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異度荒村

點擊:
第1章 無法逃離

師遠驚恐地瞪著雙眼,他實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我……又回來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師遠清晰地記得,自己明明坐了將近十個小時的車,回到了自己在海源市的家,舒舒服服地睡在自己的臥室里?涩F在,一覺醒來,自己居然又回到了這個陰森詭異的暗鴉嶺村。

這里是三姨的家,他現在所在的,是他和他的表弟共同的臥室。這里的一切,與他離開前沒有半點差別。

“哥,你醒了?”

師遠愕然抬頭,眼前是他的表弟,申寒。那張他從小看到大的無比熟悉的臉,如今卻顯得分外陌生。

申寒看到師遠的表情,突然笑了。

“怎么了,哥?瞧你失魂落魄的樣子,難道又犯了相思病了?那你還不趕快去找雪兒聊聊天?”

雪兒?

師遠猛地一驚。

雪兒是申寒家旁邊鄰居家的女孩,姓屠,今年剛十三歲,皮膚黑黑的,有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自然卷的頭發扎成了一個馬尾。

在師遠原本的印象中,她是個乖巧可愛的女孩,雖然皮膚有些黑,但看起來有一種充滿活力的健康的美。

可當他這次暑假來到暗鴉嶺村的第一天……

“雪兒!”師遠一邊敲門一邊喊道,“我是師遠!開門!”

“師遠哥!”

屠雪兒一聽到師遠的聲音,立刻連跑帶跳地過來開門,難掩喜悅之情。

屠雪兒打開門,在看到她的一瞬間,師遠突然有種非常怪異的感覺,他臉上的笑容倏然不見,整個人愣住了。

之前他一直覺得屠雪兒算是個漂亮的女孩,可現在卻覺得她丑陋異常,只要看一眼就會心生厭惡?勺屑氂^察她的臉,卻發現她的五官和膚色與原來無異。

師遠正在疑惑,他的感覺竟然又發生了變化,他突然間覺得眼前的屠雪兒是這世界上最美的女孩,她的雙目有著攝人心魄的魔力,向上揚起的嘴角也無時無刻不在吸引著他,他竟然呼吸有些急促起來,心跳也在不知不覺中加速。

可沒過幾秒鐘,這種感覺又消退了,覺得她極丑的感覺又涌了上來。

師遠皺了皺眉,想把這些怪異的感覺都壓下去,可不但沒有壓下去,兩種感覺竟然同時涌入了他的心,他看著屠雪兒的臉,居然在同時覺得她極美而又極丑,這種前所未有的詭異感覺讓師遠懷疑自己是不是頭腦有些不正常。

這樣想著,師遠不自覺地后退了兩步。

“師遠哥?你怎么啦?”

屠雪兒把門完全打開,向外走了幾步。

“別過來!”

師遠突然大喊了一聲,把他自己都嚇了一跳。屠雪兒自然也是嚇得不輕,像犯了錯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雪兒,我……我行李還沒有收拾,今天太晚了,我明天再來找你。我先走了!

師遠慌亂地說了這么幾句話,便頭也不回地跑回了三姨家,只留下屠雪兒失落地站在原地。

而在那之后,師遠不止一次地覺得,這個原本寧靜的小村充滿了詭異的氣息,仿佛有一層看不見的黑霧籠罩在這個村子的上空。

而當他終于在午夜時分發現,自己的表弟的臉變得扭曲猙獰,比恐怖片中的厲鬼還要可怕之后,他終于再也無法忍受,他的腦中只有兩個字:快逃!

但當他以最快的速度坐上車,回到家之后,他居然……又回來了?

這怎么可能?

他不禁回憶起剛剛做的夢。在夢里,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床前站著的,正是申寒。申寒用冰冷的目光注視著他,他的脖子也漸漸向一旁彎曲。

直到,申寒的頭如同整個從脖子上折斷了一樣橫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而他的臉,也變得像被砍了無數刀的案板一般斑駁,每一處刀口中,隱隱地竟有鮮紅的血液在流動。

“你想從這兒逃出去?”

申寒的聲音,就像銼刀劃過冰面。

師遠此時已經嚇得魂不附體,他緊緊地抓住被子,渾身都在發抖。

申寒的頭猛地飛向了師遠的臉,他的呼吸,冰冷得仿佛極北之地的寒風。

“做夢!”

說完這兩個字,申寒裂開嘴笑了,可那笑容,卻來得比任何東西都令師遠恐懼。

而正是在那一刻,他從夢中被嚇醒。

也正是在那一刻,他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這里。

師遠慌亂至極地一把推開門,狂奔而出。他無論如何也不想和申寒再待在一個房間里了!

師遠漫無目的地飛奔著。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停了下來,目力所及是一片農田。他用手扶住腿,大口地喘著粗氣。

師遠看了看四周,這個他拼了命也想離開的地方,像一個巨大的牢籠一般將他困在了這里。

師遠明白,他恐怕,永遠也逃不出去了。就算他一時離開,也會被某種力量拽回來。

“不,我不能就這么等死,我必須想辦法逃離?墒且趺醋霾藕谩﹥?”

