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三國之無限亂入 第4節

點擊:


接著在路上和楊志一路交談,兩人關系更加親密,見天色不早,便尋一個店休息去了。

走進幽州境內,只見城內一片祥和,人民生活安定。

行不多久,突然前面喧鬧了起來,兩人策馬走近一看,原來是有一大漢強搶民女,只見那大漢身高8尺半,膀大腰圓,腰挎一口大刀,長的是兇神惡煞,一看就不是善茬,所以盡管周圍很多人看熱鬧,但無一人敢上前替女子說話,徐珪本想靜觀其變,楊志卻忍不住了,便挎著寶刀,下馬大喝一聲:“大膽潑皮,光天化日之下安敢強搶民女,無視我大漢法律!

這漢子見有人打擾他的好事,便站直了身板,趾高氣昂的沖著楊志大吼:“你是何人,怎敢壞我好事?”

待這漢子站直了一看,只見身高將近九尺,比起七尺半的楊志來只怕快高出兩個頭,這大漢睨著眼見楊志身材相比自己矮小很多,心里輕視起來,便越發的猖狂起來,邪笑一聲:“就你這青臉小子還想來管事,嫌日子好過是嗎,想活命快滾,不然爺爺扭下你的脖子當夜壺!

楊志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忍不住罵道:“好狂妄的賊徒,出言不遜惹你楊爺爺,今天灑家定要替天行道,還不留下姓名,免得到時候無人認尸!”

這漢子狂笑一聲:“你爺爺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人稱馬二是也!闭f完一臉得意之色。

徐珪在人群中聽了不由得笑了起來:水滸中楊志不小心殺了無賴牛二,現在冒出一個馬二,真是風馬牛不…嗯嗯,還是風馬牛也相及吧,反正這馬二是找死的節奏!

這時旁邊有人好心提醒楊志:“這位兄臺,這個馬二本姓褚,名牛,因力大無比,曾到拽兩匹奔馬而回,所以人稱馬二,他也以此名為榮。而且他與官府中人關系甚密,時常做一些違法的事而沒人管,百姓是敢怒不敢言啊!

見馬二往自己狠狠的瞪過來,這人嚇得連忙鉆到人群后面去,不見了蹤影。

“哼,管你馬二馬三,既然官府管不得你,你楊爺爺就來管你,讓你知道什么叫法不可違!”說著就拔出腰挎的祖傳寶刀,大力往馬二砍去。

這馬二也不是吃素的,迅速從腰間拔刀舉起格擋,只聽“鐺”的一聲,兩把刀撞在一起,擦出了火花,兩人隨即彈開。

楊志不由得驚訝:這廝果然力大如牛,硬是接了我這一刀,震得我手臂發麻,然而他力量有余,技巧不足,并非無懈可擊。

同樣馬二也是驚訝萬分,一雙牛眼瞪得老大,一是驚訝楊志力道之猛,二是驚訝楊志的刀之鋒利:雖然楊志用的是刀背,但自己的刀還是豁了一個缺口。

頓時一臉警惕的打量著楊志,隨后又把目光轉到楊志的刀上:“我說你小子倒是有點本事啊,而且你這刀絕非凡品,竟一下崩豁了我的玄鐵刀,把刀給我我便饒你不死!

楊志輕蔑的笑了笑:“灑家以為你是個大老粗,竟然也認識你楊爺爺手中的刀是寶刀,那灑家不妨告訴你,反正你也是將死之人了,第一,這刀吹毛得過,第二,這刀削鐵如泥,第三……”

楊志突然冷著臉,猛地暴起一刀往馬二頭上砍去,力道之猛絕非第一刀可比,這馬二倉促間仍是機械性的仗著自己的力量舉刀格擋,顯然不把楊志的話當一回事。

然而事實向他證明了楊志所言非虛,也證明了自己的愚蠢:只見楊志一刀直接砍斷了馬二的鑌鐵刀,趁著余勢接著砍向馬二的腦門,紅的白的飛速流出的同時,寶刀順著脖子往腋下砍去,一路暢通無阻,寶刀出身而刀上未沾一絲血跡。

在馬二不甘和不信的眼神中,楊志趁著他的眼里還有一點生命的色彩,一字一字地說道:“殺人不見血!”

