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我的越戰 第4節

點擊:


“我們是2連的,你看那邊坐著的那4個就是了。最慘的是3連,只剩兩個人了,在那邊,那個軍醫和那個小個子就是了。1連還有10個人,4連還剩9個人,5連還剩一個班長。6連,7連,8連,9連,都在進攻北面的那個山頭,也是損失慘重,估計也不剩多少人了。我們還沒有和他們聯系上,不知道他們清理完那面的戰場了沒有。南面進攻的部隊現在就你眼前這些人了。也就是說我們還剩下能戰斗的就只有28個人,另外我們還有25來個傷員,10個重傷,15個不同程度的輕傷員”安劍輝對我說。

哦,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兩個小時不到的進攻我們損失了一個半個營,連營部也徹底沒了,那邊的討論還沒有結果。我覺得我應該做些什么了。

我走了過去對他們說,“大家好,如果大家沒有什么好的建議的話呢,請聽我說一句好嗎?”他們停下討論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我。我不管他們怎么想的,繼續說。

“按照職務高低我認為,副連長應該做決定,帶領大家是繼續戰斗還是撤回去,可是大家看副連長現在生死未卜,排下來呢,應該是這位5連的班長了。我現在請問這位班長我問接下來應該怎么做”我對大家說完看著那個班長,大家也一起看著那位班長。

這個只有17,8的大小孩一臉驚恐的看著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白天的戰斗把他嚇壞了。尤其是那么的損失,他以前一直受的教育是解放軍多么的厲害,英勇。

卻不知道解放軍打戰的時候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英勇,他們也是人,只有經歷過一次戰斗他們才能知道怎么打仗。戰爭是最好的老師。

我無奈的搖搖頭,雖然我們的思想工作做得很好,大家都是在戰前熱血沸騰,請戰書寫成了血書,但真正到了戰場上他們還是個孩子,他們還是個人,鄧老那句話說對:"精神原子彈殺不死人!钡搅藨饒錾线是得實力說話。

“好把,既然大家沒個統一的意見,那大家聽我的好嗎。從現在起沒有1連,也沒有2連,也沒有其他的連,F在你們都聽我的,原來4連9個人和2連5個人重新編為1班,班長安劍輝;你們負責傷員的安全和行動。1連9個人,3連2個人和5連的1個人編為2班,班長5連的林良金,F在大家暫時聽我的,剩下傷員所有人編為3班,輕傷員照顧重傷員。大家全部撤到北面山頭和其他部隊會合!拔覍χ黄H坏氖勘鴤冋f。

從昨天晚上我穿越一直到現在10來個小時來,不是在山里爬行就是在戰斗。感覺很累。

上午時間只是拿下了敵人一個山頭。還是我從敵人背后襲擊使敵人無法分兵支援山頭的表面陣地才讓他們攻了下來。估計6,7,8,9連這么艱難的戰斗中損失不小。還有他們要清理那些我沒有去得山洞深處。敵人的頑強抵抗直到剛才這面發動全面沖鋒的時候還聽的到槍聲。

經過從新整編的部隊在我的帶領下和山頭上派下來聯絡員的引領下上到了北面剛占領的山頭。

“老馬,你們這是怎么了,營長呢?”一個人跑過來,抱著那個副連長說。

“唉,營長,指導員他們犧牲了,現在部隊就剩目前這幾號人了。老陸,給上級發報請求支援吧。我們已經盡力了!备边B長一臉沮喪的說。

“他媽的,我就不信這個邪。一會兒,我和參謀長請求帶我的連去。我一定要拿下南面的山頭!北唤凶隼详懙哪莻人狠狠的說。

我在旁邊插嘴說:“首長,我看還是等后續部隊過來了在打吧!我們現在的任務是守住這面防止敵人的反撲。再加上現在部隊折損嚴重,我覺得目前是應該派人去前面偵查一下,看看敵人有沒有派人來支援。附近還有多少敵人。我們現在是在敵人的領土上作戰,情報第一。剩下的人加固陣地!

“你是什么東西,滾一邊去!蹦莻叫老陸的連長朝我吼叫。我又沒惹他,他怎么對我發這么大火。我看著他想。

“老陸不要這樣對待我們的同志,我讓他現在暫代我們這支部隊的排長,我受了重傷沒法指揮部隊,要不是他冒著危險從敵人的槍口下把我背下來,可能現在我已經陣亡了。完了我還有給他請功呢。哦,對了,你們這面的情況怎么樣?”副連長和給我和老陸解釋。

“唉,別提了,他媽狗日的越南人可真是頑強。我們一頓炮火,眼看著他們陣地上沒多少人了,一沖上去他們就像老鼠一樣又躥出來給我們以致命打擊。我們沖鋒了21次,中間6連長和8連連長還有副營長都陣亡了,我們營配屬的火炮9連都叫狗日的越南人不知道從什么地方下來給偷襲了,參謀長也負傷了。

我們只好請求師部火力支援。直到一個小時前才拿下敵人的陣地。沒想到敵人在暗堡后面的還有好大的山洞,藏了好多部隊,幸好沒有出來就都死了,也不知道是我們那個部隊做的。我們在山洞里找到了敵人的營指揮部。清理出大約3,4百敵人的尸體。在山洞后面發現了一個入口。估計兄弟部隊是從那個入口進入的?墒瞧婀至,他們應該和我們聯絡呀?我們在山洞里也沒有發現我們人的尸體。要按說這么樣一場戰斗勝利了起碼應該和我們通報一下,或者從越軍陣地后面來和我們前后夾擊來個會師。怎么悄悄的就走了”。老陸說完抓下帽子靠著副連長坐了下來。

這時候從山上下來了幾個人,他們抬著一副擔架。老遠就叫上了:“老陸,營長呢?”

