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我的越戰 第5節

點擊:


“是,首長”我回答。

“哇,這是什么地方,這些人真是你打死的?“安劍輝驚訝的看著山洞里那些橫七豎八的尸體。

“是我殺的,我今天早晨從山后面進洞殺的。所以我剛才才想如果我們從敵人后面進攻的話可能能贏“我點了根煙,然后把那盒煙扔給安劍輝。我平靜的語氣,毫不在乎的神情使的安劍輝拿在手里的煙幾乎燒著他的手指。

“張強,你真的不怕死嗎?”他看著我說。

“第一次上戰場誰也會害怕,至于死,即使是老兵在面對敵人打來的子彈和天上落下的炮彈也會害怕。只不過他們知道上戰場害怕是沒有用的,這只不過會使你死的更快些。你們能做的就是學著去保全自己,而保全自己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敵人比你先死。你明白嗎?”我說。

“我不明白,也許我還需要些時日,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那一天”。安劍輝對我說。

“好了,不要討論這些了。帶領你的1班在洞里最大的哪個洞里安動下來。然后讓你的人守著這個暗堡和上這里的坑道和洞口!拔覍Π矂x說。

他沒說什么和他的人很快進了后面那個最大的洞。

“2班過來”我對2班的人說。

“你叫什么名字”我對那個班長說。

”好吧,林班長,現在帶領你人從右面的那個小洞一直到達后山,在洞里你們能找到炸藥和地雷。在后山洞口下方的山谷里布上地雷,在山洞20米遠呈環行布雷,樹上也掛上雷。然后在洞口拐彎處埋上地雷。最后把那面的通道用炸藥全部炸塌。封閉起來。然后把除了我門剛才上來的洞口以外全部的通道洞口外面全布上雷,進來以后封閉起來。在除了食品和彈藥儲存點埋上地雷。最后退到1班那里幫助他們守衛。輪流放哨。聽明白了嗎?“我問。

“我明白了,排長,那些其他的暗堡怎么辦!绷至冀饘ξ艺f。

“別叫排長,我的軍銜還沒有你的大,上士!我只是個列兵。別管那些暗堡。你按說的做那些暗堡不必要派人去守衛。我門這里能俯視全部戰場。后山敵人過不來,他們要攻擊我們只能繞道前面來攻擊。洞里有不少武器彈藥,和食物。足夠我們支持到后續穿插部隊到來,另外你派2個人和1班的幾個人去把那些尸體全搬到一個洞里用炸藥把哪個洞炸塌,把那些尸體處理掉。去執行把”我說。

林良金敬禮以后去執行任務了。

然后我開始在北面撤退回來的人里挑選參加進攻的人選。

“大家好。我叫張強,你們叫什么名字”我說。

“張立偉”

“陳志強”

“強春”

“黃海兵”

“張啟明”

“李軍”

“······”。

“大家現在聽我說,一會兒我們下去,從山下的溝里面走,注意腳下和樹上的陷阱和地雷。從敵人的側面爬上高地,據我觀察了,在高地的側面有道山梁,我估計山梁后面可能有敵人的坑道工事。我們從山梁進攻敵人的坑道。然后沿著坑道進攻。多帶點手雷,帶足彈藥,李軍你身體壯實背上重機槍,張啟明你是彈藥手掩護他。陳志強帶上噴火器,強春負責掩護。張立偉,黃海兵跟著我。我們三個人每人帶上一個火箭筒,F在你們全去休息。一會兒我們去和越南人打個招呼”我說。

一個人抽著煙蜷縮在暗堡的角落里想著這一天來發生的戰斗。我覺的自己好像有點用處了,在也不是哪個只會被人欺負沒出息的人了。

而且我也圓了我的當兵夢。雖然我不知道戰爭結束以后我會不會被打回原籍,繼續過著普通老百姓的生活還是熬不到戰爭結束就死在越南戰場上。

如果是那樣我也死而無憾了。畢竟我是在為我們的國家在戰斗,為了國家的長治久安而死,當兵死在戰場上那就算死的其所了。至于我哪個時空的父母只要讓我的妹妹負責照顧了,我做兒的對不起他們。不過還算好。我的這個身體也有兩個住在農村的父母。我要是活著的話,就把他們當我的父母孝敬就行了;蛟S我真的進步了,以前的我是絕對不會去主動提出去領導別人的。今天在這些沒上過戰場的新兵面前我表現的就像他們真正的領導一樣。還有我今天早晨的戰斗我怎么敢一個人就進攻這個山洞呢,難道我真的是那種天生當兵的料嗎?

不過今天的戰斗使我想起我小時候,記得那時我9歲,那時的我很孤單,只有一個玩伴,村里的孩子

都和我不說話,他們都分成村東和村北兩派。其他的小孩則和其他的大孩子們玩。那時我就像一個孤單的戰士一樣。

天天和他們兩派打的天昏地暗。不是他們一方欺負我,就是兩方一起欺負我。我唯一的幫手就是我那個玩伴。

如果論拳腳,他們大部分單打獨斗都打不過我們兩個。他們一個人上我們也兩個人出手,許多人上我們也兩個人出手。有時我們會吃虧。不過大部分時間我們兩個贏。常常打的他們家長找過我們家長去。他們打不過我們又想欺負我們就會遠遠的用石頭砸我們。

