝廷,不想在此遇到少主,真是上蒼保佑!”

徐珪聽了大驚,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壓低聲音問道:“你的師傅可是蓬萊槍神散人,童淵童雄付!”

第六章  大破黃巾

花榮聞言驚訝道:“正是小人為師,只是師傅深居簡出,不知少主何以聽聞為師名號?”

徐珪腦袋瓜子一轉:“蓬萊槍神之名天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雖說徐珪在和花榮談童淵,但心里想著的卻是趙云,便有一茬沒一茬的向花榮詢問趙云的消息。

花榮說道:“子龍師兄不久前隨我一同下山,投奔公孫瓚去了!

徐珪有一點小失望,但轉念一想,只要沒在劉大耳手下,墻角都是好挖的!

隨后便和花榮寒暄了一番,提到主公失散,花榮又是一陣唏噓,徐珪也陪著他唏噓,心想著做做樣子嘛,有利無害。

突然楊志說道:“花榮兄弟,可還認得灑家?”

原來正在一旁的楊志見主仆兩人提起往事,難免有點悲傷,便轉個話題打斷。

花榮聞言一看,驚喜道:“楊志兄弟,不想你我居然在此相見!”

說著便上前和楊志熱情的擁抱,楊志也上前,兩個男子漢抱在一起,表情流露出濃濃的思念和欣喜,雖然夾雜著一些憂傷,但男子漢大丈夫,又怎會被小憂傷所左右?

各自聊了一番,花榮跪下說道:“既然少主已為軍候,花榮便在此投軍,為少主效命!”

徐珪扶起花榮,朗聲說道:“花榮兄如今一身本事,屈身為我手下一卒,豈不屈才,還是往投他人去吧!

花榮剛被扶起來,聞言便又跪下磕頭道:“我受主公恩惠,卻不能保全主公家人,心中有愧,現在學藝在身,恰巧遇到少主,哪有離開之理,愿為一卒,誓死效命!

徐珪心里高興,當下扶起花榮,笑道:“好好,得花榮兄弟相助,討黃巾便易如反掌!”

主仆三人又聊了根本不存在的虛假記憶很久,但感情卻真真實實的加深了。

就這樣,徐珪讓楊志和花榮每天訓練手下的士兵,楊志教槍法和刀法,花榮教射箭,自己有時也和士兵們一起學習,有時則裝模作樣的指點指點,憑著做廣播操的經驗讓他們動作盡量整齊一些,閑暇之余教他們軍體拳強身健體,至于其他的技巧,自己則留著,要做到真人不露像。

兩個月下來,這支五百人的小部隊已經擁有了不俗的戰斗力,而且對徐珪楊志花榮等人很是信服,徐珪更為高興的是他獲得了100能力點,現在又有250點了。

終于有一天,眾人正在操練,突然一士兵來報:“中侯有令,命徐珪著部下士兵前往軍營待命!

徐珪當即率領部下前去報到,只見劉關張也在,兩個多月不見部下士兵看起來更加強悍,好像比自己部下勝出不少。

鄒靖見人已來齊,朗聲說道:“斥候來報,黃巾逆賊程遠志率軍五萬犯涿郡,請各位隨我去征剿黃巾!

說罷披掛上馬,自帶士兵兩萬,劉備徐珪及其他軍候,騎都尉,校尉各自統兵,總計四萬前往涿郡。

行至大興山下,與黃巾賊相遇,鄒靖揚鞭大罵:“反國逆賊,何不早降!”

程遠志聞言大怒,遣副將鄧茂出戰,張飛拍馬準備上前,楊志搶先一步沖出,直取鄧茂,戰無三合,一槍戳中鄧茂心窩,登時翻身落馬,一命嗚呼。

程遠志見來將兇猛,便揮軍掩殺,花榮說道:“且看我神箭!

當下彎弓搭箭,瞄準程遠志,一箭射出,不偏不倚,正中眉心,程遠志向后仰去落馬而死,眾人無不驚奇。

要知道,兩軍距離約有六十丈,也就是大約一百四十米,這么遠的距離一箭命中眉心,箭法沒的說。

鄒靖見黃巾軍一時群龍無首,命全軍沖鋒,而黃巾軍因連死兩員大將戰意全無,投降者不計其數,眾人大勝而回。

后來統計了一下,約有三萬五千人投降,鄒靖從中選擇精壯者,共計六千編入軍隊,其余解散回鄉。

這一仗徐珪獲得了100功勛點,因為楊志花榮各殺一將,程遠志和鄧茂都沒有步入三流武將隊列,一人只有50功勛點。

到了幽州,劉焉親自迎接眾人,好好犒賞了一頓。

席間,劉備又來‘查水表’,一直和花榮攀談,開頭一句話便是“吾乃中山靖王劉勝之后”,接著便一通天花亂墜,夸花榮一表人才,英明神武,箭法超群,拉攏之意不言自明,徐珪在一旁看到恨不得抽這大耳朵幾巴掌。

散席后,徐珪楊志花榮一行準備回營,劉備帶著關張來,又和徐珪等人搭訕了一番。

徐珪心中已經對劉備幾乎沒有一絲好感了,就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劉備吹逼,反正花榮楊志對我幾乎死忠,你就挖墻腳去吧,能挖走算你本事,我徐珪服了,但我就賭你挖不走,劉備瞎侃了半個時辰,詞窮了,才嘆了口氣離去。

徐珪心中不由得得意起來:想挖人?等你地位高點再說吧,就你和我平級的地位你怎么挖?

眾人回到營中,各自休息,一宿無話。

次日清晨,劉焉會合眾將,高聲喝問:“青州太守龔景受困于黃巾賊,賊眾甚多,兩萬有余,特發牒文向我求救,然而現在中侯率軍在外,營中無人,誰人愿前往滅賊!”

十幾個騎都尉,校尉聞言面面相覷,一言不發,劉備則在一旁靜觀其變,場面很是尷尬。

徐珪出列拱手回答:“在下愿往!

劉焉大喜,朗聲說道:“賊軍勢大,然你所部不過五百,現封你為校尉,增兵兩千,前往破敵!

徐珪領命,率眾而去,臨走之時瞥了一眼劉備,只見他雙眼微閉,不知道在想什么,徐珪搖了搖頭,也不管這個大耳朵,啟程出征。

在路上,花榮問道:“少主,賊軍勢大,我軍不過兩千五,且多是新進兵勇,如何破敵?”

徐珪想了想:“我們軍隊少,斷不可正面迎敵,我聽說青州一帶山巒頗多,樹木茂盛,不妨設計誘敵殲之!

“不知少主有何妙計?”

徐珪剛準備開話,楊志便說道:“何必如此麻煩,以灑家之見,率軍直沖即可,在下愿為先鋒!”

“不可!”徐珪一聲斷喝,“幽州青州相距甚遠,約有五百里,我軍一路奔襲,士兵必定疲憊,斷不可突擊!

楊志覺得有理,點頭便不再說話。

徐珪接著說道:“在離城10里處扎營,等我視察一番再做定奪,全軍加速行軍!”

四天后,便到城外10里,果然黃巾把城池圍困得水泄不通,徐珪實地考察了一番,發現青州城外恰好有兩座山嶺相對,領上樹木茂盛,極利伏兵,心中頓時計策生成,當即便向小三國下令:“我要把我的10點屬性點全加到力量上!

“報告主公,增加后當前力量已達88,武力值達到80,已步入二流武將行列,獲得100能力點獎勵,當前350點!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