他突然覺得,他或許可以從那個極美又極丑的女孩的身上找到什么線索。

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他邁開雙腿向屠雪兒的家走去。強烈的不安如蟻蟲般嚙噬著他的心,但他明白,他必須做點什么。

到了屠雪兒家門口,他抬起手,略微猶豫了一下,敲了敲門。

屠雪兒打開門看到師遠,立刻露出了笑容。

“師遠哥!你能來真是太好了!快進來吧。師遠哥?你怎么了?”

屠雪兒看出了師遠的不安,她很疑惑地問道。

“哦,沒什么。我們進去吧!

屠雪兒的家很小,也無所謂什么廚房臥室客廳,一共只有兩個房間。師遠隨屠雪兒來到了里屋,在木凳上坐了下來。他的不安仍然沒有消退,但他卻覺得這個房間里有什么東西可以幫他解開謎底。

“你的爸爸媽媽還在城里打工嗎?”

師遠問。

“嗯,是啊,他們都很忙的!

“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他們!

師遠和屠雪兒雖然在交談,他卻不敢看她。畢竟,那種感覺實在太過詭異了。

“我有他們的照片。師遠哥,我們一起看照片吧!

屠雪兒從柜子里拿出了一個很舊的鐵盒子,打開來,里面是很多舊照片。

師遠翻看著那些照片,大部分是黑白照片,也有少部分是彩色的。

“這是什么?”

師遠突然發現,所有屠雪兒父親的照片上都有一個黑影,有的大些有的小些,有的顏色淺一些有的顏色深一些,但毫無疑問地,只要照片上有她的父親,肯定會在某處有一個黑影,無論是單人照還是合照。

“這個……大概是時間長了發霉了吧!

屠雪兒說。事實上她也從來沒有注意過這些黑影。

師遠可不認為這是發霉。就算是發霉也應該都發霉,沒道理只有她父親的照片發霉。而且,那黑影不像是照片外部附著的東西。

“這些黑影……”

師遠喃喃自語著。他想,這些黑影很可能說明了一些問題,而他,絕對不會放過這種線索!

------------

第2章 封面

“雪兒,你爸爸在外打工多久了?”

“三年多了!

“那他去城里之前是做什么的?”

“那個時候他在村委會管理資料室!

資料室?會不會是一條重要線索?

“這么好的工作,他為什么不做了呢?”

“其實,那個時候,他曾經說過一些奇怪的話!

“什么奇怪的話?”

師遠緊張起來。他本能地覺得,這件事和他目前所經歷的事情是有關聯的。

“我小的時候放學后經常到資料室找爸爸,然后等他下班后和他一起回家?墒怯幸惶,他突然說,讓我不要再去資料室了!

“為什么?”

“我也這樣問他,可是他嚴厲地說,不讓你去就是不讓你去,小孩子放學后就要在家里老老實實寫作業,不要到處亂跑。在那之后不到三天,他就辭掉了工作,和媽媽去城里打工了!

師遠沒再說話。

資料室……

師遠感覺,他必須要去那個資料室看一看,說不定可以找到進一步的線索。

離開了屠雪兒的家,師遠本打算直奔村委會而去,但走到半路他卻停住了。

如果貿然過去,能不能進得去都是個問題,更何況,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所以他打算暫且離開這里,等到晚上再偷偷溜進去。

夜幕降臨了。

師遠已經在村委會附近觀察了很久。直到所有的燈光都熄滅后,他才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

不知為什么,后門居然沒有鎖,只是虛掩著。師遠緩緩地將門縫開得大些,那破舊的門發出“吱呀”的聲音,在這寧靜的夜里,尤其刺耳。

師遠閃身走了進去,面前是一條空無一人的黑乎乎的走廊。這座房子和學校里的教學樓有些相似,走廊一側是窗,另一側是相鄰的十幾個房間。

借著月光,師遠看著門上的牌子,找到了資料室。資料室也同樣沒有鎖,師遠輕輕地走了進去。

師遠打開了手機里的手電筒,在資料室里翻找起來。

師遠內心焦急不安,翻找的時候將資料和書籍弄得一片狼藉,但此刻他哪里還有心思考慮這些?他只想盡快找出一切的答案,然后離開這里。

所有架子上和柜子里的資料都找遍了,可還是沒有發現任何可能的線索。

突然,師遠的目光落在了墻角的一個紙箱上,那上面潦草地寫著幾個字:屠濤海。那正是屠雪兒的父親的名字。

師遠立刻走了過去,他把紙箱打開,里面雜亂地放了一些塑料袋。他把塑料袋全拿了出去,赫然看見,在箱子的底部放著一本書,而那本書的封面上寫著幾個大字:關于“那個世界”的介紹。

“就是這個!”

師遠的心跳因為激動而加速,他一把抓起了那本書,可在那一瞬間,他的心又沉了下去。

文章地址:http://www.147332.tw/Direct1/28465.html

<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