“轟”,已變為一大一小兩段的馬二的身體倒地后發出巨大的聲響,隔了半晌,圍觀的百姓才鼓掌歡呼叫好:“壯士英雄,為民除了大害啊!

甚至有人激動地跪地磕頭,也有膽大者前去“鞭尸”,發泄心中對馬二的憤恨。

楊志拱手施禮道:“各位鄉親們,這馬二雖死有余辜,但畢竟是一條性命,且聽說他與官府有交,請各位速速離去,免得到時連累了大家!

說完才前往安慰嚇得不輕的女孩,只見她相貌清秀,頗有姿色,經楊志好生安慰了一番,才回過神來,看到楊志臉上的青斑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趕忙磕頭道謝。

楊志扶起女孩,繼續安慰了一番,便往人群外圍走去,騎上馬,徐珪夸了一番楊志英雄,楊志謙虛一下,便一起上路了。

這時,徐珪腦海中才響起小三國的聲音:“楊志觸發武將宿命‘斗殺牛二’,力量技巧敏捷各提升1點,當前力量:95,技巧:93,敏捷:86,武力:92。主公獲得300功勛點!

徐珪又驚又喜:“不是說到了巔峰了嗎,能力還會提升?”

“巔峰屬性是基礎值,召喚人物可通過完成宿命事件增長!毙飓暵勓,高興的看著楊志:還真是福將啊,又是能力點又是功勛點,送的根本停不下來!

第五章 再次召喚

行不多時便到了報名投軍的地方,只見鄒靖在親自考核人員選拔士兵,徐珪不由的心中一喜。

兩人下馬,徐珪上前對鄒靖說道:“中侯可還記得我們二人嗎?”

鄒靖聞言定睛一看,大笑:“二位壯士助我破黃巾之功豈能忘懷?二位來投,歡迎之至,當日我說過定會給二人軍候之位,今已招募千余人,本將在此命你二人各自率領五百人,早日操練完畢,征剿黃巾,不得有誤!”

楊志聞言立馬跪下謝道:“承蒙大人高看,小人不勝感激,但是我為少主家仆,只求跟隨少主,不求職位,愿為少主手下一卒,望中侯批準!”

鄒靖臉上顯示出為難的神色,這時徐珪開口道:“大人,當日一別吾等前往涿郡,尋得三名英雄,俱是郡中豪杰,一身武藝,想必此時三人已在來投的路上了!

鄒靖一聽大喜,“好好好!今日已得二位英雄,不久又得三名英雄相助,真是天佑我大漢消滅黃巾啊!

話音剛落,便見遠處浩浩蕩蕩的來了幾百騎,馬蹄聲得得,排頭三人,一個手持雙股劍,一個手持丈八蛇矛,一個手持青龍偃月刀,不是劉關張又是何人?身后數百騎俱是身披輕甲,背后長弓,手持長兵,左腰挎短兵,右腰懸箭壺,真算得上是全副武裝了。

徐珪看著不由得眼紅起來:“這劉大耳出場就是陣仗不凡,得了兩個舉世無雙的猛將不說,還得了張世平,蘇雙兩個土豪的贊助,又是馬匹又是鐵又是銀子。自己怎么就沒這么好的命呢?”

想到這便不由自主的嘆了一聲,鄒靖注意到了,便問道:“壯士所嘆何事?”

徐珪忙掩飾:“來者正是我向大人所說三人,看到他們真是這么威武,由此而嘆!

不多時,劉關張引領著數百騎近前,各自下馬,劉備領著關張二人拜見鄒靖:“我等見了征兵檄文,一向仰慕中侯名聲,又得徐楊二位兄弟推薦,特地來投!

