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三國之無限亂入 第3節

點擊:


徐如圭嘆了一聲便不再多想,和楊志兩人再次沖陣。

在官兵的大規模攻殺下,很快黃巾軍殲滅了大半,剩下的不是逃亡就是被俘。第一次浴血奮戰的徐如圭只覺渾身酸痛,尤其是胳膊,幾乎沒力了,而楊志除了渾身是血便平靜如常。

徐如圭看了看楊志默默地嘆息一聲“哎,這就是三流武將和一流武將的差距!”

突然腦海中小三國的聲音響起:“恭喜主公獲得236功勛點,功勛點可購買裝備馬匹!

徐如圭聽了問道:“功勛點是殺敵產生的嗎?”

“回主公,是的,每擊殺一個小兵獲得1點!

徐如圭看了看砍缺了口的大刀,無奈的說道:“好吧,給我換一把刀,刀口都砍缺了,什么破刀!”

“回主公,當前LV1,可購買1級裝備,需要500功勛點!

“......坑爹呢吧,這買不起啊!毙烊绻绮挥傻寐裨蛊饋。

“主公可花費50點修復武器,武器恢復原樣!

“那好吧,修復!毙烊绻缑畹。

“修復完畢!

徐如圭話音剛落,小三國就把武器修好了。

徐如圭看了看完好如初的大刀,連連夸獎:“真是神速!”

兩人拍馬剛準備離開,就聽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喊道:“二位壯士留步!

兩人循聲望去,只見一個將軍樣子的人正騎馬往這邊趕來,身后簇擁著十幾精騎。

“我是北軍中侯鄒靖,方才見二位壯士殺賊無數,馬下無一合之敵,英勇無比,我看二位未曾投軍,何不來我麾下建一番功業?”

徐如圭知道了對方身份后,略一思索,拱手答道:“承蒙大人高看,我等感激不盡,只是眼下有要事處理,且容我等完事再來參軍不遲!

鄒靖聞言,豪爽的大笑幾聲:“無妨,二位壯士既然有要事在身,本將也不強人所難,待二位處理完事情后,可去幽州找我,當以軍候相授!

所謂軍候,也就是管理五百人的長官,這條件可以算得上是很優厚了。

徐如圭聞言,拱手便拜:“多謝大人看重,我等必不辱使命,早日來投!闭f罷,便拍馬上路。

在路上,一向沉默寡言的楊志疑惑道:“方才鄒靖將軍想我們參軍,少主公為何不答應?不是說要謀一番功名的嗎?”

徐如圭聽了神秘的一笑:“楊兄切勿疑慮,咱們先休息幾天,到時隨我去會面幾人!闭f完便不理更加疑惑的楊志,面帶微笑的上前,找家店休息去了。

幾天后,兩人來到涿縣樓桑村,徐如圭向一位老人打聽哪邊有一棵巨大的桑樹。

老人見兩人外地打扮,便指著遠處:“瞧,那便是!

兩人順著老人所指的方向看去,才發現有棵巨大的桑樹,童童如車蓋,便向老人道謝,繼續上路。

很快到了桑樹下面,兩人從下往上而看,只見這樹五丈有余,禁不住一陣贊嘆。

嘆畢,徐如圭帶領著楊志直往西北而去,在路上見到很多人在招軍榜前,徐如圭大致看了一下,并沒看到大耳長臂的人,便繼續上路,打聽得知劉備的住址。

到了一間有點破落的房屋,見柴門半掩,二人下馬,將馬拴在門口的樹上,往院落里走去,走到門前,徐如圭朗聲大呼:“劉玄德可在家?”

等了一會兒,見沒人應答,便提高音量再次大呼:“劉玄德可在……”

還沒喊完,門便被拉開,走出來一位老婦,年齡在四五十左右,見到徐如圭楊志二人,仔細打量一番,瞅著面生,問道:“二位找我兒何事?”

徐如圭拱手回答:“回伯母的話,我二人想與玄德謀一番大事!

劉母見二人頗有英氣,“如今正逢亂世,黃巾賊寇禍害天下,大丈夫當為國出力,我兒玄德已與二位大漢前往村店中飲酒去了,二位可去村店尋找,必定會遇見!

徐如圭稱謝后便離開,心中激動又懊惱,激動的是可以會見劉關張三兄弟,懊惱的是慢了一步,本來想把劉備提前忽悠去參軍,錯開與關張相遇的時間,好讓自己與張飛關羽來個完美邂逅。

現在看來是不行了,此次計劃基本落空,但既然已到此地,三國英雄的風采怎能不見見呢?一番打聽尋到玄德喝酒的地方,走進酒店,毫不費事就看到了正在喝酒的劉關張三人。

雖然在這么個不起眼的小店里,找人很容易,先不說劉關張三人身上的英雄之氣展露無遺,光聽一個超大號的大嗓門就能準確定位了。

只見身穿素色布衣的耳垂碩大,雖然看起來有點窮困,但舉止投足之間氣質很是優雅;穿皂色布衣的豹頭環眼,燕頷虎須,舉止與前者完全相反,聲如巨雷,行為粗獷;穿綠色長袍,頭戴綠巾的則介于兩者之間,儒雅又不失豪放,面如重棗,丹鳳眼,臥蠶眉,相貌堂堂,威風凜凜。

徐如圭心里一陣激動,終于見到三國英雄真人了,但臉上并沒有任何表現,往三人那邊走去,對著正在喝酒的三人拱手作揖:“方才聽三位英雄談話,很是欽佩!

