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大明孤狼

點擊:
明朝,一個特種兵江狼偶爾來到了這個時代,無意中救了調查大宦官王振的錦衣衛千戶江成志,為了能在這個時代活下去,在江成志的安排下,進入錦衣衛當個小兵。面對東廠和錦衣衛的爭斗,江狼掙扎在了這歷史的波濤中。

第0001章 突然的戰斗(一)

太陽再次爬上了天空,金黃的陽光再次毫不吝嗇的灑滿了整個樹林。

由于昨天晚上的一場夜雨,讓樹林中的空氣都顯得格外的清新,但是飄在空氣中淡淡的血腥味卻破壞了這難得的景致。

在樹林的一處,正橫七豎八的躺著不少的尸體,其中有不少是一身黑衣的黑衣人,而有些卻是一身飛魚服,一看就知道這些人是錦衣衛。

而現在,一大群人正在把這些尸體搬運在一起,在尸體前,一個中年人正騎在馬上,冷冷的看著眼前的這些尸體,在他的眼中,有種讓人心寒的凌厲。

在不遠處的叢林里,江狼正微微喘著氣,蹲在一從矮小的灌木下,軍用多功能的匕首被他握在了手中,在雪亮的刀刃上還帶著絲絲血跡,而他的一身綠色的迷彩服上也濺上了一些鮮血,左臂上的傷口現在依舊正留著血,也正是這條傷口,讓突然出現在戰團中的他在僅僅猶豫了一下然后立即作出了反應,至于為他帶來傷口的黑衣人及其同伙便成了他的目標,

而另外一群同時被黑衣人攻擊的人卻成了他的友軍,而剛才那些人全用的冷兵器,這也讓及時特種兵出生他也窮于應付,更何況現在頭還隱隱作痛,戰斗完了之后,他便帶著另外一個幸存的人立即離開了現場,但在他們前腳離開,后腳就有人追了上來,在審視現場的環境和自己的處境之后,江狼并沒有立即離開,而是選擇了隱蔽自己。

“看來自己運氣還真的不怎么樣!

江狼自嘲道,感到他們一時不會發現自己,他才有些無奈的搖搖自己頭,至于現在在什么地方,在他的心里認為現在還不是打聽的時候,不過剛才火拼的兩隊人馬竟然全部用的是刀這一點讓他有些奇怪,而且他們的服飾也很奇怪。

在他的旁邊,江成志一臉痛苦之色:剛才那場戰斗,讓自己帶來二十多號人全部陣亡,而自己也受了不輕的傷,要是不是旁邊這人突然出現,估計自己的這條性命也得丟在這里,自己的命是小事,東西要是丟了,那可就嚴重。

想到這里,他把手輕輕的在自己的懷間摸了一把,感到東西還在,這才松了一口氣,之后,他把目光投向了旁邊的江狼。

這一看,這讓江成志不由的一驚,不久前的戰斗因為混亂他沒有看清楚,但是現在一看江狼,他頓時感到心中一震,不由的暗喝了一聲好。

江成志可是當了幾十年的兵,別的不說,眼光倒也不差,一看江狼的姿勢,便知道旁邊這人正處于高度的警覺中,一旦有敵人接近,定會立即撲上去。而江狼給他感覺,就如一直隱藏自己身形的野獸,看上去無害,但是一旦獵物接近,他就會露出自己的獠牙,而這獠牙,絕對是致命的。而自己帶了那么多年的兵,可還沒有看到一個士兵會給他這種感覺。

江成志一看江狼,江狼就感覺到了,這左手也慢慢的靠近了自己的左腿,同時眼睛依舊全神貫注的注意那群人的動靜,看上去對江成志沒有任何的防備,但要是江成志有任何不軌的動靜,要不了一秒鐘,他的喉嚨就會被割斷。

不遠處那群人收拾好尸體,朝自己放跑的馬的方向追去,江狼才松了一口氣,緊繃的身子也漸漸放松,然后不由的看看手上的匕首,自己的勢力他還是清楚用一把匕首對付幾十個人,還是比較有難度,更何況對手可不是手無寸鐵,左臂上的疼痛告訴他,對方手中的東西,那可都是真家伙。

把匕首放回了右腿的刀鞘之中,江狼開始打量起周圍的環境來:這是一片森林,樹木主要的闊葉樹,依照透過樹葉傳下來的陽光的角度現在的時間明顯是早上,但是現在的氣溫卻有些高。而且昨天晚上這里好像還下了一場雨,不但地上非常的濕滑,而且樹葉上還不斷有水珠落下來。

看到這一切江狼輕易即判斷出這里應該是南方,而且還夏天。

在得出結論之后,江狼的心中不由的出現了一絲慌亂:他清楚記得自己和同伴被伏擊的地方是僅僅有少數灌木的沙漠,而時間是中午。

慌亂中他四處打量,但是除了自己旁邊的這人之外,在沒有任何人,這時他也記起,自己的同伴在自己之前,已經全部陣亡。

在他的剛毅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一絲哀絕,對于無父無母的他們而言,伙伴就是自己唯一親人。

旁邊的江成志看敵人走遠,也松了一口氣,然后扭頭看向自己的救命恩人,見他的臉上竟然有絲悲哀的神色,心中也有些奇怪,但還是抱拳感激道:“多謝壯士的救命之恩!

江狼一驚,這才想起自己旁邊還有一人,心中頓時警覺起來,臉色也立即恢復了正常,然后扭頭看向江成志,此人一副奇怪的打扮,看樣子倒像那些古代的官差樣子,在他的腿上有一道傷口,受傷的部位沒有包扎,現在這時正在流血,心中微微一動,掏出了止血繃帶,微微一笑道:“包扎一下!