鄒靖看劉關張氣度不凡,朗聲笑道:“三位相貌不凡,且又有此二人推薦,必定能力不俗,我想用你們做我軍軍候,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劉備心中暗喜,表面不動聲色,彎腰作揖:“吾等初來乍到,寸功未立,將軍便以軍候相賜,小人無所為報也,愿只領本部人馬參軍!

隨后又指著身后關張二人,“此二人乃愚弟,望中侯準其二人為吾部!编u靖當即應允。

劉備便向鄒靖將關羽張飛二人介紹了一番,最后才介紹自己,當說到自己是中山靖王劉勝之后時,且又與盧植,公孫瓚為友,鄒靖更加欣喜,畢竟自己也是盧植的好基友!兩人相談愈歡,反倒有點冷落了在一旁的徐珪和楊志了。

劉備心思何等玲瓏,見到自己有點喧賓奪主的意思,而自己又不會放過每一個拉人情的機會。

便走過去拉著徐珪楊志,向鄒靖講說二人的英雄之處,又笑著對楊志說道:“我們路過幽州時,聽說一個青臉漢子斗殺惡徒馬二,當時便猜測是楊兄,敢問楊兄是也不是?”

“正是灑家,那惡徒強搶民女,且為禍幽州多年,人人恨之入骨,卻又惹他不得,既被灑家遇上了,就該為民除害!睏钪疽а狼旋X道。

張飛哈哈哈大聲笑道:“楊兄豪杰,俺張飛聽后心潮澎湃啊,也想找個馬三馬四打一架,不然憋著難受死了!

眾人聞言大笑,只有鄒靖沉默不語,良久才正色對楊志說道:“這馬二素與官府中人勾結,如今命喪你手,事情有點難辦啊!

“鄒公莫要為難,想那馬二雖與官府中人勾結,無非就是馬二為禍百姓榨取錢財,然后官府分贓罷了,今其已死,且其素有惡名,官府不便公然為難楊兄,而楊兄為官兵,況且是鄒公帳下一員,所以鄒公請寬心!眲湟娻u靖面有難色,分析了一下。

鄒靖聽了覺得有理,當即緩釋心情,命楊志為徐珪副軍候,劉備領本部人馬為軍候,關張二人為副。

任命完畢,隨后又是一陣寒暄,才各自散去。

臨走之時,徐珪很是不爽:這劉備太壞了,表面正氣凜然,卻一直拉幫結派拉關系,逢人就說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自己的風頭都被他搶去了,劉勝啊劉勝,看來你死后的價值比你活著的價值更高!

現在劉備有兩個大將和幾百士兵,而自己卻只有一個楊志,混的真尼瑪慘!想到這邊,徐珪心一橫,是時候召喚一波了。

入夜,徐珪楊志各自入睡,徐珪瞅著楊志睡熟了,便向小三國下令:“給我召喚一個武將,你妹的武將比劉大耳還少,我不服啊!

小三國嘆了口氣,仿佛萬般無奈:“主公休要胡鬧,小三國沒有妹妹哦!

徐珪愣了一下,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忙改口說道:“我要召喚一個武將!

“回主公,當前LV1,無法選定范圍召喚,擁有能力點350點,滿足召喚條件主屬性80~84人物一名,需扣除300能力點,請問主公是否執行召喚?”

“召喚召喚!毙飓曈悬c不耐煩,要說這屬性還真有點不夠看,最高也只有84,更要命的是不知道會召喚出個啥,武將還是文官?萬一弄到一個文官難道讓他去給黃巾軍洗腦?

正糾結間,小三國提示:“召喚完畢,恭喜主公獲得梁山馬軍八驃騎兼先鋒使之首龍驤大將軍天英星小李廣花榮,武力:84,統率:84,謀略:64,政治:56。當前植入身份為主公隨從,明天自會來尋主公!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