我們也不干示弱。在我的猛烈火力和我同伴的精確打擊下。他們總是節節敗退,我們會從村正街這頭猛攻到村正街的那頭。把他們砸的四散逃跑。僅剩的幾個帶頭的退到他家院子里。我們也會攻陷他們最后的陣地。直到我們手中的石頭打的他們大人們也跑出來大聲呵斥我們。我們才撒開腿逃跑。

這還不算,我記得真正的戰斗是那年,我十歲,我們村和鄰村鬧架,我們村的一個大人被他們村的人圍攻失手打死了,但他們村的人不讓往回拉尸體。于是爆發了兩村之間的20十歲以下年輕人們長達2個月的戰爭。

那好象就是我做戰士的開始。從8,9歲到20歲,甚至27,8的大人們也有時會參與進來。

每天早上吃了飯,我們這些小孩就早早的集合在兩村中間的田梗上,提著牛馬糞做的爐子進入田埂下的水渠里。當然哪會兒沒有水。從四周搜集石頭,土塊,就像一箱箱的彈藥一樣堆在朝向鄰村的那面。

直到上午十點。大孩子們來了后我們就跟在他們后面向同樣準備好的鄰村發動襲擊。

那時侯我們這些小孩負責運送”彈藥“大孩子門負責攻擊。每天每村都會有受傷的。我的頭就在那時被一個磚頭給砸了個洞?催^醫生后。我幾天后又回到了戰場。并且用石頭和那些大孩們攻進了鄰村。親手將3個比我大的孩子的頭砸的血水直流。他們也想砸我,不過我躲的快。而且,他們沒有我靈活。

我遠遠的用猛烈的火力把他們逼進房子。雖然我沒有砸中他們,不過他們卻在我的攻擊下連在地上揀石頭砸我的工夫都沒有。他們躲進房子里,玻璃卻躲不過,在我們村大聲叫喊的撤退的當中。

我手中的石頭狠狠的強奸了所有的玻璃。讓他們粉身碎骨。在其他人的掩護下我撤了回去。以后也有好幾次攻進他們村。不過卻沒有再傷人了。因為那一次他們村里的大人們火了。大人們可不是我們這些小孩能打的過的。他們能很快追上你。給你一腳,或一巴掌,或一棍子。我們那受的了。

所以在也不敢攻進村里砸玻璃,打傷人了,每次打到村口看到他們大人出來就撤退了。2個月后才結束了那種沒有意義的戰爭。

或許我有當兵的天賦。

茂密的叢林,藤蔓纏繞,我們小心的走著,也不知道繞了多少路,走了多長時間一行12個人終于爬上了山梁。

果不其然,在山梁的背后一個斜坡平臺上我們發現了越南人的陣地。陣地的后方有一個很大的洞口。洞口左右各有一挺機槍。在斜坡朝向山下的地方有一挺機槍。其余的地方不少越南人三三兩兩的圍坐在火堆旁邊吃著飯,只有大約5,6個士兵在放哨。斜坡的下方好象是懸崖。

這里地勢險要越南人沒有想到我們會從他們高地的后方上來偷襲。所以看起來戒備很松懈。

本來我是只帶著6個人上來的結果安劍輝也要來,還考慮到進攻可能會有人受傷,所以那個軍醫也來了;2班的林良金也要來,不過傷員不

能沒人保護,我讓他和留下來的那個排長守衛陣地,保護傷員。那面連個領導都躺在擔架上,敵人要是進攻,那個排長連個派的人也沒有。一個半連全讓老陸帶走在這面高低的正面進攻敵人。

我打著手勢把安劍輝和張立偉,黃海兵叫到跟前。

“你們以前學習過摸哨沒有”我壓低聲音對他們說。

“戰前臨訓時教官和我們說過。不過沒試過。哪會兒最多的還是隊列和體能訓練,另外就是一些老

領導們給我講過的一些戰斗經驗體會。其他就沒有了!睆埩缀踬N在我耳朵上說。

“我練過,也練習過反摸哨,臨訓時倒沒有講過!卑矂x說。

“你呢”,我看著黃海兵說。

搖搖頭。

“那你以前總看過八路軍,解放軍的不少電影吧。照著做就行了。最主要的是要盡量隱蔽自己。不要使用槍械。不要發出聲音。另外就是要盡量靠近目標發動攻擊。一擊必殺。不過在接近敵人5米的時候就要作好強擊的準備。因為無論什么動物或人都有一種第六感,或是一種危險來臨時候的本能反應,他如果是清醒的你一接近5米他就會在潛意識里被提醒。那你的一擊就會出現誤差。甚至失敗危及自己。所以如果一旦有人失敗,所有的人就交替掩護撤退。撤退的時候盡量保持冷靜。盡量帶走傷員和尸體。但如果這么做會使你或我們整個集體受到拖累就要果斷放棄。記著,這是戰斗,不是發揚同志精神,也不

是表現你多么英勇,偉大的時候。我們是一個整體,同時你也是一個單獨的整體。如果保全不了傷員或帶不走尸體。就要想法保全這個整體。如果在你單個受到威脅無法保全整體的時候。馬上脫離整體。保全個體。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如果能讓他多次發揮作用就不要讓他在一次沒有發揮作用的時候犧牲掉。

現在張立偉,和安劍輝一組,負責清理斷崖斜坡那挺機槍以及那面的哨兵,注意敵人的安哨。你們從我們后面走朝右摸過去。黃海兵跟著我,我來摸哨,你負責掩護和補位。知道什么叫補位嗎?”

“殺你后面的人以及你沒殺了的人。還有就是掩護你!秉S海兵說。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