這時這支部隊的主要領導都集中到一起。職務最高的就是躺在擔架上的參謀長宋世杰,接下來是7連連長老陸——陸鴻,指導員秦軍;9連連長徐勇,指導員劉全;以及我們這面的目前最高領導副連長馬英。

老陸站起來迎上去扶著擔架說:“參謀長,情況不妙呀。營長,指導員他們全都死了,部隊也被打殘了,比我們還要厲害......”。他邊走邊說把這邊的情況講給他們這部分的人知道。

“參謀長,我們看現在只好等后續部隊上來了。我們已經沒有力量進攻了。我們這面的進攻部隊沒有一個連是完整的。全部加起來也不過1個半連,還有那么多傷員”。9連指導員劉全對宋世杰說。

“我們是為后續部隊開路的,任務沒有完成這對后續部隊來說很不利,沒有完成任務是要受到處罰的。再說,作為一個共產黨員我就是死也要完成黨交給我的任務,參謀長,把剩下的那個連交給我中午兩點之前我一定要拿下高地”7連連長陸虎說。

“是的,參謀長,我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7連指導員秦軍站起來說。

“老徐你認為呢?”宋世杰轉頭對9連連長說。

“老宋,我覺得我們應該等大部隊來了再進攻。我們目前的任務是防守。我是炮兵,現在大炮都被敵人摧毀了。敵人山上有大炮,迫擊炮。我們的火力不如敵人。我們不能用戰士的生命作賭注。再加上敵人也有遠程火力。我們現在沒有電臺,沒法和師部聯系,也就是說我們沒有遠程火力支援。無論從兵力還是火力,還是地形方面都沒有進攻的能力”9連長徐勇說。

“我選擇進攻”副連長馬英說。

“我也是要進攻,我們一定要完成黨交給我們的任務。輕傷員留下,另外老馬的部隊接替這面高地防守,老陸再給馬英留下一個排,剩下的部隊交給老陸指揮,下午兩點之前必須拿下北面的高低。出發”宋世杰說。

“是,我們一定完成任務”。陸虎敬禮后帶著部隊下山布置進攻去了。

“把傷員抬進山洞掩體,把我抬到高地最高的地方去。我要看著他們勝利歸來”。宋世杰對警衛說。

“首長——”我叫住宋世杰。

宋世杰轉過頭來看著我說:“你是哪個連的,我怎么沒見過你”

我敬了個禮說:“報告首長,俺叫張強,17歲,78年新兵,邊防軍某師236團3營1連2排1班列兵!

“那你怎么跑到我們部隊里來了”宋世杰問。

“昨天晚上,我在和部隊穿插過程中失足掉下了山崖。今天早晨醒來就來到了北面山頭的后面山洞口,在進行了一番激烈戰斗后占領了敵人的山洞?吹侥銈兾揖蛠砹恕蔽艺f。

“什么,山洞里的那些人都是你消滅的,怪不得呢,我們進去的時候看見到處是尸體。乖乖,那差不多有2個連呢”一個戰士插嘴說。

“是你?是你從上面打出了火箭摧毀了敵人的重機槍?我說么,敵人的火力突然啞了,當時我就叫大家乘勢沖鋒。一次就消滅了敵人。你怎么有跑到南面去了?”宋世杰問我。

“我在你讓部隊沖鋒的時候就從另一條下山的坑道下去了。因為我看見南面的進攻受到很大的阻力,所以我就下去了”我說。

“你剛才想說什么呢?”聽到我的介紹,宋世杰問我叫他的原因。

“是這樣,我剛才在山頂上觀察兩面山頭的戰斗的時候,看見南面敵人陣地旁邊有條溝,我想我們可以從溝里繞過去,從敵人背后或頭頂上攻擊他們的陣地。我想帶一部分人去敵人的后面”。我看著宋世杰說。我還是想偷襲敵人。在我作人的歷史里還沒有考慮過正面進攻。因為我沒有任何實力撼動別人。哪怕別我小或者看起來好欺負的人,他們身后的實力也不是我這樣的家庭能惹的起的。

看見宋世杰在思考,我又說:“我也沒有想要拿下他。我只想去試試。我白天觀察在對面的高地左側有條溝,敵人的陣地從左面看過去朝我們這面好象有道山梁。坡度不是很陡,我們完全可以從那繞過去攻擊敵人的側面。當然,可能很危險,那里可能也有敵人。不過我想,既然北面的山洞敵人留有”后門”那么南面可能也有。我們和陸連長兩面夾擊。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你看我在北面從敵人背后一個人就突破了敵人。所以我想再來一遍,就是打不好,也好牽制敵人的兵力,使陸連長他們打得順利點,如果有機會那么我們就攻擊,拿下敵人的陣地。堅固的堡壘往往是被從后面或內部攻克的。我們從側面攻進敵人陣地內部,躲開敵人正面的火力。如果不行那我們就當是去偵察,為后續部隊的攻擊減少點麻

煩!蔽艺f。

“好,只要你說的能行,到時候拿下了敵人的高地,我給你請功”。宋世杰大手一拍說。

“那你想帶多少人去呢”宋世杰問我。

“就帶1個班吧。人多了反而會被敵人發現”我說。

“走之前,你先和他們把重傷員抬到山洞里去”。副連長對我說。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