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重生之盡風流

點擊:
被逼嫁給傳說X無能王爺
準備好當活寡婦了,新婚當天卻被弄得下不了床
蘇青嬋怒罵:什么無能,色狼一個!
鄒衍之郁悶撓墻:我容易么?我為你守身如玉,落了個無能之名,還不許人控制不住一回?

本文稟承故人一慣風格,春意綿綿春水蕩漾春光融融,雙處文~歡迎跳坑~

內容標簽:情有獨鐘 春風一度 種田文 宅斗

☆、萍風卷葉

“表姐!比谌陉柟庀,姚清弘站在她面前,那墨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望著她的雙眼。
碧空如洗,和風輕拂,連咶噪的知了也叫得纏纏綿綿的。
姚清弘的眼神很溫柔,嗓音很溫柔。
“表姐,我要去慈覺寺出家了,你多保重!

出家?他要出家?她成親一個月的夫婿要出家!
蘇青嬋溫婉地點了點頭,平靜地問道:“太太知道嗎?”
“太太阻止不了我!币η搴胄α,眉眼帶著解脫一般的決絕快意。

你有這分氣概,為什么與我成親前不曝發?為什么不在紫萱妹妹活著時曝發?我不知要嫁的是你,你難道不知要娶的是我?蘇青嬋在心底吶喊。

也只是心底的吶喊,她一個字也沒喊出來,只體貼地道:“太太必不會同意的,你若拿定主意了,就去吧,我不攔你!
她若想攔,自然攔得住,可她不想攔,攔得住人,也挽不回一顆死去的心。

“對不起表姐!币η搴胙哉Z中有愧疚,黑眸閃過悲涼莫名的情緒,“表姐,你很好,可是,我只愛紫萱妹妹!
愛!借口!蘇青嬋霍然抬起頭,干脆利落地道:“清弘,表姐知道你心里的苦,你只管做想做的,無需擔心我!
自己實在是太賢惠了,姨媽知道,想必要數落一番,蘇青嬋漠然地笑了,姨媽操縱了這宗婚事,活活逼死喻紫萱時,難道不應該想到今日的局面嗎?

清弘,你為什么不在成親前反抗?若是你拒不同意和我成親,紫萱就不用自縊身亡,老太太就不會傷心外孫女兒身故,一口氣緩不過來,也去世了。
人都死了,喪事剛辦完,你卻要出家當和尚,這算什么?遲來的反抗嗎?

蘇青嬋拖著沉重的沒有知覺地雙腿緩緩走著,辦喪事期間,她被陷于喪母之痛的姚老爺責令日夜跪在靈前請罪,連歇息片刻都不能。而姚太太,也因姚老太太的突然去世心虛著,擔心姚老爺責難,不敢護著她。

誰要嫁給姚清弘來著?想到姚清弘出家了,自己雖說還沒與他圓房,可名份已定,也得不到自由和幸福了,絕望像洪潮涌上蘇青嬋心頭,再難消退。

兩只蜻蜓掠過水面,翅膀帶起輕微的波痕后,快活地翩飛向遠處的花團錦簇,蘇青嬋如飄零在冬季的枯葉,遲滯地行走在美景中。

我以后該怎么辦?在這個沒有丈夫的家中守寡一輩子?

蘇青嬋想尖叫怒罵,卻連細哼一聲的力氣都沒有,雙腿越來越沉,脖子似乎要折了,支撐不住頭部的重量。
眼前是讓人掙脫不開的重重無形枷鎖,是讓人沉淪絕望的泥濘深淵。

遠處亭臺樓閣雕梁畫棟富貴奢華,蘇青嬋纖弱的身體輕顫,如凄風暴雨里遭摧殘的花朵,緩緩地倒了下去。
身體的力量在日夜跪靈的這一個月已經消磨怠盡,求生的欲-望也被姚清弘出家這個殘酷的現實抽走了,陷落進無窮無盡的黑暗前,蘇青嬋輕笑了一聲:真好,一切都結束了。

