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新婚夜丈夫暴斃,我在婚房發現了婆家隱藏的秘密

點擊:
我和高耀宗今天結婚。

婚禮一整天,他都顯得格外異常,今天不對的不止耀宗,還有我婆婆,婆婆看著我的目光不對,我轉身去看的時候,又什么都沒有。

等婚禮結束,我們倆回到婚房已經十一點多了,兩人都累癱了,倒在床上一動不動。

耀宗已經喝多了,但索性意識還是清醒的。

我剛躺下沒多久,耀宗就朝著我靠過來。

感覺到他身上的體溫更不尋常了,我擔憂的問了一句:“耀宗,你今天的體溫怎么那么燙,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今天一整天都那么亢奮,是不是.....生病了?”

耀宗曖昧的笑了笑:“沒事,我只是想你了。只要一想到今天你就要屬于我。你知道嗎,我想這一天已經很久了,F在你終于嫁給我了。我真的很開心!

此時,我們門口傳來異樣的聲音。

我一愣,朝著柜子看去,推了推耀宗:“老公,門外是不是有聲音。你聽聽,我覺得門外好像有人!是不是婆婆找我們有事?”

耀宗朝著我嘀咕了一聲:“小夢,專心一點!根本沒有什么聲音,現在都快十二點了,我媽今天這么累,早就睡了!

我再次疑惑的朝著門口看了一眼。

這會兒門口又安靜下來了。

我也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可片刻,門口的聲音更大了,依稀好像有對話的聲音。

門口分明有人!

這會兒,耀宗也聽到了,動作戛然而止,疑惑的朝著我看了一眼,朝著我比了一個“噓”的手勢。

我倆都不說話,目光死死的看著門口。

耀宗一步步的朝著門口走近,然后猛的打開。

門口果真有人。

一個男人耳朵貼著門聽著。

我看了一眼那男人,窘迫的問道:“耀宗,這人是誰?”

耀宗半天都不說話,沉默了片刻門口的人喊了一聲:“誰讓你來的!”

那人笑的更傻了:“是我媽讓我來跟哥學學!”

耀宗聽到他的話臉色頓時變了,目光死死的看著他,臉色鐵青:“回去睡覺!”

他指著那男人冷聲的說了句。

那男人朝著我看了一眼,咧嘴傻乎乎的笑著。

他和耀宗分明有幾分相似的,但是耀宗沒有告訴過我他有兄弟,我猜測應該是耀宗家的親戚。

他那樣子一看就不像正常人,笑的詭異而癡傻。

“嫂子,你長的真漂亮,我也想要娶你這樣的老婆!彼液呛堑男χ。

嫂子?

我朝著耀宗看去,朝著他問道:“耀宗,他是誰?你沒有告訴過我你有弟弟的!”

我的話音剛落,耀宗突然臉漲紅了,目光死死的盯著門口的男人,然后急切而激動的朝著他吼了一聲:“滾出去!馬上!”

耀宗的聲音動靜大,驚擾了隔壁房間的婆婆。

婆婆的房間門也開了,她從房間出來,看到那男人臉色突然變了變,然后神情慌亂的朝著他說了句:“誰讓你出來的,回去!”

耀宗神情異樣的看著婆婆。

婆婆尷尬的對耀宗說道:“耀宗今天也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耀宗的目光依舊死死的盯著婆婆。

我疑惑的看著他倆,然后拉了拉耀宗,低聲的說道:“耀宗,你怎么了,剛剛男人到底是誰?”

耀宗又看了婆婆一眼,轉身推我進了房間,拉著我在床上坐下了,低聲解釋了句:“我家的一個親戚,腦子有問題!

我心底雖然疑惑,可終究沒有多問,輕輕的點了點頭。

隨即,我輕輕的推了推他,柔聲的說道:“老公,你去洗澡吧!”

耀宗聽到我的話,曖昧的笑了笑,拿著睡衣朝著浴室走去,可身子突然一個踉蹌,隨即顫抖了一下,雙肩也跟著劇烈的顫動了起來。

隨即身子直直的向后倒去。

“老公!”我急切的伸手想要去扶,落空了。

耀宗一頭栽倒在床上,雙眸血紅且睜大了,所有血液都朝著頭上涌,那模樣真的恐怖極了。

看他倒下,我急切的聲音都尖利了:“老公,你怎么了!”

........

把耀宗送到醫院。

醫生看到耀宗的樣子也嚇了一跳。

耀宗雙眸痛苦翻著白眼,口吐白沫,身子不住的顫抖,杜宏博用力的按住不讓他動,但是他無意識的抽搐著,樣子實在嚇人。

醫生看了耀宗一眼,先是問我有沒有吃什么藥。

我茫然的搖了搖頭:“今天是我們結婚的日子,喝了不少酒,其他沒吃過。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刺激。醫生他的樣子是不是羊癲瘋?”

醫生搖了搖頭:“病人的樣子不像羊癲瘋,反而像服用藥物過量!闭f完推著耀宗進了手術室!