無論什么時候,江狼就記住一點,真正的強者,是不會把感情擺在臉上,而且自己現在在那里,還需要從這人的口中探出來。示好,無疑是打消別人戒心的一種比較管用的手段。

江狼的口氣聽起來很和善,而且臉上竟然帶著笑容,江成志不由的暗贊一聲,不由對江狼的來歷有了懷疑,但他還是感激一笑道:“謝謝!比缓蠼舆^了繃帶自己包扎起來。心里也放心了些,畢竟要是眼前此人是那幫人一起的話,根本就不用救自己,殺了自己一樣可以得到東西。

包好自己之后,江成志再次抱拳道:“在下錦衣衛千戶,不知道壯士尊姓大名!

錦衣衛?

這三個字讓心里素質極好的江狼也不由的一呆,因為這個名詞代表了一個朝代,那就是明朝。

“自己怎么會到了明朝?”

江狼心中不由的問道:本來引爆手雷之后,自己就應該和那塊晶體一樣被炸得粉碎,而現在自己不但沒有死,而且還跑了幾百年來到了明朝。

“難道是那塊晶體?”

江狼的心中不由的浮現出那塊透明就如水晶,在里面還有絲絲閃電游離其中的晶體來。為了讓晶體爆炸得徹底,在最后自己是把晶體和手雷一起捏在了手上,才拉響了手雷。而在爆炸時自己并沒有感到痛苦,眼前僅僅是一道白光,等視覺恢復的時候,發現自己居然被一群黑衣人圍著,其中還有人揮刀向自己砍來,于是才發生了早上那場莫名其妙的戰斗。同時他也清楚的記得,在戰斗的之前,自己的手上沒有任何的東西,包括手雷和晶體。

一想到這些,江狼不由的擔心起來,在教授鄭重其事的把晶體交給他的時候,就已經說了,哪怕就是和敵人同歸于盡,也不能讓晶體落入敵人的手中。由此可見這晶體的重要性,而教授信任的眼光依舊歷歷在目,但是晶體卻莫名其妙的消失,這讓江狼不由懷疑晶體是不是已經落在了敵人的手中。

在他的心中,頓時充滿了內疚,對于這個任務而言,沒有完成任務,而自己還活著,那就是最大的恥辱。

一邊的江成志看江狼又在發呆,還以為他在為自己的身份震驚,臉上露出一絲得意之色,然后叫道:“壯士,壯士!

江狼一驚,立即恢復正常,就在剛才他也明白現在不是想自己為什么來這里的原因,即使要想,也要活著才行。

戰場的生存法則之一就是適應環境,江狼也學者江成志一樣,抱拳道:“在下山野小民江狼。見過千戶大人!

第0002章 突然的戰斗(二)

至于姓名,江狼沒有隱瞞,畢竟對于他而言,這姓名僅僅是個代表,和他的編號6139沒有任何區別。至于錦衣衛的千戶?對于江狼而言,這官銜并不代表什么,所有臉上沒有任何吃驚的表情。

錦衣衛千戶,那可是不小的官,但是江狼聽了臉上卻沒有一絲驚訝,這也讓江成志不由的呆了呆,頓時也意識道此人果真就如狼一般,在沒有露出自己的獠牙前,看不透他心中任何的想法,心中頓時起了招攬之意,要知道現在錦衣衛和東廠斗得真酣,而錦衣衛明顯處于下風,人才,對于錦衣衛而言現在是最需要的。

于是他再次問道:“不知道江兄祖籍何處,父母安在,現在又打算去哪里?”

“無父無母,不知去那!

江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低聲的答道。同時包扎起自己的傷口來,剛才的戰斗他也受了些傷。與此同時警覺的注意自己周圍的動靜。

江成志點點頭,心道:“看此人似乎有些本事,要是拖險之后能幫我那倒也不錯!碑吘,現在那個位置不少人都盯著。

于是他嘴上便道:“江兄,我們同一姓,也算一家人,我想請你保護我回京城,到時候多少銀子都好商量,如何?”

有錢能使磨推鬼,這一點,江成志知道得很清楚。

江狼一愣,疑惑的看看眼前的此人,心里不由盤算起來:錦衣衛可是明朝朱元璋建立一個類似特務機關的部門,說簡單點和美國的FBI基本意義差不多,而錦衣衛的千戶那也算得上不小的官,這種感覺好像是一個FBI的大官對一個老百姓說要你和他一齊去總部一樣,其意圖實在令人懷疑。而江狼首先想到就是江成志殺人滅口,畢竟這是古代,錦衣衛又是明朝最黑的一部門之一,同時,江成志一個堂堂的千戶被人伏擊,那定有原因,等他安全之后,為了保守秘密,最好的辦法就是讓知道這件事的人全部閉上嘴,而只有死人不會開口。

弄清對手的意圖,才能做出適當的對策,這就是戰場的法則。

一想到這里,江狼目光中不由的閃過一絲寒意,右手也悄悄的摸向了匕首,料敵先機,才能先發制人。

江成志看他低頭不語,還以為他不答應立即道:“出了這片山林,就有人來接應我。你只要護我出山林即可!

確不知要是他有絲毫的不詭,下一刻,他的命將丟在這眼前剛才的救命恩人的手里。

山林?

江狼心中一愣,摸向匕首的手也暫時停住,在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山林對于他們而言,那就如到了自己家一般,于是便伸出了自己的手,點頭道:“成交!

當然,在他的心中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從江成志的口中弄清一些現在這個社會的基本情況,所謂既來之則安之,現在來都已經來了,最重要的就是先活下去,而要做到這一點,就要審時度勢,才做決定的時候才能不偏不倚。而江成志作為一個錦衣衛的千戶,知道的可比其他的人更多,也更詳細。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