這樣的結局真是恰到好處,姚清弘出家,她則死了。

****
蘇青嬋今年十八歲,比姚清弘大了一個月,他們是兩姨表姐弟,姚太太白氏與蘇太太是嫡親姐妹。喻紫萱小了他們一歲,是姚家姑奶奶的女兒。
喻紫萱爹娘早逝,五歲投靠姚家。她稟承了姚家姑奶奶的相貌和神韻,秋水為神玉作肌骨,一顰一笑動人心魂。
姚老太太將這個外孫女兒心頭肉般寵著,帶在身邊親自教養。姚清弘也是養在老太太跟前的,姑表兄妹倆同食同坐,朝夕相處,自然生了情愫,兩心相許。

老太太言語中也透露著要將外孫女兒變成孫媳婦的意愿,但是,姚太太白氏卻不這么想。
當年她嫁入姚家時,喻紫萱的娘尚未出閣,婆婆和丈夫將姑娘捧在手心里疼著,她受了太多無言的委屈,如今兒子又將喻紫萱捧著寵著,她怎么咽得下這口氣?

白氏看中自己的甥女兒蘇青嬋,她拗不過婆婆和丈夫,但是,她有個聽話貼心的好女兒。
姚清弘的姐姐妙璦在宮中當女史,得皇帝垂憐,封了淑妃,生下了小皇子,地位穩固,無限榮寵。
白氏在姚家腰桿子挺直,姚老太太風燭殘年,說話已越來越沒有氣力。

姚白氏想要蘇青嬋做媳婦,蘇太太也巴不得做成這門親事。
蘇父很早就去世了,蘇家靠著祖產度日,蘇青嬋的大哥蘇紹倫是個混蛋,只知逍遙快活不求上進,二哥倒是個好的,卻不是蘇太太肚子生出來的,蘇太太恨不得把他壓到泥地里,家業讓蘇大少敗盡了,也不肯交給蘇二少打理的。
姚家現如日中天,若不是靠著姐妹情義,蘇家也高攀不上姚家。

蘇青嬋與姚清弘的親事遲遲沒有定下來,因為姚老太太不同意,因為姚青弘心有所屬,也因為,蘇青嬋一直拼死反對。

蘇青嬋最終與姚清弘成親,卻是因為蘇大少犯事了。
蘇紹倫那日在酒樓與人爭執斗毆,拿起酒碗砸對方時,失了準頭,酒碗砸到隔壁桌上吃飯的靖王府一個戲子頭上,那人捂著頭要來抓打蘇大少,不意腳下一滑往前撲倒一頭撞上桌角,一命嗚呼。
論理,這人也不算是蘇大少打死的,可靖王鄒衍之卻命人抓了蘇紹倫送進刑部大牢,揚言要蘇紹倫為這個戲子抵命,若是不想死,就把妹子嫁給他。

姚白氏聽到靖王逼婚的消息,急壞了,連夜來了蘇家。
“妹妹,清弘的性情,妹妹是知道的,我這做婆婆的,不肖說是疼自己甥女兒的,可不比進靖王府做無名無實的王妃強?”
“姐姐!碧K太太為難。
“妹妹,你可別糊涂,青嬋進靖王府,跟做姑子有什么差別,萬萬不可!币Π资弦娞K太太沉吟不語,越發急了。
“畢竟只是傳言!碧K太太低聲道。

姚白氏說的,是有關靖王的傳言,靖王鄒衍之今年二十有二,是端靜太妃所出,自糼養在太后膝下,皇族慣例,皇子十四五歲成年時,皇后會賜若干個侍寢宮女給皇子開葷學習,弱冠之齡時娶正妃,同時納側妃兩名,以后可納無數妾侍。
鄒衍之卻一直不肯娶妃納寵,太后和皇帝往靖王府賜了不少美人,許多年了,靖王府卻一個孩子都沒有,據說鄒衍之沒召這些美人侍寢過,也沒有男寵。