看著緊閉的手術室門,我的心煎熬著,不安更加擴散了。

太多的疑惑,太多的不解此時都顧不得問,只在意耀宗的安慰。

“小夢,耀宗一定沒事的。你放心吧!剛剛可能因為那件事發生太突然,他過于激動了!”杜宏博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柔聲的安慰了我一句。

杜宏博伸手扶著我,示意我去椅子上坐著,那一刻我心底似被人點燃了所有的悲傷,趴在他的肩膀上嚎啕大哭。

身后,突然陰沉的聲音響起:“你們在干什么!耀宗還沒死呢!你們就在大庭廣眾之下摟摟抱抱,是不是你巴不得耀宗死了!”

說話的人自然是婆婆,我們送耀宗來醫院的時候已經通知婆婆了。

我慌忙推開杜宏博,和婆婆解釋:“婆婆不是這樣的,我剛剛太著急了,宏博在安慰我!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你和宏博認識那么多年,他是什么樣的人你很清楚的!

在之前,婆婆對我素來和善,從未和我說過一句重話,這會兒居然說出這樣的話。

這會兒,小姑子也來了。

小姑子一到就急切的問:“怎么回事,好好的進醫院了!

小姑子看著我的樣子,神情詭異,半天憋出幾個字:“怎么回事,好好的大喜日子,怎么進醫院了!

我臉漲的更紅了,憋著搖頭:“我也不知道,剛剛我們房間門口有人,耀宗好像很激動,我們回到房間,他就暈倒了。也可能是晚上酒喝多了!

我想的很簡單,只當耀宗是喝多了酒。

小姑子和婆婆相識看了我一眼,神情閃爍,兩個人立刻都住嘴了。

我看她們兩人的樣子,心底是狐疑的。

“婆婆,剛剛我和耀宗門口那人是誰!誰家的親戚,我怎么沒見過!蔽业吐暤膯柫司。

婆婆目光更緊閃爍,尷尬的說了句:“應該是哪家親戚的兒子。你也知道耀宗脾氣好,和所有親戚關系都好。應該是躲在里面想要鬧洞房。我們家這邊有這個習俗的!

此時,我根本顧不上這個,滿心都是耀宗的安危。

很快我父母也過來了。

一過來就開口詢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我婆婆剛剛還咄咄逼人的,這會兒沒等我媽問清楚,已經直接打斷了:“親家,現在發生什么已經不重要了,只要耀宗沒事就好!”

我媽也沒有再多問。

等醫生出來的時候,我們一家人朝著他沖過去。

沒等我說話,婆婆已經急切的問道:“醫生,我兒子怎么樣!”

醫生意味深長的朝著我看了一眼,然后搖了搖頭:“病人送來的時候已經不行。初步認定是性亢奮過度而導致窒息,也就是你們說的作過死或者馬上風!死者應該在之前服用過過量的壯陽藥和過量的偉哥!你們準備后事吧!”

聽著醫生的話,我不可置信的盯著他!

作過死!

過量的壯陽藥和過量的偉哥!

沒等我反應,臉上突然被婆婆甩了一巴掌。

我錯愣的抬頭看向她,剛要張嘴說話,她污穢的話已經朝著我罵了:“你這個賤人,蕩*。自己**,害死了我兒子。你給我兒子償命。你這個不要臉的賤貨。你賠我兒子性命。自己不滿足,還要我兒子吃那種藥,你知不知道那種藥多吃會死人的。我就這么一個兒子,你還我兒子…….”

她一句一個賤貨,一口一個**。

我終于從耀宗的死中反應過來了,伸手摸著被打腫的臉,搖頭無辜的看著婆婆:“我沒有,我真的不知道耀宗吃了那些東西!我什么都不知道!媽,我怎么會讓耀宗吃這種藥呢?”

不等我的話說完,婆婆又反手朝著我一巴掌:“如果不是因為你,耀宗會吃這些嗎?他會死嗎?難道這種藥他自己吃著玩的嗎?你還我兒子的命來。你這個賤人,你這個蕩*,沒男人就要死的浪*貨,你還我兒子,還我兒子……”

婆婆激動的朝著我吼著,拳頭繼續朝著我身上打。

看著已經斷了氣的耀宗,我解釋不了一個字,因為這件事的確是和我有關,如果不是為了我,耀宗就不會…..

我不明白為什么他會吃那些東西,也不明白為什么他突然會暴斃。

心口酸痛的說不出一個字。

耀宗,你讓我怎么辦!這種事讓我怎么解釋,怎么說出口。

為什么會這樣!

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耀宗你死了,我怎么辦,你讓我怎么辦?

“嫂子,平時看你保守、溫和的,沒想到你骨子里那么浪蕩,居然為了自己,這么折騰我哥,現在我哥被你害死了,你現在滿意了!我哥是因為你而死,你為了自己舒服,害死了我哥……”小姑子的話就像一把刀刺在我的心上。

我此時恨不得和耀宗一起死了算了。

……

耀宗的喪禮,婆婆和小姑子都沒有讓我參加,她們甚至不讓我進她們高家的門。

我只能回我父母家。

心底再多的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沒人知道,耀宗的死,我比任何人都難受。他是我丈夫,雖沒有山盟海誓,我愿意嫁給他也終究是愛他的。

他以這種方法死去,讓我難堪而痛苦。

此時,電話突然響了。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