正在飲酒談事的三人被徐珪打斷,劉備起身,見徐如圭少年英雄,一表人才,而旁邊的楊志也是英氣不凡,心中喜悅,便回禮道:“在下姓劉名備字玄德,乃中山靖王之后,素愛結交天下英雄,今觀二位非常人,必有過人之處,不妨共同飲酒,如何?”

徐如圭欣然允諾,與楊志入座。劉備將關張二人向徐如圭楊志一一介紹,介紹完后便問徐楊二人姓甚名誰,哪里人士。

徐如圭想了想,這個時代姓名多是兩個字,自己索性改個名字吧,反正也要想個表字,而一般表字與名有關,便說道:“在下姓徐名珪字伯玉,沛國譙人!

楊志也介紹自己:“在下姓楊名志,并州太原人!

突然腦海中又響起了小三國的聲音打斷道:“恭喜主公,完成成就‘起個昵稱’,獲得100能力點!

徐珪忍不住在心中翻了個白眼:“這是大名,好不好,而且起得這么的有水準!

雖然無力吐槽但聽說得了100能力點還是很高興,畢竟自己又可以召喚武將了。

接著又是一番介紹,五人互相表示敬佩。席間徐珪悄悄詢問小三國劉關張數據,小三國說道:“LV不足,暫時不提供!

“那為什么呂布的能查看?”

“因為他是三國第一武將啊!

“好吧……”徐珪無語,不想再問。

吃喝完畢,大咧咧的張飛大聲說道:“我家后院有個桃園,既然我們這么投緣,不如結義去吧!

徐珪一聽,暗道不好,頓時傻了眼。

第四章 斗殺馬二

徐珪心想不好,這下壞了,本來是來膜拜英雄順便套套關系的,沒想到這熱情的莽張飛居然提出結義,都怪自己激動忘了這一茬,假如真的結義的話自己不就成了劉大耳的小弟了嗎,還怎么成為諸侯?

可事情發展到這地步,現在如何才好呢?公然否定不僅自己不好意思開口,而且張飛臉上掛不住,搞不好被一頓暴打反而把小命交代在這邊。

便悄悄往楊志一看,只見他面露喜色,看來對結義之事非常贊同,徐珪面色有點難看了起來。

然而這一點點面色的變化卻被劉備發現了,劉備問道:“不知伯玉有何顧忌?”

徐珪拱手施禮道:“實不相瞞,我等在北軍中候鄒靖手下為軍候,因為差事路過此地,正巧腹中饑渴,便尋酒店吃喝完上路,不想遇到三位英雄,無意中聽到三位談話,很是欽佩,也想和三位英雄結義為生死兄弟,然差事在身,吃喝完急于趕路,耽誤了消息不好向中侯交代,不結義又對不住翼德兄的盛情,故此為難!

楊志在一旁聽了默不作聲,面上沒有一絲變化。

劉備聽完表示理解:“我們三人正準備前往投軍鄒中侯,既然二位已在其麾下,不妨替我們三人美言幾句,也好謀得一官半職!

徐珪拱手允諾。

張飛也大咧咧的拍了拍徐珪的肩膀,大聲笑道:“無妨,便是不結義我們也是兄弟,既然急著趕路,伯玉就趕快上路吧!

比起讓徐珪感到壓力山大的力道,張飛的大嗓門更是讓徐珪覺得銷魂不已。

關羽則一聲不吭,只是點頭表意。

幾人又寒暄了一番才互相道別。

在路上徐珪心想,張飛雖然脾氣暴躁,但為人卻很大度,大咧咧的;劉備看似忠厚,但實質我是清楚的;關羽重義,我等不結義他雖心中不悅但也不說出來。

轉頭看了看楊志,見他面露不悅,徐珪知道楊志和劉關張三人英雄相惜,張飛提出結義時他表現的很是高興,而自己卻編了個謊言躲避結義,他自然會不太高興。

雖然知道原因,但徐珪還是問道:“楊兄似乎心有不悅,不知所為何事?”

楊志是個漢子,直言相告:“我看劉關張三人俱是英雄豪杰,且胸有大志,我們也談得來,為什么不答應結義呢?”

“恕我直言,劉關張絕非池中物,關張還好,一個豪放一個重義,但劉備絕不簡單,他胸有大志,恐怕不只是想參軍報國這么簡單,我聽說他小時候,在樓桑下與群童游戲,說:‘我為天子,當乘此車蓋!渲局罂梢娨话!

見楊志雖然面色好轉但還是有點不甘心,徐珪便打出了感情牌:“不瞞楊兄,我是想成大事之人,若與劉關張結義,日后必定會有牽制。我本來孤身一人四處尋找父母,然幾經挫敗幾乎放棄,如今幸好有楊兄相伴,讓我如魚得水,如久旱逢甘霖,才有了能力繼續前進,是你給了我希望和動力,你就是我的指路明燈啊!闭f的一臉感激,在馬上便向楊志彎腰下拜。

楊志慌忙扶起徐珪,還禮感激涕零的說道:“志本潦倒無名之人,承蒙主公收留,才得以茍全于亂世;如今主公主母下落不明,多虧老天有眼讓我尋得少主,大丈夫當有恩報恩,若少主公有令,在下愿肝腦涂地,在所不辭!”一番話說的慷概激昂。

徐珪心中很是滿意,看來自己收買人心還是很有一套的嘛。

便扶起楊志,突然腦海中又響起了小三國的聲音:“恭喜主公完成成就‘收買人心’,獲得50能力點,楊志忠誠固定為100!毙飓曅老踩f分,還真是一舉兩得啊。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