不召美人侍寢,又不是斷袖,鄒衍之某些方面有缺陷,便靜悄悄地傳開了。

“妹妹,若只是傳言,青嬋能嫁給靖王做正妃?”姚白氏溫和地笑了笑,無形大棒朝蘇太太打去。
蘇太太面上赤紅,姚白氏說的是實情,以蘇家如今的境況,靖王若是身無暗疾,蘇青嬋連進王府當側妃都不夠格。
只是,靖王是當今皇帝親兄長,名至言實的親王,風華內斂當世無雙,蘇家祖上最顯赫的,也只做到四品官,女兒給靖王當王妃,面子上是無限風光的,又能換回兒子,免了兒子的死罪,受些委屈也值得。

“妹妹,你只要答應讓青嬋嫁給清弘,我保證,一定請淑妃娘娘向皇上求情,讓靖王爺不追究紹倫的罪責!
“可是,姐姐,老太太與紫萱那頭?還有清弘?”蘇太太雖然暗惱親姐姐跟靖王府一樣借機要脅,卻也無可奈何。

“老太太與紫萱那里,妹妹無需擔心,有我呢,清弘那邊,妹妹你不用愁,他雖說看著與紫萱親近些,可青嬋模樣性情,哪一樣比紫萱差?他會很喜歡這門親事的!

蘇太太無語,沉默了片刻,道:“姐姐,青嬋只怕不肯答應!
“你讓她在靖王與清弘之間選擇,她若是選清弘,自是最好,若是選靖王,妹妹不妨如此……”姚白氏附耳低低囑咐,蘇太太連連點頭。

蘇太太讓蘇青嬋選,蘇青嬋選了嫁入靖王府,蘇太太道隨她。
靖王府比之姚家,門楣自然更高,蘇青嬋以為,母親更愿意攀高枝的,絲毫不懷疑其中有詐。

蘇太太與姚太太約好了,納吉問彩時,提都沒提姚府兩字,為防夜長夢多,從提親到成親,只用了半個月時間。

想到要嫁進靖王府守活寡,蘇青嬋悲難自抑,成親的準備她一概不過問,吉時花轎到了,蒙了蓋頭由喜娘挽扶著上了花轎,拜過堂進了洞房,門外一陣咋呼,紫萱姑娘自縊身亡了,方知嫁的是姚清弘。

而姚白氏千算萬算,再算不到,媳婦是娶了自己喜歡的外甥女兒,可兒子卻出家當和尚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
故人招牌——坑品良好
本文每天下午四點定時更新,歡迎新老朋友跳坑~~
打滾賣萌球收藏球評論~~~~

☆、芳魂回轉

暈暈沉沉過了許久,蘇青嬋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淺碧色的撒花紗帳,雕刻著精致的花紋的朱紅色床櫞,這是自己娘家的閨房的大床,怎么回事?胸膛里撲撲通通的心跳很清晰,自己沒死嗎?

“青嬋,你要不愿意,娘去求你姨媽想想辦法,你可別想不開啊……”抽泣聲在耳邊響起,那是她娘的聲音。

蘇青嬋強撐著坐起來,瞬間落進一個溫軟的懷抱,有淚水滴到她發根上,熱熱的。
“青嬋,你哥是混蛋,娘后半生只能指望你了,你若是不肯嫁進靖王府,娘絕不逼你!

嫁進靖王府?蘇青嬋更迷糊了,難道姚清弘出家的消息已經傳開了?可是就算傳開了,她已經嫁過人了,靖王也不可能娶一個已婚婦人吧?

姚家因為姚老太太驟亡,姚太太根本不得空進宮,淑妃那邊沒有幫著求情,可靖王府不知為何,在她嫁進姚家的第二天便命刑部把她哥放出來了,既然不打算追究,不可能還要她再進靖王府替她哥哥贖罪吧?

一個圓臉丫鬟端著白瓷杯子走上前,在床前站住,細聲道:“太太,小姐剛醒過來,先讓小姐喝口水吧!

這是她的貼身丫頭琉璃,蘇青嬋推開蘇太太,低聲道:“娘,我想喝水!
“好,好,來,喝水!碧K太太接過琉璃手里的水杯,遞到蘇青嬋手上。
蘇青嬋小口小口喝著,眼角悄悄看著四周,想理清讓她不解的一切。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